抓住生命的根本体验

今天写这篇文章可能会得罪很多信基督的朋友。不过可以当作一个坦诚开放的交流,只是说我个人的认识,你们相信什么是你们的自由。其实我接触基督教的机会并不少,参加过多个读经班,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富有理想的基督徒们包括一些大拿对我的“传教”,但是从来没有半点信过,因为基督教的东西跟我根本的重要体验太相悖了。 我自小认为生命很宝贵,但是看圣经里的旧约(不少美国的虔诚的常去教堂的基督徒都没有完整读过圣经的),我很不满意这个上帝为何如此残暴,随随便便就杀了无数的人。基督徒说那是因为上帝爱我们,上帝杀人是因为要惩罚我们。我不相信上帝爱人类就要杀掉这么多人。我6岁时看到一个小朋友淹死,对我触动很大。用我6岁的大脑理性思考的结果,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人死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灵魂也没有来世。上帝把这些人都杀了,这些人又哪里还有改过的机会。而且作为无所不知的上帝需要通过这样残暴的手段来教育他的孩子,也与我从小形成的观念相悖。小时候我爸妈打我,会说打我是爱我。但我对此深表怀疑。据我的观察,我觉得他们打我是因为他们累了,或者在单位受了委屈,拿小孩出气。如果真的是爱,就应该有很强的耐心,努力去获得知识和能力,通过引导的方式来教育而不是打骂,尤其是每个小孩都一定有自己的优点喜欢的东西的,通过这些长处的不断发展一定可以去克服自己的弱点。所以那时候我认为家长如果爱孩子应该是这样去教育的。我高中很尊敬的语文老师也说,他不打小孩,小孩做错什么事情你不说话小孩就知道错了。后来成人了我自己的很多朋友说打小孩是有必要的,我就会观察他们,看他们是否是有耐心有知识有智慧的人,至少我认为他们在这些方面没有达到我认为应该达到的标准,所以我认为他们打孩子时应该还是出于发泄自己生活中的不如意。发泄不能打别人只能打自己孩子,就是因为他们比孩子大更有力气,因为是自己的孩子可以随便乱打,这是愚昧和赤裸裸的暴力,虽然我很理解人生不易,他们有自己很多的无奈,我们的文化也不认为这算什么事。但那时以我小孩的认知,非常不认可。 所以看到圣经里的无所不知的上帝需要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去屠杀自己的孩子时,我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些人死掉就再没有可能去改进了,这算什么教育呢?我认为圣经一定是人瞎编出来的。 大学时也看过罗素对基督教的质疑,深感认同。在美国参加了很多的读经班,其实我参加这些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了解西方文化。因为基督文化是了解西方文化绕不过去的一块,西方人2千年的思想都受到基督教的影响。我也在这个过程中交了很多基督教的朋友,美国人华人都有,不少还是很好的朋友。这些人可以说是追求精神世界的那类人,或者说没有丧失精神世界的那类人,从这个角度讲,我跟他们是同类,大家有很多可以交流的东西,不像和其他人说起来就是房子车子票子。但我也会提出我的疑问,以很友好的方式,做真心的交流。除了上面提到的我不相信一个无所不知的上帝会如此残暴的屠杀以外,以下是我现在记得的其他的一些质疑。 我曾经问过我的这些朋友们,虽然我们读圣经,但是我们碰到生活中的事情的时候,需不需要自己去思考,还是直接圣经里找答案?我的朋友说,需要的。我继续问,那么我们思考的依据是什么?是不是我们过去的经验?如果需要依靠我们的经验,那么相信上帝又有什么用?如果上帝说的这些圣经里的话是对的,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在我们的经验里学到,或者从其他的书里学到?如果我们去学习其他很多的知识,拥有很丰富的人生经验,是不是不看圣经也能获得圣经里说的这些东西?如果到那时,我们再来看看圣经,验证一下,是不是更有意义? 因为根据我在学习上的重要体验,所有的东西都是通的,知识是到处在流动的。我不相信你要学某样东西只能在某个地方学。尤其是根本的知识,一定是在生活中无处不在的。说一定要依靠某本书,没了这本书就不行,这样的话,跟我在学习上的重要体验是相悖的。 我就这样问他们。我接触的这些朋友,都是没办法回答的。我也没奢望改变他们,但总是可以有一些深处的交流。在我看来,如果你这个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那么我不学你而通过其他的学习也一定可以学到同样的东西。所以基督教在我看来是有着太多自相矛盾的体系,无法自洽。我们在生活中的学习,就是要让我们获得的所有的体验和认知能够达到一个尽量少矛盾的状态。基督教与我已有的体验和认知矛盾太大了。 其实我看圣经看到新约,觉得新约的内容还是可以的。我是从历史人物的角度去理解耶稣的,他把残暴的东西去掉了,叫人们去爱,从历史的角度,他做的事情是进步的,如果你认可进步这个词的话,当然这个词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思,但我觉得说承认爱是个进步应该问题不大,或者我们可以说是有意义的。我这里绕半天,不是为了咬文嚼字或者显摆,而是想让一些人知道,表达出来的文字和背后的体验还是有距离的,学习的时候要专注在背后的体验上而不是以为掌握文字就学会了。这个讲进去又需要专文陈述了,并非本文的主旨。 其实我也理解我的这些基督教朋友,他们很多人从理性的角度其实未必真的相信圣经这些东西的,只是生命很脆弱,有时候把自己交出去,有这么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作为自己的依靠,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内心获得平静的方式。很多born again的基督教信徒,就是在这样脆弱的生命时刻,born again的。有时候我感觉到生命脆弱的时候,也想born again, 那样似乎是解脱,但是我所有的生命体验,告诉我不可以,那不是真正的解脱。所以,在美国读书的女生,会相较于男生,更加容易接受基督教。很多夫妻,女方信教了,男方还是不信教。你可以说是因为男生更理性,也可以认为是因为男生更自私,自我太重,很难把自己交出去。可是这个上帝,你把他当作一个外界的对象来崇拜的时候,你并不能获得内心真正的平静,因为你和这个世界仍然是对立的,那个自我并没有消失,这样方式的失去自我并没有失去自我,真正的失去自我是自我同时实现的失去自我。难懂吗?不要紧,这也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当你真正自我实现的时候,你看所有的人都是上帝,你看你自己也是上帝,每个人都闪着光,那才是真正的失去自我。这是我对生命的根本体验,所以这也是我难以接受基督教的说法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有些朋友总说西方的现代性和基督伦理有很大的关系。我一直不信。持这样观点的人并不能说出清晰的理由,我自己的了解和分析也不认同这样的结论。他们说的书我看了也不认同,感觉认知太浅,分析不够全面,缺少重要体验。我反而认为,西方的现代性是摆脱了宗教的中世纪束缚回归其古希腊的文明源泉才发展出来的,这些人没有看到过去的宗教狂热给人类带来的灾难。这方面我没有系统深入的研究,对欧洲的了解也很有限,只是那些说这种观点的人并拿不出让我觉得比我了解的更多的信息和更深入的分析。所以在我有更多的了解以前,我会暂时保持这样的观点。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以后总是可以通过更多的经验和了解去求证的。 一直想写这样的文章,谈谈我对基督教的认识。但这么多年来,写了无数的文章了,也一直没有写这个。可能是我认为他们信他们的,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现代的基督教都是讲爱和善的。而且我觉得这让不少人保持一个精神世界的追求,也不错。虽然基督教自身矛盾极大,但也可以起到个拐杖的作用,你拿着它,使你一直会重视你自己重要的人生体验,使你一直会去不断反思思考那些重要体验,在追求爱的大前提下,你能获得不少不错的认识,但这些认识其实和基督教的教义没有太大关系,是你作为人的自身的体验和良知。这个拐杖,你不需要它也是可以正常走路的。我们做教育,完全可以让人们接触比如更多的好的作品来扩大他们心中本有的和平的力量。人会物质化,我们需要去分析的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人的物质化。那个看清楚了,才能找到真的解药,而不是盲目的诉诸信仰。 今天写这个,只是想借这个话题讲讲人生根本的体验。人需要把自己所有的重要体验抓在自己的手心里,尤其是那些生命根本的重要体验。这样你才能形成自己的认识,或者说自己的哲学。他人所说所写,如果确实做到自我的真实表达,也不过代表了他人的体验和分析,你拿来只能帮助你去用来分析你自己的重要体验,去形成你对你自己重要体验的认识,或者意识到你缺少什么重要体验,需要去通过什么样的活动去补充。你有这样的方法,就能够很笃定,即使参加很多次的读经班也不为所动,经历多轮的传教仍然屹立不倒,你可以去学习他这个文化,了解他们的想法思路,但人生根本的重要体验,是生命根本的东西,如果你清楚这些东西,你甚至可以用这些重要体验去跟对方沟通,也许还能激起对方对自己人生重要体验的反思,能够说服对方也不一定。虽然文化各不相同,但是大家都是人类,体验生命的方式和能力是一样的,拥有共同的根本的生命体验。 在纽约时,有几个抑郁症比较严重的朋友,常找我帮他们疏导抑郁症,其中一个还称我是抑郁症患者最好的朋友。我帮助他们时,他们感到很有帮助的一条就是,我跟他们讲要牢牢抓住自己人生中最重要最根本的那些体验,比如与最好的朋友亲人间的感觉,童年的快乐,在大自然中的体验等等。多想想生命中的那些体验,珍惜那些体验,珍惜那些感情。 你人生的根本的体验重要的体验是什么?抓住它们,不要忘了它们,它们是你的好朋友,能够帮助你认识自己和认识这个世界,帮助你去随波逐流并截断万流。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6 − = z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