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孩子困境

近来因为一些工作关系,需要以比较传统的上课的方式面对一大群小孩。以前我教过大群的人,不过不是小孩。也教过小孩,但不是一大群,尤其不是这样的上课的方式。同事们普遍感觉很累,其中最伤神的是不断要面对小孩不听招呼甚至捣蛋的情况。我自己也碰到一些这样的情况。 其中一个小孩,讲解项目的时候不断的讲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另外一个小孩本来很认真的也被他带跑了。我起先没有太在意,觉得小孩爱玩调皮算是天性。但看这个小孩持续性的捣蛋,我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小学时老师的做法,心想要不要也把这个小孩拎起来让他站到墙角去。想了一下把他专门叫开,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被之前的老师安排了这个他不想做的项目我问了他想做什么,跟他说可以去做他自己想做的项目。看这小孩原先憋着的闹腾的劲一下散了,他可能也没想到我会同意他不做这个项目。之后这孩子算是正常了许多。 我记得美国的John Taylor Gatto讲过一个故事。John Taylor Gatto是纽约州和纽约市多年的优秀教师,直到有一天他写信给华尔街报说自己辞职了,在信里说辞职的原因是不能忍受自己再继续残害孩子们了。他辞职后专心于研究现代教育的起源与发展历史,写了很多的书,并在全国巡回演讲。我听他在一个演讲里说,他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因为崇拜她的父亲是个教师,也申请了去学校教书。没有教几天就受不了了,她说很难想象她父亲如何能够在学校里教了30年。Gatto说他一开始也是面对学生很难忍受,直至有一天,他对学生喊出了“You animals!”。事后他痛心反思自己怎么对孩子喊出那样的话,反思学生们为什么这么多的反抗情绪。于是他开始尝试在学校体制内做些改变,比如送他的学生去社会上做社会实验或者做学徒,尽量的把学习的自由还给学生。也因此获得了几年的优秀教师奖。直至有一天他认为虽然自己在体制内做了这么多努力,但仍然还是在很大程度上不得不扮演着一个残害学生身心的角色。他无法忍受继续扮演这样的角色,于是终于辞职。 我记得我们小学时也曾经把一位新来的女老师给气哭了。我们是研究所子校的小孩,总体说来还是没有那么闹的。 那么面对一群熊孩子,似乎强调纪律和采取高压手段,是唯一的选择了吗?有的老师是善于大棒和胡萝卜并用的。大多数人都会认可这样的方式吧。 但是我了解并参观过的几所瑟谷学校不是这样的,学生也不少,虽然各自有各自的活动,有的也是一群人在共同做些活动,比如做饭,打球等,想要安静读书的人可以在安静的阅读室里读书,喜欢跟大家讨论交流的可以去专门的讨论室交流,搞乐队的在他们自己的隔音的音乐室里搞摇滚,没有高压,没有大棒和萝卜,但一切又是充满活力和有序的在进行。有闹矛盾的时候,则通过法律委员会来解决,而学生又可以参与学校大会,参与学校所有大事的讨论,并拥有和成人一样的一人一票的投票权,包括解聘“老师”(瑟谷里不叫老师,叫职员)。国内的依照瑟谷模式建立的悦谷学校我去过几次,也是同样的情况。这些熊孩子怎么没有那么“熊”呢? 人对事物的认识总是有着不同的层面。这个时候,我似乎更能理解瑟谷模式莫大的意义。在传统学校制度那里,包括国内的各种培训班,小孩被强迫着做各种事情,总多少憋着点劲在这里那里要反抗一下要闹一下。有很多在传统学校里上了几年学,一直在捣乱,后来去了瑟谷或者悦谷,很快那股要捣蛋的劲就散了。 其实我们可以反思一下自己在学校里读书的经历。从我个人的经历,我刚上学的第一天,就发现学校和幼儿园很不一样,规矩和约束很多,我差不多7岁才上学,我自知如果早一年上学我很可能控制不了自己去受那么许多的约束,心里还是非常怀恋幼儿园时自由的状态。虽然从上学第一天起就很不喜欢学校的形态,但自己会觉得如果不好好读书可能自己长大后的人生就只能去搬砖了(没想到自己好好读书最后的结果也是搬砖),所以会暗自叫自己必须忍受。加上因为自己哥哥在学校成绩也很好,所以会觉得自己成绩也该不错。而且我们这些研究所的子弟,多少对上课所教的东西有一些感性认识的,加上上课的老师也都是同一个研究所的职工,那时的学校也相当轻松,一年级时上午两三节课,下午经常没课,所以身上的积累的要反抗的负面情绪没有那么大。后面直到高中毕业都是作业下午就能全部做完了,不用像今天的小孩搞到深夜作业还没做完。当然,美国的学校也基本没什么作业,但很多学生还是有很严重的负面情绪。 只是到了6年级时,新来的英语老师,教英语的方式跟我们之前的英语老师完全不一样。我们之前的英语老师教英语都是让我们说,经常会在课堂上让我们用英语回答问题,我们说英语都说习惯了。新来的英语老师从来不让我们说英语,全是教语法,练语法。我的反抗情绪很大,感觉其他小朋友也是类似的情绪。大家都不学了。这位英语老师了解到我是班上的成绩好的学生,单独找我谈话,问为什么我成绩这么好的都不学。还问是不是其他捣蛋的小孩不准我学,要打我。我心里觉得好笑,我打架算厉害的了,而且我们这些子校的小孩有的调皮点,但哪里会有威胁其他小孩不准学习的事情。大了以后奇怪当时自己为什么不说是老师上课方式的问题。可能是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小孩心里有想法但是表达不出来,成人又对小孩的世界不了解了,无法进行有效沟通。所以现代教育的范式把很多小孩按年龄划分成班级,按部就班的依照标准的教学大纲进行上课教学和考试的方式是有根本的问题的。 对照于瑟谷夏山以及其他很多自主学习教育学校或者社区,打破了班级概念,打破了所谓的教学大纲,在这些环境里学习活动随处都在发生,没有负面情绪的对抗,大家自觉参与一个学习社区的共建与维护,充满生气却又井然有序。Scratch的创始人说希望学校能够变得更像幼儿园,而不是幼儿园变得更像学校并成立了终身幼儿园这个组织来推广这个理念,Scratch就是这个组织产生的项目。当然,像瑟谷夏山以及其他很多的自主学习教育学校或者社区则是更进一步了,有着更加清晰的理念和体系。这种模式的意义在于,如果不是采用这种模式,我发现自己很难解决一大群小孩接受教育的问题。只要有班级这样的东西,对抗情绪就会存在。这些自主学习教育的社区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经验证明了班级不是必要的,课堂和考试也不是必要的,没有这些,一样有学习和教育。姑且不说是不是学生学得更好,至少我们可以认可班级课堂与考试不是学习必须的。 其实就我自己来说,并不是只有小学6年级时才有过一次那样的反抗的情况,应该说后面到初中和高中,这种情绪是愈来愈重的。初中毕业后我躲被窝里看了3个月的武侠小说,眼睛看的高度近视,身体也跨了,上了高中就每隔一周生一次病,高中时成绩大起大落。这些背后的原因,就是学校学习越来越让我觉得无聊无趣。在小学的时候,我们还是有大量的时间去玩的,一大群小孩每天下午做完作业后就可以玩到天黑。差不都每半年的样子大家都会在玩同样的一个东西,然后一起换到其他的东西,从乒乓球,游泳,溜旱冰到骑自行车等,可以满足那个年龄阶段的学习需求,如对自然的了解,对自己身体和对物理世界的了解。但是到了初中年龄阶段后,人正常的兴趣发展是开始对成人社会感兴趣了,想去了解尝试成人的社会。这时候本应该增加这方面的学习的,比如多看小说看报纸,或者看各种各样的书来了解这个社会了解我们所处的文化,多做社会实践甚至做学徒打零工等。但是学校学习使得我们没有这样的时间和空间去做这些事情。于是就变得日益无聊,反抗情绪日增。 我是到了大学,才在从小学一年级入学后这么多年第一次真正拥有了自由的学习时间。我在大学里疯狂的补自己在中学年龄阶段欠下的学习,看很多的书,到社会上去实践,打临工等等。我大学里的学习和成长应该说大部分是发生在课堂外的。从刚入大学的时候,发现自己对社会一无所知,对我们的文化一无所知,到毕业的时候有很强的自信去参与社会,自己总算通过自学的方式补上了这些人生非常重要的学习。大学几年,是非常疯狂的学习状态。 回顾我自己的在学校学习的历程,可能对我个人来说,学校教育和我的兴趣学习需求的重合度会比其他人要高些,包括布置的作业。我只是会感到很多东西学的太细了考的太细了,很多作业没有意义,浪费我很多时间,另外就是还有很多我想去学的东西不敢去学。在那个年龄未必能清晰的认识到什么是自己想学的,但是很多萌发的兴趣无法去满足,尤其是到了初中以后,在学校学科学习里则愈发感到无趣无聊,不像小学的时候还能从课外的很多活动中满足自己的学习需求。这是我个人的情况,对于其他孩子,恐怕学校教育和他们的兴趣学习需求之间的重合度会低很多,要让他们去忍受学校里那样的“学习”就更难。 而传统学校的评估体系也是片面的,强调某一方面的能力,具备其他方面能力的小孩就被认为不行,其实很多小孩如果不是在学校里也能很出色,以后比如去经商也很厉害,但是在学校里就被认为是不行。我有些小学的同学,在学校里时读书不好,调皮捣蛋,但是长大走上社会后很爱懂脑筋,有很多自己的思考和对社会的认识,也能做出自己的成绩出来。印度做出墙洞实验的苏伽特教授,又提出“云端学校”的概念,说一群小孩在一起各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有一群老奶奶,不断对这些小孩说“你做的真棒!”,“你太出色了!”,就可以是最好的学校了。 而小时候和很多小朋友的交流,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比如自己是不是就不擅长读书,还是学校里这种学习方式评估方式的问题。多是在困惑中带着消极抵抗的情绪。有些小朋友的苦闷挣扎,我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可以说有强制的地方,就必然会带来各种形式的反抗情绪,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瑟谷等学校待过几天,就是旁观这些孩子,有时候跟他们做些交流,起码我可以说是没有一般学校里的小孩这么多负面情绪的。有调皮的,爱玩爱闹也是小孩的天性,但并不是大家普遍以为的没有这种学校班级式的纪律管束就会失控一样。我第一次听说瑟谷学校是John Taylor Gatto来我读研究生的那个小镇做演讲,在演讲中他花了大量的时间讲瑟谷学校的模式。我想这位有着30多年教龄的纽约州和纽约市的优秀教师,在亲手做了大量的努力和实践来返还学生学习的自由后,仍然因为发现自己在学校体制内还是不得不做大量伤害学生身心的事情而宣布辞职,当他发现瑟谷学校这种模式时,他心中的激动与认可应该是怎样的! 考察现代教育的起源,阅读现代教育之父夸美纽斯,赫尔巴特等的思想,可以知道现代教育最早发端于文艺复兴后,与科学的兴起和工业化早期社会的背景有一定关系,包含了对黑暗中世纪的教育的反思,有时代的进步意义。实际上,他们的想法可以说大部分是好的(比如强调动手,反对文字或理论先行强调所学和生活实际的连接,反对仅仅书本学习;强调反思和自我总结,强调理解,反对死记硬背;等等),并且是与现代教育相悖的(如果这两位现代教育之父来到我们现代看到现代教育是怎么情况,估计他们自己也会非常反对)。但是如前所述,其思想本身有一定工业化的影响,其对生命本质的认识也比较浅,在机器化大生产时代他们的思想又被大资本家大工业家利用并带偏,演变成了现代的教材教师教室三位一体的强制教育体系。 如果不熟悉西方的历史,以我国的历史来看,在旧社会不上学就没书看,并且必须很小就打工挣钱,当然谈不上学习,可以说是被剥夺了学习。从这个角度来讲,现代教育体制让大家都要上学,是进步的。但是如今的社会已经到处有书有互联网,只要保证小孩有同样那么多年的自由学习时间而不用去赚钱(可以把赚钱作为一种社会实践,打不同的工,不是单纯的赚钱谋生),谁说一定要有教材教师教室才能学习? 虽然多年来都在做教育方面的研究和实践,但过去一直内心排斥传统上课方式的教育,回避不参与这样的教育,也因而更多的专注在成人的教育上,所以比较少接触大群小孩的情况。这个事情,我还需积累更多的经验与思考。但起码让我更加认识到瑟谷夏山这种自主学习模式的重要意义,并且更有信心,这种模式一定会是未来教育的主流模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learn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3 = twenty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