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elflearning

Open Source Learning Hiring Volunteers

​“开源学习”组织是致力于推广自主教育,尤其是瑟谷模式的公益组织。“开源学习”是自主教育联盟 The Alliance for Self-Directed Education ASDE(全球性组织,总部在美国,创始人彼得格雷 Peter Gray)在中国的联系组织。在软件研发方面,“开源学习”长期专注学习软件上需要的技术突破,正确的对学习和教育进行数字化。比如我们认为知识的基本单元是重要体验,知识是基于重要体验上的抽象模型。同时“开源学习”致力于新教育范式的探讨,比如导学应该如何进行,“玩地”应该如何建设,如何进行平等坦诚的生命交流。生命框架理论是我们提出的涵盖计算机科学,教育,管理,生物等等诸多科学技术与艺术人文领域的理论框架,我们期待基于该框架来建设未来教育的理论基础,欢迎大家一起来建设,一起来重新认识学习和教育!自主教育百年来已经有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我相信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急需系统理论建设的关口,以推动自主教育走向更广阔人群和整个社会。 现“开源学习”招聘以下志愿者职位: 公众号编辑: 职责:负责开源学习的公众号运营,包括文章的编辑,配图,发布与管理等等。可能需要一定的运营。期望有一定的公众号文章编辑经验,没有的话愿意学习也可以。文章现在已经积累了很多,只是需要在公众号里一篇篇发出来。公众号的运营,目前靠我个人的精力,是肯定无法去做的。 您能获得:文章已经很多并且比较体系化,但可能还需要些打理与提高,您可以更多的参与到这些文章内容的了解修改乃至建设中去,更多的了解这些文章包含的教育内容和生命框架理论的内涵,共同参与新教育范式和生命框架理论的探讨与建设。 与自主教育联盟的联系人: 职责: – 目前主要是参与大概每月一次的地方组织者的线上交流会。需要英语好。需要偶尔夜猫子一下,因为一般是北京时间夜里3点左右的会; – 参与自主教育联盟论坛的讨论,分享我们在中国这边实践的经验以及中国自主教育开展的进展; – 如果英语足够好,可以帮我把自主教育的很多文章翻译成英文。翻译方面可以和我做些交流。 您能获得:与美国自主教育联盟的联系,与全球各地自主教育者的连接与交流,锻炼英语听说能力,参与全球自主教育的建设与推广。 我们从这些工作起步,等大家熟悉自主教育与自主教育联盟以后,我们还可以着手规划在中国的自主教育推广活动。大家也可以主动提与推进自主教育相关的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看看能否一起去推进。 期待跟大家共事的机会。一起做事和网上的交流应该还是有差别的,在共同的事务中相互学习会更加有效。 期待与您一起,共同把自主教育的内容丰富起来,让更多的孩子有机会接触到自主教育! 以上职位随时可以退出,大家不用有太大压力,有兴趣的可以尝试一下。毕竟是公益志愿工作,主要还是看自己的兴趣,能否有一定的成长,帮助自己在生命道路上做些有益的尝试。我也希望开源学习能够给大家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可以探索未来教育和自己的成长。 我在公司里有带团队的经验,带出来的都是学习能力执行能力非常强的团队。学徒也好,同事也好,都是彼此相互学习的机会。 官方网站: OSL 创始人刘远亮简介: 开源学习的创始人和传播者,知识引擎的设计者。软件构架师。多年致力于自主学习的实践和自主教育的推广。瑟谷模式布道者。浙江大学本科毕业,留美双硕士。拥有华尔街,哥伦比亚大学,国内多家知名互联网企业工作经验和管理经验,前华为互联网战略智囊团成员。在纽约期间,创立并领导了全美最大最活跃的技术公益组织。远亮曾任华为公司的首席互联网学习架构师,探索公司内部的学习实践和软件开发。密苏里瑟谷学校筹办委员会委员,纽约自然学习组织创始人,中国PyCon大会演讲人,中国教育创新交流会演讲人,教育大发现顾问及董事,五齐学校导师,悦谷学校顾问,安格学校社会导师。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Is my child playing or learning?

“我的孩子是在玩还是学习?” 我们经常会碰到家长问这样的问题。有问题是好事,因为有问题的时候可能就是我们发现新知识的机会。 我们在探索新知识的时候需要对其中的概念的定义有清晰的了解,就像我们的数学学习一样,首先要弄清楚概念。 这里涉及到两个概念,“玩”和“学习”。如果要我简单的回答这个问题,我会说:“你如果发现你的孩子在玩,那他一定在学习。你如果发现他在学习,那他一定在玩。这两件事情一定是同时在发生的。否则他就既不是在学习也不是在玩。” 我这里的“玩”和“学习”恐怕就和家长们脑海里的“玩”和“学习”不一样。其实这两个词的意思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很大的变化。 根据心理学家彼得格雷的著作“玩耍精神”里的内容,在人类的狩猎采集时期,玩和学习是不分离的,人类的孩子通过玩来学习各种狩猎和采集的技巧与知识。我们现代人都知道狩猎需要掌握非常多的技能。在狩猎之余,人们也有很充裕的时间玩乐或者从事艺术创作,这时期的艺术更反映人本原的东西。 图:彼得格雷的著作“玩耍精神” 但是到了农业社会,格雷说,因为农业的工作非常辛苦,需要人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农业的工作更强调的是安分守己和勤劳,并不像狩猎那样面临许多挑战有许多技艺和知识要学习,于是玩被当作不好的耽误工作的事情,所以,在农业时代,“玩”被塑造成一个不好的概念。我们常说“玩世不恭”,“玩物丧志”。在农业社会,艺术创作也变成专有人士从事的工作。 到了工业社会,工业生产比起农业生产恐怕更加枯燥更加不需要任何创造性,同时又需要工人们掌握不少的工业的“知识”以操作机器。所以,现代教育发展起来用工业化大生产的方式批量给大众灌输知识,把大批的人口变成产业工人。所以工业社会里,“学习”变成了特别的对这些工业领域分门别类的学科的学习,并且以死记硬背,作业和考试为特征。以至于我们今天的人一谈到学习,想到的就是上课作业和考试。 我们这里很简单的讲了一下玩和学习这两个概念的变化,更详细具体的可以看格雷的书。应该看到,这两个词在社会文化层面的意思,因为各个时期人类历史的特点,有这样的历史的变迁。 但是在个体生命发展的层面,玩和学习的意思可以说亘古未变。我们甚至可以上溯到人类出现之前,甚至到爬行动物,鱼类,甚至最简单的单细胞生命,如果从生命的角度去看,玩和学习的意思一直都没有变。 好了,我这篇文章差不多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们的家长们,如果要真正了解玩和学习的意思,其实很简单的。我们都是具备探索和感知能力的生命,都可以创造自己的知识。你们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探索去思考什么是学习什么是玩。 我这里可以建议三个供你探索玩和学习关系的玩地。 一个是自己的童年。我们每个人在童年时期都有大量的玩,回到那个时候,回顾自己当时是怎么玩的?以及自己在各种场景下的学习效果。如果比较难回忆起来了,可以借助那个时代特有的东西比如歌曲电影等等帮助自己回到那个时期。 另一个玩地就是观察自己孩子的玩与学习。从出生开始观察。他们如何学习走路的,如何学习说话的,如何在关注和探索各种事物的。这也会帮助你回忆起自己的童年。这些生命之初的学习,还没有受到人类教育制度的影响,可以说是生物生命数亿年进化而来的本有的能力。相信你可以观察到非常丰富的玩和学习的现象。切忌用成人已有的关于玩和学习的概念来判断孩子。就是观察,不断的观察。 再一个玩地就是格雷教授这样的人的书,以及夏山瑟谷这些学校百年来的探索,他们的出版物,还有格雷创立的包含夏山瑟谷的自主教育联盟的各种出版物。 这会是很有趣的探索。教育是很好玩的事情,能够帮助你更好的了解你自己。期待你们学习后的分享。 一些家长可能会对本文很不满意,因为没有给直接的答案。让我想起了Paracraft学习中心的孩子们,一些比较大的上过几年学的孩子就是这样,方块不会使用就习惯直接问老师,老师没有直接给答案而是让他们去文档里找,他们就会有些不高兴。而年纪很小的孩子都是自己在实验方块怎么使用。因为应试教育的影响,成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获得标准答案,像我们这样引导大家自己去探索获得自己的答案,反而是大家陌生甚至排斥的。可是,这个探索,就是玩,是最自然的玩。我们的家长们是不是大多已经忘记了玩的感觉了呢? 现在创新教育里很多人倡导玩与学的结合或者游戏化教学。可惜他们概念里的玩和游戏,已经是异化了的玩和游戏。很多游戏产品经理坦言,他们设计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沉迷,所以他们的游戏设计里借鉴了很多比如赌场让人沉迷的设计方法,如炫目的四处跳跃的灯光或色彩,到处叮叮当当的声音等等。这些不是上面我们说的个体生命发展意义上的玩,而是某种消极逃避的玩,逃避的往往是被异化的“学习”。所以我们看这些玩与学的结合或者游戏化教学,发现实际上大多仍然是异化的学习,并没有摆脱工业社会里形成的学习观念,虽然挂了个玩或者游戏的招牌。 所以,创新教育里的诸多同仁们,在倡导玩和学习的结合时,也需要反思一下,自己大脑里的玩和学习的概念,是不是仍然没有完全摆脱农业社会或者工业社会的影响?是不是仍然在旧教育范式下的学习概念?即侧重的仍然是分门别类的知识点的掌握,而忽略了学生的感知能力和探索能力的培养,有没有给孩子在丰富环境里自我选择的机会?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Soccer Learning Series: Juggling the ball

颠球是足球里的一个基本训练了。本文谈谈如何练习颠球。 我颠球主要还是用右脚。右脚在这方面已经形成了比较好的对小肌肉的控制。 如果仔细观察一下,我注意到我的右脚已经可以比较好的控制力量和角度,以及各种颠球常见动作。比如: 离身体很近的球,能把整条腿收近身体。 需要的时候,偶尔能用脚尖颠几下。 一开始搓球起来的时候如果搓的不好也能快速调整过来。 专门踢旋转球 我经常不时的会自己在楼下练一会颠球。但昨天练习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其实自己已经可以往更高的层次走了。这样意识到了以后,马上脚就能够对球有更好的力度角度的控制,更加随意,和球的结合更好,在整体上完全是另外一个层次了。 这其实也是我以前踢球不断提高自己的方法。我在足球上的提高,主要是在纽约工作期间一周能踢几次球,也没有花大量的时间练习,基本就是比赛前热身的时候练习一下。如果那周没怎么踢球,就自己在家边的公园里练个20分钟。 训练的时间并不长,但是靠着保持对空间的感知,能够一直很快的悟到空间上应有的突破,或者说很快发现新的空间的出现,即时的实现能力的提高。 再有就是真正抱着玩的态度。只有真正的玩,才能最好的感知空间,并且是个非常自然的过程。 这可以说是立志投身教育以来的教育实践帮助我更好的认识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得以在自学足球上获得这样的突破。做教育,就是有这样的好处!当然,现在做教育的,并没有几个是真的在做教育的。 其他的当时的很多方法,我在体育六字口诀里总结过了。大家可以那里看看。 我大学本科时候,自己买了本教足球的书,是那种像教科书一样的书,按部就班的教你一个个的动作。照着学了一年多,其实没什么用。 再早些年,小学的时候体校毕业的体育老师教我们踢足球,他本人踢的很好,应该也是体校里中规中矩的教法,不缺少练习和比赛。但是缺少给每个学生自主探索的空间和让每个孩子真的玩起来,也缺少平等的交流。所以对我来说也就是顶多学会了足球这件事,练习的不少,跟没踢过球的人比脚当然是熟练很多,力量也有,但谈不上太多的领悟。当然,这位老师自己的领悟应该也不多,只是运动天赋比较好。 直到我在纽约工作期间,自己去悟如何学习踢球。其实,按照禅的观点,这就是每个人都本有的能力,如果我们能够空掉自己,或者说可以随时放下一切,我们就能够发现空间里我们本应该能够发现的事情,包括对我们自己的认识,包括学习如何踢球。 疫情期间,自己在房间里颠很小的球。发现颠小球真的是要求高了很多倍,必须对脚有非常精准的力量和角度的控制。 这也是我昨天颠球时,突然意识到其实我已经可以上到另一个层次了。这种整体上的大的层次的逐层上升,其实也是生命中心或抽象建模的分层原则,是空间智能的一个根本性的原则,广泛存在于各种事物空间里的。 整体上到另外一个层次,当然不意味着你的所有技能或者知识都已经超过了之前的层次。但整体达到了,我们就可以认为在学习上已经进入了学习空间上的一个新的层面。 这是和传统教育或者说现代教育/旧教育里说的按部就班由浅入深的学习不一样的。依照生命空间的分层原则的逐层学习方法,有着旧教育里的按部就班学习完全没有的更多的内涵。 比如不时需要感知能否先深入到更深层次,哪怕是孤军深入;比如如果不行的话,就退一步,先把当前的层面做扎实,等掌握的当前层次的生命中心更加全面,然后再随时寻求新的层次的突破;整体进入新的层次了也不意味着就不去锻炼或者掌握之前层面上的生命中心了。 这里我不展开了,对于缺少自主学习经验的人来说,听着会觉得很复杂。 但是我在观察小孩们在Paracraft学习中心的学习时,发现在我们的环境里,他们无不是在进行这样的学习。 比如勇于挑战对他们当前能力来说很难的编程项目,很专注的研究。发现实在太难的时候,会自动退一步,再去看看自己当前能做的项目,弄扎实后再去寻求突破。 这样的现象,我在这些孩子身上不停的看到,并不只是某一个孩子。所以,这些孩子让我总是感叹,旧教育对孩子的生命的摧残。而这些孩子在Paracraft学习中心,可以得到这种能力自然的恢复或者说康复。 还是讲颠球。 所以,颠大球到一定程度就需要颠小球,否则比较难再上去了。颠小球自然会对角度和力量要求拿捏的更准。这也是对我们自主学习上的启示。 这个启示可能是,我们对玩(或者快乐)的追求,就是不断挑战自我的学习过程。长时间我颠球都是那个水平了,因为大腿多年的伤不能踢比赛所以只能颠球锻炼一下(也帮助恢复伤处肌肉),但也缺乏了进一步对自己的挑战。突然颠小球,升级了难度,有了新的内容,新的挑战,才得以像以前在纽约时继续不断提升自己的水平。 所以,我常说,玩,学习和创造是三元一体的生命活动。创造,就是创造自己的知识。学习本身就是在创造自己的知识。生命活动,一定是包含了这三者的。 另外一个启示,就是练习的工具很重要。看一部拍李小龙传的电影(应该是李小龙传奇,陈国坤主演),里面李小龙也是非常讲求练武的工具。 换成左脚颠球,左脚就不具备右脚上述的那些能力了。 我虽然通过对右脚颠球的仔细观察,已经知道右脚可以做哪些动作,所以能够持续的颠球。但是换到左脚后,却是不能够依葫芦画瓢的方式去照着练的。让我想起大学时买的那本足球“教科书”,上面画的各种踢球的动作步骤和图解。 我的右脚都已经掌握这些动作了,我都不能依葫芦画瓢的去照着学,更别提你书本上画的动作图解了。 那怎么学呢?还是我当时练习右脚的方法。就是玩。先把自己空掉,然后玩,享受它。玩,才能很好的感应空间,感应自己的腿和足球这两个生命中心之间的互动。 随着足球的上下左右在空中不同的位置(脚能踢到什么位置总是不一定的,尤其是刚开始练习的脚),而不管踢到什么位置,在玩中,脚自然的去应对,做出各种需要做出的动作: – 离身体很近的球,能把整条腿收近身体。 – 需要的时候,偶尔能用脚尖颠几下。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Only selflearning can find out the truth!

最近看些行业里的各种课程,发现现在课程的设计似乎很受新东方风格的影响。就是把知识当作药,学习就是吃药,为了让药不那么难吃,不时往里面加些糖。 这样的课程,小孩子上多了,就形成了知识是苦的学习就是吃药的概念,所谓的学习的乐趣要通过新东方这样的加糖的方式去实现。朝你的周边看一看,有这样观念的成人是不是比比皆是? 这样的观念,还是把学习当作对分门别类的知识点的记忆。在这样的观念下,他们的学习确实跟吃药一样。 但是,如果把知识当作是对自己重要体验的总结,去形成新的可以运用的整体的理解,把学习理解成一个创造知识的过程,那么学习本身就是无比快乐的。知识的探索和创造本身就是最高层次的玩。 但被这些课程扭曲的人会认为新东方那些夹杂的笑话才是玩,习惯了学习要听笑话要有好看的图片等等。 他们认为那样的课程才是好的课程。 在经历了这样的课程洗礼后,大脑里就形成了扭曲的世界。现在在大家如此追求答案,对答案有很强的执念,对探索则排斥敬而远之,就是拜这种影响所赐。应该说,这种影响是广泛而深远的。 学习是生命根本的东西,是生命认识世界的方式,但是当大众的学习概念被教育扭曲,对社会福祉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造成无数的痛苦与苦难。 有人说,学习,是自己对自己做的事;教育,则是别人对你做的事情。既然是别人对你做的事,别人一定有他的种种目的,你是摆脱不了的,一定会受到影响。他人的种种目的,造成你大脑世界里的种种扭曲。 好消息是,自学,可以打破这一切,让你去发现真实,重建真实。 如果我不是从多年的自学中体会到探索和创造的真正快乐,我不会在这里如此自信的告诉大家新东方那种吃药加糖的学习根本不是学习。但这种教育也对我起到了影响,虽然我可以说从上学的第一天就产生了质疑。许多年的努力,正是在慢慢的去掉这种影响,改变对答案的执念。真正快乐的,是探索! 唯有自学才能发现真实!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Knowledge is an organic whole

知识是一个有机的生命体。像我们的身体一样,知识是一个有机的整体。 比如知识需要有一个好的骨架,要让知识能够很好的附着在这个骨架上。知识的生长一定是有机的,我们的学习需要让我们的知识有机的去生长。 那么如何做到让知识有机的生长呢? 要有作为核心的深度重要体验 首先要有深度的重要体验。深度的重要体验是很好的内核,可以让其他知识有机的附着在其上。 这个对我们的意义,就是我们需要牢牢抓住我们人生的重要体验去增长我们的知识。我注意到今天的很多学生,因为在学校里的学习,已经很难抓住对自己真正重要的学习,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最需要的学习。学校的学习带给了他们太多的关于学习的困惑,变得非常迷失。 只要是自己关心的事情,就可以去学习。学习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的。现代人被陈旧的现代教育误导,反而不知道自己要学什么。自主学习社区给了学生们学习的自由,但学生们在找自己的学习项目时,因为旧的习惯,往往不是从自己的内心出发去找,不是很强烈的“我现在终于可以自由学习了,可以学习我一直想去学习的东西了”,而是仍然比较强的依从外界的所谓的学习。当然,可能不是每个人都有很强的内省能力。但内省作为核心的学习能力,学校并没有去培养。像瑟谷这样的自主学习社区,不少从普通学校转学来的学生,都是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发呆”也就是什么也“不学”的独处后慢慢找回自己的内心,开始遵循自己的内心去生活与求学。这么看,内省似乎是每个人本来就都有的能力,只是被我们陈旧的现代教育制度,被错误的学习概念给破坏掉了。 与我们生命最相关的那些深度的重要体验,应该成为我们知识的核心的骨架。 我们不是为了学习而学习。我们是为了我们的生命,为了更好的生活而学习。关于我们的生命或者人生,什么是我们的困惑,造成我们的苦恼,什么又是根本的快乐,等等,我们需要抓住那些最根本的生命体验,为自己的生命学习。 自主学习的意义,是让这些你真正最为关切的问题成为你的核心学习内容,并且给你自信:你可以在生活中,利用现有的社会资源,通过合理的安排你在社会生活中的活动,通过一定时间的人生探索,你是可以回答这些问题的。它们不是遥不可及深不可测的知识,它们是每个人都可以追求可以了解洞察的知识。 这些应该成为你知识的核心骨架。从这些关心中,不断的衍生出各个领域的兴趣,通过这些大领域的学习,既是向外求也是向内求,每个人可以去形成自己的一些根本上的理解,比如什么是美,什么是生命。 深度重要体验的另一个意义就是,当我们对某个领域感兴趣,希望获得某个领域的知识时,我们最好能够首先获得关于那个领域的比较深的重要体验,而这往往需要通过实践来获取。比如学习编程,应该先多动手,而不只是看书。学习游泳,应该先下水,在安全的地方先玩玩水。学习足球,首先应该先踢踢球玩玩。对历史地理感兴趣应该去当地旅游,把自己亲身置于那个空间里去体验。虽然看书也能够学习,但是旅游时置身于当地的空间里,你才会发现很多你读书时可能不会关注到的重要的东西。 这些深度重要体验的获得,往往都是把自己置身于真实的全方位的多维环境里,用自己的生命或身体去真实的感受。知识是有多个维度的,后面我们会讲到,知识的生长或者学习的过程,需要从各个不同的维度获得理解。但如果我们先有好的深度的重要体验,知识的生长就有了个好的可以附着的核心。否则知识间的有机性会比较差,稍微经过一段时间就容易淡忘。 人的学习需求总是来自于自己的生活或者周围的人群。我们接触周边的人群,会产生想要了解他们的需求。但是人们都受着文化的影响,文化又有历史和地理的影响,通过读书,对历史地理的了解,还是在了解他人的重要体验,这样获得的重要体验,比较难以成为坚实的构建知识的核心。只有你有了自己亲身的游历,在那个空间里切实的体会到了历史或地理空间的影响,基于个体强烈的感受获得的重要体验,就能够成为很坚实的知识生长的核心。 多查,多问,多思考,基于核心体验去生长 有了核心的深度重要体验,也就等于有了学习的兴趣。要围绕这些兴趣点,多查,多问,多思考,让知识基于这些重要体验去生长成一片互相连接的整体。 这个过程可能会需要一段时间。我们需要在生活中通过多方面的接触和碰撞,去不断产生跟核心体验相关的兴趣。兴趣点或者问题出来后,要及时的多查询,多思考,及时的利用现有的资源对知识做扩展。这是个自然的过程,是知识有机生长的过程。 一个领域的知识必须从诸多不同的侧面去审视和理解。每一个领域的知识都包含了复杂的多个层面的理解。唯有从多个层面去观察和理解,问了许多的问题以后,我们才能说对一个领域的知识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掌握,初步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 知识的生长是这样一个有机的过程,当新的知识生长出来后,又会产生新的问题,新的兴趣,这时候过去的学习资源对你又生成新的意义。所以,即使是旧的学习资源,比如说某本书,可能在新的条件下,发现会有新的可以吸收的知识。 可以看得出来,这样的知识探索的过程是一个很强的依从内心遵循内心的过程,并且需要一段时间的积累。所以如果我们有比较好的工具帮助我们记录这个过程中的重要体验,其实不光是记录,还包括帮助我们在重要体验基础上进行各种思考和知识碰撞,会对我们的知识探索和创造我们自己的知识有极大的帮助。学习就是创造自己的知识。 我们遵循内心去生长我们的知识,就不要把知识增长看作是一个线性的过程。比如看书,好的读书方法,并不是一本接一本的看,像我们在学校里学习那样,所有的书都同样细节的从头到尾看下来。你可以,比如说,把所有的书都先大致的翻一翻,目录和简介都看一下,了解一下有哪些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个别重点的章节可以翻几页看看,做个了解。感觉不需要不好的书可以先不看。好的书,也不是看完一遍就完了,可能过了一段时间自己有了新的增长的知识后,再回头看一遍以前的书,又能有新的收获。 当你发现一位你认可的大师后,这位大师也可以成为你学习的资源,可以专注的把大师的所有文章或作品都看一遍。大师的知识都是融会贯通的有机的知识,并且他们往往通过知识的学习来回答自己人生很根本的问题。所以这些大师所有的言论都可以拿来看一看,而不用局限于某个专业的知识。而且你会发现大师们在回答自己的人生问题时,一定是来自于多个领域的重要体验。 所以,我们如果能够很强的依从我们的内心,我们就可以这样逐层的迭代式的去生长自己的知识。那么这里的学习方法就是很多的。我们在学校里因为应试发展出来的所谓的学习方法,其实是很可怜的。 多锻炼,多运用 像我们的身体,需要很多的锻炼,我们的肌肉和骨骼才能健康的生长一样,我们的知识也需要很多的锻炼,也就是知识的运用,知识才可能长成健康的有机体。 我们的骨头有成骨细胞破骨细胞,它们总是根据受到的压力或者牵引力来生成新的骨细胞或者去除旧的骨细胞。科学家通过机械力学的研究,发现比如人的股骨,也就是人体里最大的骨头,其弯曲的形状正好达到最强的力学效果。所以,骨头所受到的各种外力,对骨头的健康成长是非常需要的。肌肉也是这样,只有锻炼才能很好的生长。 一般来说,如果这个知识领域正好是我们的工作领域的话,那我们运用知识的机会会很多,在多年的职业生涯里,会遇到非常多的现象或问题,有很多的思考,就好像骨头在运用中不断长成最合适的形状一样,我们的知识在不断运用中形成最好的结构。 如果只是业余的兴趣,比如很多人对历史感兴趣,那么运用的频率可能会低很多,包括跟该领域的人的接触。但现在互联网的发达,都可以帮助找到很多该领域的职业人士进行交流,或者是其他的业余爱好者一起学习。 当然知识的运用其实在我们身体层面正是在锻炼我们的神经元和大脑,帮助我们的神经元形成更好的结构,所以本身就是种身体的锻炼。 所以,知识都是自己创造的,是属于自己的一个有机的整体。即使是学习人类已有的知识,对你个人来说也是在创造自己的知识。 这是跟现代教育制度所基于的知识概念完全不同的。知识绝不是简单的知识点的记忆,而是要生长自己的知识。 基于知识是有机生命体这个命题,我们后面会写介绍学习方法的一系列文章。

Posted in Scientific Study,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Life is beautiful

电影”Life is beautiful!”,国内一般翻译成“美丽人生”,但是这里我想翻译成“生命是美丽的”。 若干年前,大概是911前的几个月,刚看完这部电影后与两位美国朋友聊。他们两夫妻是虔诚的基督徒,刚怀上孩子。美国南方的人结婚比较早,20出头就结婚了。虽然他们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很感动,但是可能因为基督徒的教育,让他们不太敢喜欢这部电影,认为他们不能接受电影中的的父亲为了保护孩子所编造的谎言(美国的基督徒比较保守,恪守传统的价值观,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不撒谎,这在美国整体的文化上也有所表现,但是纽约时报说特朗普似乎改变了这一切,变得没有任何底线)。虽然他们都说看这部电影的时候非常被打动,甚至流泪,但是这个谎言让他们非常纠结。如果时光到退几年,我刚上大学仍然受到传统道德严重束缚的时候,也许我也会非常纠结。但是大学里走街串巷做过销售的经历,已经让我摒弃了那些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的虚无缥缈不痛不痒的道德观。不是说没有道德观了,是建立了自己的道德观或者说人生原则,看问题更能从本心出发。所以我感觉我喜欢这部电影的原因,就在于这位父亲为了保护孩子编造的这些美丽的谎言。 因为你无法跟一个孩子解释偏见,歧视,甚至战争。连爱因斯坦都无法理解的事情,为什么要这么耿直的非要让孩子去接触和理解?爱因斯坦说,个体的人,总是让他感觉到生命的各种美好,但是作为群体的人,却总是犯下他无法理解的疯狂的愚蠢的罪行。人类为什么有根深蒂固的歧视?为什么要发动战争?爱因斯坦作为一个犹太人,也如这部电影中的犹太人一样经历了种种歧视和种族清洗的威胁,最终找机会逃去了美国。 在纽约工作时,和一个同事激烈的争论过美国911后应对的策略。其实我并没有怎么激烈,只是很平和的坚持我的观点,认为美国在911后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不应该追求报复,而应该为世界和平多反思自己过去的行为,因为没有谁能比美国更有这样的空间去退让去包容。我提到大概是03年时韩国人在中东被斩首的事情,当时这位韩国人的家人,基督徒家庭,表达出来的都是爱而不是仇恨。我认为那是美国应该有的911应对态度。这位同事的态度很激烈,认为有人欺负了你就应该报复。这位同事平时观点比较偏左,如果西班牙裔算是白人的话,可以算是白左了,又是位女性,所以我比较诧异她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我想,可能是她很少去想战争有多残酷吧。 在纽约时,在哥伦比亚大学听过一场巴勒斯坦的访团做的报告,记得是个巴勒斯坦争取中东和平的民间组织。很多犹太人也跑去听,并且在会场上激烈的和对方争论了起来,差不多是要动手了。当时的气氛,这些犹太人的眼睛里能喷出火来,彷佛战争就在眼前。双方都哭诉了大量的对方制造的流血事件。对他们来说,战争并不遥远。 其实除了战争与流血这样比较激烈的例子,其他的系统性的不平等和谎言也是无所不在的。世界远谈不上完美,成人世界里甚至充满了各种的丑陋。那么,教育应该怎么做? “生命是美丽的”这部电影,这位父亲用生命编织的谎言,给他深陷集中营的孩子保有了一个仍然充满自由幻想的空间,将成人世界的仇恨歧视和种种谎言都挡在了外面,让孩子深深感受到生命的美丽。这个美丽的谎言,给孩子的却是生命的真实:生命是美丽的。 只要让孩子接触真实的生命,能感受到生命是美丽的,拥有这种深刻的生命体验,他们以后便能够拥有识别一切的谎言并与之抗争的力量。这个可能正是这部电影的主题。这个世界总是充斥着各种谎言,识别这些谎言的基础是对真实的生命的了解,知道生命是美丽的。我们的世界有今天的不完美,但是我们可以建设的更好! 今天的许多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孩子们,童年的生活已经被各种辅导班占满了,虽然生活在和平年代,却远离了美丽的生命,不像这部电影中的孩子,虽然生活在战争年代的集中营里,因为他父亲牺牲自己生命的保护,仍然拥有了对美丽生命的体验。我们看到现在的孩子们长大后应对挫折的能力极差,正是因为缺少了这种生命体验。 Paracraft学习中心即创意空间,虽然是非全日制的,每周孩子只需要来2个小时,但是正是给孩子保有了这样一个空间,去感受生命的美丽。 Paracraft是富有生命的。Paracraft教育是个完全围绕生命展开的教育。 不光Paracraft是个丰富的生命发现的平台,孩子们可以通过3D作品的创作表达生命创造生命,Paracraft里的空间搭建,模型设计,以及编程学习,都是基于生命中心的感知和识别来开展的。我们理解软件编程是关于生命中心的科学,是关于生命空间的理性的本质的认识。 艺术与技术完美结合的Paracraft,就是要让孩子在其中充分体验生命的美,包括在感性和理性上。 而Paracraft里的学习,更是如生命一样,是玩,学习和创造一体的,基于生命的自我探索,强调感知的能力,探索的勇气和技能。 我们希望这一片空间,能够让孩子们有力的深入的丰富的感受到生命的美丽,形成对生命的清晰的理性的认识和系统的知识。虽然每周只是比较少的时间的投入,能够形成强有力的内核,能够去面对其他的一切不完美,能够去面对未来的人生。 因为,生命是美丽的!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Painting and Life Space

某年中秋节去长沙岳麓书院游览,正好碰到可能是湖南大学的学生在书院里写生,带班的老师在逐个的点评学生的作品。 画画我是外行,但听了一会儿,却感觉老师讲的道理和我从软件编程中悟出的道理是一致的,其实不光是软件编程,其他很多领域都有着同样的道理,也就是我经常讲的生命空间/生命中心的道理。知识都是相通的。 当然,虽然很少画画,但其他一些我经常做的事情,比如照相,软件的交互设计包括界面设计,这些事情,大家都知道,跟画画的知识应该是有很大关系的;另外一些事情,比如写作,或者软件编程,其实跟画画也都有很深的共通的知识。 下面我凭记忆记录了一些老师的点评片段。大家可以看看。每一节的第一段是老师对作品的点评。第二段是我基于生命空间/生命中心的理解。 “一眼看上去不要那么多,不要那么散,但是要有层次感,可以让观众进一步的去看细节,有看头,耐看。” “一眼看上去不要那么多,不要那么散”,我常说的一眼看上去要有明显的生命中心,不要很多东西杂乱的放在一起,让人看起来很乱。人的大脑都是有局限的,每次只能接收几个东西(有研究说要低于6个,我觉得这点每个人都可以去感觉)。人的感知是有层次的,如果你要表达的东西很多,最好分作几层来表达,在最表层要让观众一眼就能感受到最大的几个生命中心。然后观众再去看每个中心的细节。这就是分层的表达。如果你要表达的是一个很丰富的生命体,不管是画画还是照相,甚至是写作或者软件编程,就要做好这样的分层,这样才会“有看头,耐看”。每个生命中心有更多的细节,这些细节是由更小的生命中心来组成的。 图:复杂但层次很好的建筑 “要有虚实的结合,后面的景物不要话那么实,跟前面的景物一样的混在一起。” 这里,还是上面的道理,在最表层要有明显的几个生命中心。从画作的空间关系上看,前面的景应该是比较实的,后面的比较虚的。实与虚本身是画作的最表层的两个大的生命中心。我以前讲生命中心的属性时讲过组成一个大的生命中心或者生命体(我们可以把一个大的生命体系看作一个生命中心)的小生命中心之间是互相帮助的(从位置关系或者功能上),从而让这个大的生命中心或者生命体的生命度更高,比如绘画里的相互衬托,来突出整幅画的生命度。生命度是我们可以去感知的,静下心来感知。画画,照相当然是需要很强的感知能力的,写作和编程也是的。 “前面的景太多太杂,如果去掉前面的这条路,就会好很多。” 这其实是从另一个侧面去讲上面的道理,就是去掉冗余,让每一层的生命中心不要数量过多,这样每一层表达的生命能够让观者迅速的感受到。这就像我们打扫房间一样,我们不时的要清理掉一些冗余的东西,让房间里的生命中心更加突出,生命中心与生命中心之间更加彼此呼应和衬托或者互相帮助,让整个房间更加富有生命。我们写软件也是一样的,很多时候就是在做这种清理工作,去掉不必要的冗余的部分,让各个生命中心更加突出。 “柱子和墙不用按照实物的颜色画。实物可能已经脱色了,你也可以自己去想象比较好的柱子和墙的颜色。柱子和墙的颜色可以是有强烈的颜色对比也可以用相近的颜色进行陪衬烘托。” 这里也是在创造生命中心,对比色是在创造不同的生命中心,相近色是通过相似的重复来创造一个更大的生命中心。生命中心与生命中心,如柱子与墙之间的关系是服务于作为整体的生命中心,让整体的生命度更高。 图:岳麓书院前的写生课 “画画还是要胆子大,敢画,要有东西看。” 是的,这也是我们一直强调的创造生命,或者创造生命作品,一定要有生命呈现出来。照相也是这样,通过简单的几个中心的搭配,传达出一种生命出来。 这位画画老师点评了很多作品,我大概听了1个小时。过去的时间长了,可能记住的不多,不过其实很多点评基本上都属于以上几类。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似乎是一个虚无缥缈的问题。但我们完全可以自己去定义人生的意义。你不用把它当作应试教育那样一定要找到标准的答案,只需要从你所有的人生体验里找到一个让你最满意的回答即可,或者比你昨天的答案好一些,或者比其他人的答案对你来说更好一些。就像通过画画的构图去创造生命一样,你也可以去定义你自己的生命。 这里,以我们的观点,人生的意义,就是创造生命作品,去表达生命。这也是我们理解的教育的意义。不管是通过画画,照相,还是写作,或者软件编程,我们都可以创造生命作品。如何让生命作品富有生命,其中的道理都是一样的,我们上面讲到的,可能也给了你一些感觉。不管你从事哪个行业,只要用心去感知,感知生命与美,体会其中的快乐,你都会能领会到这些道理。是的,一定要用心去感知,去享受快乐。 如果画画比较麻烦,编程似乎比较难深入,那么技术的进步,已经让照相变得容易了许多,普通人都可以方便的体验如何在照相中寻找美构建美。 Paracraft面向青少年,在3D搭建动画制作中培养上述生命空间构建的思维,并且融合了软件编程在其中,是青少年培养全面的生命空间感知能力思维能力的极佳的平台。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Education is to build up Playground!

小孩子从出生开始面对的就是非常复杂的世界,但是他们从没有失去学习的信心。是的,可能直到上学前,他们都没有质疑过自己的学习能力,并且他们都很擅长那种与生俱来的自由探索式的学习。这种学习与玩是一体的,孩子们自然都很擅长,面对如此复杂的世界,他们以玩的心态不断的挑战未知。直到上学后学校告诉他们学习是另外一回事,当然首先需要剥夺学生们自由探索的时间与空间。 初来乍到这个世界,孩子们首先最为关注的是周边的物理世界,他们一直积极的探索物理的世界,这是要持续很多年的过程。比如跳上高处或者从高处跳下,观察不同物体坠落的方式,把玩各种物品,或者往水壶里倒水的时候学习听水的声音就知道什么时候水快满了。 这么丰富的学习,是无法用上课的方式学习的。教材哪里能覆盖这么庞大的学习内容?极其缓慢的上课学习方式,是为了掩盖太少的学习内容。太多学生不需要学习用不上的艰深的学习内容是为了充门脸和让学生失去学习的自信。如果人类要通过上课学习这一切,人类早就在自然选择中被淘汰了。 其实,这么丰富的学习,孩童们都是通过在丰富世界的玩耍和探索式学习来完成的,儿童们都有探索和总结的能力。我们在谈学习能力的时候必须清楚的知道,这才是学习能力。这种学习,很多时候还是通过游戏来进行的,比如捉迷藏可以让我们了解自己的反应能力,对视觉可以有丰富的体验。每个孩子都可以在玩中获得丰富的体验并从丰富体验里去自我总结知识或者说创造知识。所以我们如果真的关注教育关注孩童的成长,就不应该把他们放到课堂里去上课学习,而是应该做好这个丰富的玩地,可以有很多的游戏,让他们可以持续的一直进行丰富的探索式学习,让他们持续的成长。 Scratch创始人Mitch Resnick提出终身幼儿园的理念,认为学校应该像幼儿园一样,孩子们都在搭建东西,创造东西,都在玩。我觉得玩地比幼儿园更好玩许多。进化心理学教育家Peter Gray的书“玩耍精神”,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书“My Life”,还有其夫人希拉里的书“It takes a viliage”,他们几位年龄相仿,在他们的书中都提到了他们孩童时的“玩地”,那是一个电视机和汽车开始普及之前的年代,大家还没有被电视机锁定在家里,街道还没有被汽车占有,那时的街头巷尾就是孩子们的玩地,是他们的战场,孩子们熟悉每一块“地形”,每日都在外面飞奔。我长大的中国80的年代,也是电视机和汽车开始普及之前的年代,我们也拥有Gray, 克林顿夫妇在书中无限怀念的玩地。捉迷藏,抓人,丢沙包,打弹子球,打弹壳,打游击,放风筝,滑旱冰,下河钓鱼抓螃蟹游泳,爬山探险等等。我们玩抓人能跑出几公里去。这样环境里长大的孩子都非常怀念小时成长的环境。Gray教授,克林顿夫妇都认为这样的玩地才是最好的教育环境,我深表认同,我甚至认为这是我的瑟谷学校。谈到我做教育的初衷,也许这是初衷之一。 这样的玩地,比Mitch Resnick的幼儿园好玩得多,丰富得多。 也许没有学校,玩地也会慢慢失去(但现代社会的学校无疑加速了这一进程),毕竟当你很小的时候,周围的一切都是新鲜的。我6岁时目睹一个小朋友溺亡,心里觉得如此精彩的世界怎么还有死亡这种可怕的事情。很难想象有一天我就不能再去捉蜻蜓放风筝了。 我当时的思考,童年的快乐来的比较容易,你跑到草地上就有蜻蜓蝴蝶蝗虫蟋蟀可以玩。但是人不可能一直玩蜻蜓都觉得好玩,一直放风筝都觉得好玩,等你过几年大一些后你可能就对觉得这些没有那么好玩了。那么如何能够一直有好玩的保持让你像小孩一样很兴奋的东西呢?我觉得就一定要不断拓宽自己的世界,要有不断拓宽新世界的能力。那时我就认定不断学习的能力非常重要,我必须能够很强的去学习,可以不断去打开新的世界,可以持续不断的像小孩子一样觉得每天都充满了新奇和快乐,不断的拥有新的玩地。 马克吐温那样说:“我最庆幸的事情是从来没有让学校主宰过我的学习。” 可能是因为在6岁时就有这样的经历和思考,学校的学习从一开始就让我极不满意,可能是因为我一直觉得我学的最丰富的时候是在玩地里玩的时候。所以,我一直也是努力不让学校主宰我的学习。 让人类随着年龄的增长持续的拥有玩地,可能不是那么容易。个人的努力很重要。互联网的出现,也让这变得更容易许多。 我很早就有一个概念,就是各种事情之间是互通的,知识是广泛相连的。其实人如果一直保持拥有玩地的话,人自然是兴趣广泛的人。喜欢探索许多不同的领域,但不是想探索什么就立刻有丰富的玩地出现供你探索。 我大学时很想了解中国古代茶文化。但是直到大三碰到中国茶叶博物馆来学校招义务讲解员,才有机会去学习。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都没有茶文化的书,茶叶博物馆那边才有。但是后来互联网起来了,要找到这样的资料就容易许多了。 在互联网时代,我也一直在探索互联网上的玩地。随着数字化进程的发展,总会不断有新的更好更丰富的玩地出现。从早期的论坛,个人站点,到博客,豆瓣,播客,微博,视频站,知乎等等,每个玩地的出现我都会迅速投入大量时间玩个遍。每个阶段其实也就是知识大量增长的阶段。这些其实也是丰富的学习资源,熟悉这些学习资源在以后需要的时候都可以通过查询的方式去快速的学习。 所以,学习的过程可以说是一直在寻找各种玩地的过程,包括网上资源,旅游和社会资源等等,都是玩地,找到一块玩地就在其中学个够。 寻找玩地的能力,掌握玩地资源的能力,其实是重要的学习能力。兴趣爱好多,掌握的玩地多,其实就是一个持续的不断学习的过程。或者说探索的能力很强,一直是探索式的玩,辅以系统性的知识学习而已。 如今的社会,玩地是越来越丰富的。随着玩地的丰富,青少年的教育完全是可以在玩地里展开的。实际上,现在许多自主教育的学习社区都是在利用各种玩地包括互联网和社会资源来开展教育。我相信,大家会愈发意识到这一点,下意识的把玩地建设的更加丰富,涵盖更多的领域,更多的年龄层。 玩地的建设,加上导师的导学和学习记录,我感觉是未来教育的几个支柱吧。在小程序文章“Paracraft学习中心即创意空间介绍”里面我们对另外两者有更多的介绍。 我们的教育会慢慢转向到这些方面的建设上来。 比如玩地的建设,从资源层面来说,需要秉持三个原则: 第一是丰富性。这样不同年龄不同背景的孩子都可以找到自己能够做的事情,或者说适合自己当前能力水平,有丰富的选择性。这是自主学习的基础。 第二是开放透明。这样探索式的学习就容易进行。 第三就是要结构良好。我们有这样丰富的资源,如果有良好的结构的话,学生一目了然就能看清大概的结构,好像我们看一个复杂但结构良好的建筑一样。这样就方便学生与之交互。而不是线性的从头看到尾。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水平,不断的与资源交互,来实现自己当前需要的成长,达到有机的学习。 图:结构良好的复杂建筑 优秀的作品,当然也是构成玩地的重要一部分。 现在的孩子虽然有很多的电子游戏和桌游,但我感觉游戏的种类和数量是减少的,还不如过去丰富。应该有更多的游戏。 我相信,这些会是新的教育市场的基础。新的经济形态和商业模式会建立在这些基础上。 旧的教育,不是基于学生的兴趣,而是基于自上而下的要求。所以不是有专门的学科要求的就很难做,如果升学考试要求的就更好,最好是高考要求的。只要上面有要求,逼着孩子去学就是了。这样的教育,你再怎么提倡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都不可能是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 新的教育,首先是要建设一个学生很希望玩的玩地。而真正好玩的玩地,一定是充满了学习和创造的。只要是丰富的玩地,学生一定能学到丰富的知识。 玩地建设加上导师导学和学习记录,就是未来的教育。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Internet Education, Path of Life Awareness

30年来,互联网从早期的充满理想和梦想的少年,也长成了今天娱乐至死的堕落样子。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唯独没能改变教育(和医疗)。互联网放大了普通人的声音又没有给予普通人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普通人也是能够决定一部分的。突然放大了的普通人的声音造成了今天全球普遍的失衡。美国的互联网时代选出来的总统一个比一个差。 大家只知道教材上的内容是知识,不知道自己每天在生活中建立起来的判断也是知识,当然就更不知道如何去建立自己的知识形成自己的判断,不知道学习是个不断大胆提出自己的假设模型,然后通过大量实践不同观点的讨论进行验证和调整的过程。学习就是创造自己的知识的过程。这种创造过程如科学实验一样,是一个严谨的过程,却又是我们每个人小时候以玩的方式在进行的过程。当然,玩,是成人们的视角。对孩子们来说,他们就是在严肃的探索世界。但是,教育,或者说现代化进程中形成的教育,让我们失去了这一切。以偏概全,盲信盲从,人云亦云,在互联网上泛滥成灾。网络形成连接,万事万物已经开始相连,但其中的主体仍然是分门别类的现代教育培养出来的无法自主连接的人。 面对这样的大众,曾满腔热情满怀理想自诩要启蒙大众的互联网也渐渐跪了。互联网必须改变教育,才能拯救自己! 生命似乎总会逐渐走向堕落,毕竟很少有人能理解如此复杂的生命,就像有几个人能理解佛教在讲什么一样。 有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赵州答:庭前柏树子! 这是讲两个生命中心的空间位置。 有僧问:如何是佛? 洞山答:麻三斤! 这是讲生命中心的属性。 这边的竹子高,那边的竹子低,这边的竹子粗,那边的竹子细,这边的竹子绿,那边的竹子黄。 这是讲同一生命中心的相似性重复。 禅师们讲空,都是富含生命中心的空,都是在讲生命空间! 现在软件编程在数字化生命,还在比较初级的阶段,还没能对生命形成更深更系统的理解。 我们喜欢去看大山,因为大山让我们亲近生命。好的画家能够抓取大山的生命,在画纸上呈现出来,将生命传递给前来观赏的人。大师的音乐,同样在传递他们的生命力量。 唯有生命自觉,方能抵抗生命无可避免的走向堕落和坍塌的进程。 这其中关键的就是生命重新回归到我们的学习和教育里。 我们人类,作为最高等的生命,是凭借知识的创造获得生命演化的优势的。学习就是知识创造的过程。但是现代教育完全剥夺了知识创造,把学习变成了对现有学科内容的背诵记忆。 学习,首先要抓住那些打动我们的东西。比如文学的学习,绘画的学习等等。学习各种东西,无不如此。包括你想要去学什么,也从打动你的东西里去找,它不一定是现有的某一个科目,大概率不会是的。 打动你的,就是我们说的重要体验。唯有摆脱课堂,回归自学,我们方能知道重要体验才是学习之源。生命被生命打动,生命与生命共鸣,才是学习的基础,才有从空到有的新的生命的出生,形成新的骨架,长出新的生命出来。 找到那些打动你的东西!你一生中打动你的那些东西! 这些打动你的东西,就是你形成判断的基础,创造属于你自己的知识的基础。将这些打动你的东西,进行有意义的连接,从小的生命中心组成大的生命中心,形成整体的理解,可以被运用被验证不断改进的理解,就是创造系统性的知识的过程。 互联网,我们需要的是互联的知识。受现代教育分门别类的学科知识划分的影响,现在互联网上的知识是普遍割裂的。只有重新建立基于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互相打动,基于这些打动的丰富知识创造,才可能形成广泛连接的到处流动的知识,让知识回归其本质。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更了解我们自己,了解生命,尤其是可以识别生命创造生命的生命。我们的数字化进程,将能够数字化出来能够识别生命创造生命的生命。这将开启人工智能时代!人类的生命自觉,也将进入新的时代!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Life Conversations

瑟谷的创始人常说, 瑟谷的一大特点就是无处不在的交流,不光是学生之间,还有学生与职员之间(瑟谷没有老师,只有职员–staff)。 我在瑟谷参观时,也感受到这无处不在的交流。小规模的一两个人的交流是无处不在的。瑟谷还专门有一个讨论室。希望讨论各种话题的人可以在这个房间里落座。我听了几段他们的讨论,有深有浅的各种主题的讨论都有。比较深的如关于美国大选候选人的资金来源的话题。生活性的话题如咖啡的种类等等。讨论基本是大家关心的属于他们的生命体验的话题。 在悦谷学习社区,我观察几个5,6岁的小孩一起探索周边的空间,边走边聊边想各种好玩的东西,让我想起我小时候也是经常三五一群的孩子在一起聊各种话题,这些也是关于生命的交流。 在中美两国参加了许多party(派对)。两边的party差别真是挺大的。西方的party,大家三五一群的找感兴趣的人或者话题聊,是一种社交,认识陌生人,或者朋友间的联络,一般问各自做什么的,为什么喜欢做这个,做这个是什么样的体验,有什么好玩的等等。 我们的Party,首先很少会有陌生人,基本都是熟人聚会,并且一般都办成了联欢晚会,各种表演,或者就是饭桌酒席,都没有多少关于生命体验的交流。 不过,参加安格学习社区的团建活动,则是中西合璧的方式。:) 我们以前看电影,看到西方的大人与小孩交流时,总是会蹲下来,跟孩子同样的高度,做相当平等的交流。看西方电影比较多的应该都有这个印象,大人与小孩交流的内容也让我们感觉跟我们有很大的差别。当然,现在国内的年轻父母们比上一代人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好多了。 西方文化似乎是比较注重关于生命的交流,这也许和他们传统的对个体生命的关注有关。熟悉希腊戏剧或者神话故事的都知道,他们有非常强烈的对个体命运的关注。看西方的小说,电影,戏曲,都是对个体生命的关注,对人生的思考。所以青少年多看西方的小说电影等,可以很好的帮助他们思考自己的人生,是很好的人文教育。当然我国的小说电影也有些这样的好的精品,只是整体上数量太少。 好多人问大学有什么意义,上没上大学有什么区别?其实,对我来说,大学就是给你4年时间可以看很多优秀的小说和电影。当然,各种社会实践也很重要。是社会实践,就是以学习了解社会为主要目的的,而不是像中小学毕业就进城务工的青年一样,每天在辛苦的流水线工作谋生,得空的时候只能看些娱乐消遣性质的言情小说,打打游戏,消磨时间,让疲惫的身体放松一下,哪里有时间去做自己生命成长需要的学习呢? 所以,我说大学的意义,尤其在中国,就是把被高考占据的整个中学阶段的人生学习的时间还给你,把青少年时期人生应该有的生命成长补上来。这里,最为重要的就是人文的学习。 因为我国的小说电影比较缺少这方面的交流,娱乐性质更重,西方的小说电影是不错的学习的资源。 即使是农村里来的学生,也许平时成长的氛围是没有看小说电影进行学习的习惯的,但是在大学里都会受到影响,把这些爱好培养起来。体育方面也是的。可能农村里接触不到多少体育运动,在大学里也会把对运动的爱好培养起来。大学4年,大家能一定程度上把中学拉下的人生成长补上一点,有些生命交流,比中小学毕业就必须进城务工养活自己的青年们就有了些差距。所以,读大学不是必须的,只要你能把这些学习自己补上,甚至可以比大学生们做得更好,更能保持生命的活力,能更好的面对日后缓慢受锤的人生(王小波说: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华人文化似乎是不太擅长做关于生命的交流。我们有称兄道弟的交流,有讲段子的交流,有客套礼节的交流,有炫耀面子和维护面子的交流,但是很缺少关于生命的交流。在中国,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再也不会做生命的交流了。 其实,是已经被锤掉了。 连王小波与李银河做生命的交流,似乎也不太好意思,要叫“倾心之谈”。 当然看中国古代戏曲,其实并不缺少对生命和个体命运的关注,比如在北京时看越剧《潘金莲》,竟然是如西方那样的立体的多面的人格,并非三国演义式的非忠即奸,对潘金莲并非简单的批判,而是会讲背后的潘金莲过去的人生等等。我不知道是否现代的改编,让人物更立体了。那段时间在北京看话剧比较多,感觉是有着很多的对个体命运的关注的。 当然,我们不擅长做生命的交流,对他人习惯做简单的非黑即白的判断,一个原因,是我们也很少关注自己的命运,关注自己的生命体验,基本上是情绪的动物,我们基本不会与自己做生命对话,自然很难与他人做生命的交流,那在我国文化里是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当然,年轻人其实还是很喜欢这样的交流的。我年轻时经常跟人聊通宵。上大学和回家的路上也会跟火车上的“民工”们一路的聊。 虽然我们变得不擅长做生命的交流,但不代表我们没有生命体验。比如当我们登上高山或者高楼时,俯瞰周边的城市,我们每个人会有很多相似的体验。似乎这时人生比较根本的一些体验会涌现上来,我们会重新感受到人生的意义。或者只有当遭遇人生重大变故的时候,我们才会试着去想一想我们过去的人生体验,但很多时候,即使在那样的时刻,因为已经失去了与自己做生命对话的能力,我们无法去真实的感受生命,只能用文化里人云亦云的一些套话来解释自己感受到的冲击。最后依然是白云苍狗,生活如常。生命已经无法去感受生命去持续成长了。 我们其实有很多的生命体验,只是我们的社会和文化缺少对这些生命体验的滋养。 像西方的成人蹲下来与孩子交流一样,不管与谁交流,比你年长或年幼的,比你职位高的或职位低的,抱平等的心态,尝试着去做生命的交流吧!作为生命,还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呢? 我们说学习,最根本的学习,不就是生命的成长吗?所以,关于生命的交流,自然是学习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瑟谷的创始人说,在瑟谷,(关于生命的)交流无处不在。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