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设计

English Version

关键词:

重要体验, 抽象建模, 抽象知识模型, 知识, 瑟谷模式, 导学, 对话, 教育平等, 探索式学习, 现代教育制度, 应试教育, 新教育范式, 生命思考, 生命探索, 教学设计

简介:

本文针对如今已经比较普遍的创新教育或者自主教育里仍然残留的未能完全脱离旧教育或者应试教育框架的上课式学习,提出用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设计,来帮助这些学习社区在不改变当前的学期制课程体系的同时,从板书为主的教学转换成更注重学生探索能力的教学/导学模式。


注:本文的写作过程,有意的没有把结构弄得一目了然,论点清晰。所以希望快速阅读的读者可能会比较失望了。本文的写作,有意的就是希望大家慢慢的阅读,本文也主要是个引导,抛砖引玉,希望吸引大家一起来思考。

教学/导学/对话

什么是“教”?创新教育或者自主教育社区里,大家已经逐渐的把教学转变为导学,相应的教师转变为导师。而瑟谷创始人之一Mimsy讲过瑟谷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无处不在的交流对话,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学生与教职员之间的,教职员之间的,各种时长各种话题的对话。

瑟谷的交流,和一般我们常见的交流又不一样。一般来说,成人习惯直接表达我们的判断或者结论,而不是这些判断或结论背后的那些重要体验。大家的判断和结论一般差异会很大,往往就会变成观点的对立与争执,甚至反反复复都无法摆脱的争执。

我们说这些观点判断或结论,就是每个人的知识。我们在交流的时候习惯把自己的知识直接拿出来,而不是交流这些知识的来源,即那些形成知识的重要体验。我们往往很难在观点或知识上同意对方,但是我们如果只是在交流各自的重要体验,那么大家都可以更尊重对方对自己重要体验的表述。这些重要体验有很多是大家都有的,有的可能对方有自己没有,或者反之。但是都可以获得彼此的尊重。如果是自己没有的,也提醒自己,自己的知识可能是缺乏一些方面的重要体验的,需要通过一些机会去获取。作为对话,虽然自己暂时没有亲身的很强的体验,但是对对方分享的体验,也能够有一定的理解,明白这是对方知识建立的基础。

当大家把各自的重要体验都摆出来,大家整体的去看这所有的跟这个话题相关的重要体验,试图去形成一些整体的理解。这个就是从重要体验创造知识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严谨的,全面的,甚至科学的,和科学家创造新知识的过程本质上是一致的。

从重要体验到创造知识的这个过程,是需要一定的锻炼的。所以我们在交流的过程中,首先需要的是把各自的重要体验摆出来。再看我们从重要体验到知识的这个过程是否严谨全面。当我们执着于一开始就摆明自己的观点急于就观点做交流时,对方不知道你这些观念背后的重要体验,更不知道你这些重要体验到知识的过程是否是正确的。

其实,只要相关重要体验都摆出来了,没有明显的遗漏,从这些重要体验去获得知识,不是很难的,甚至可以是一目了然,看一眼心里就有了。我们在得出结论过程中最主要的错误还是有失偏颇,不全面不严谨。所以,首先把所有的相关重要体验都摆出来,是交流的基础。

瑟谷的对话交流,基本就是这样的交流,不管是学生与学生之间,学生与职员之间,还是职员之间。 从这个角度讲,“教”是无所不在的。瑟谷创始人总是讲瑟谷努力做到让学生自主的去探索,但成人并不是就是完全对学生放任自由,什么也不管,这里面有很多微妙与复杂,需要自己去体验。包括在这些交流中,双方的经验与知识很多时候是不对等的,那么如何平等的对话,并在其中把教与学都很好的以它们自然的形态呈现出来?学与教都是普遍存在的,生活工作中无处不在,并不只是存在于正式的教学/学习场所。

瑟谷和很多自主教育社区倡导的混龄,大孩子和小孩子在一起,他们之间有没有教?是不是更像一种老玩家与新玩家之间的关系?

我觉得,导学,就应该是老玩家与新玩家之间的关系。老玩家告诉新玩家哪里有好玩的(包括各种资源),必要的时候引导一下,把新玩家带上路,其他就让新玩家自己去玩了。老玩家有时候需要在新玩家卡壳的时候稍微的帮助解决一下,更多的时候只需要稍微提醒一下,新玩家就柳暗花明可以继续探索了。老玩家有时候用最简单的语言概括的讲一下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抽象知识模型的表达能力。老玩家与新玩家的关系似乎很完美的体现了导师与学习者之间的关系,以及导学的方法。

老玩家与新玩家分享的就是大量的重要体验和简单的知识模型。老玩家主要是引导新玩家自己去探索和形成自己的知识。老玩家指出哪里有好玩的地方,点出新玩家的重要体验,并分享一些自己有的更多的相关重要体验,简单的概述相关的知识模型,这些都是在引导新玩家去自己探索和创建自己的知识。

当然这里其实有非常丰富的内容可以探索,我这里也只是大概的引入。

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导学设计

本文的主要目的,还是要与大家讨论一种可行的,比较容易实施的,可以与目前很多自主学习社区在开展的课程结合的一种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设计。我希望前面陈述的,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大家一起来探索思考。

传统的教育里的老师上课主要是板书的方式,除了少数非常优秀的老师,大多数人是比较欠缺相关的重要体验与学习经验的。自主学习社区的导师上课,板书或者陈述还是需要的。因为年龄比较小的孩子接触的东西还很少,导师需要讲一些,让这些孩子知道有这么多的东西。导师同时要像一个老玩家一样,把好玩的地方呈现出来。这里所有的目的都是“兴趣引入”,引导学生可以去玩去探索。只要学生可以自己去探索了,导师的目的就达到了,不要继续无休止的“板书”。

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小孩交流的方式。观察他们的交流,更多的是相互的重要体验的介绍,或者告诉你好玩的地方,大家一起玩。成人发展出更强的抽象能力以后更多的停留在了知识层面的交流,并且往往有知识越多偏见越多的现象。这主要还是因为没能洞悉知识的来源是重要体验。

另外,现在的孩子普遍比较孤独,缺少和其他小朋友之间的充分的交流,这理应成为他们“教育”的重要成分。而在我们的比较正式的教学/学习场所里,是不是应该给学生间,学生与老师间充分的交流?当然,基于重要体验的交流会是平等的友情式的。任何带有不平等的权威式的交流都会立刻嘎然而止。如果大家对重要体验到知识的过程有清晰的认识时,应该说交流会更有效的。


图中三个悦谷的孩子一直在交流。来了一个大人带着她的小孩。
大人问:小朋友,你们不上学学习啊?
悦谷的一个孩子答:我们这就是在学习啊!
我注意到这个大人带着的孩子明显的孤独缺乏交流的状态。

如果把教育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角度去看,教育的问题可以说是人与人之间平等的关系出了问题,或者说教育就是如何去呈现人与人之间平等关系,而这种平等在教育方面可能就表现在对待知识的态度上。

不光是学校里成人和孩子的关系,包括我们观察大人带小孩时他们之间的交流,对比于小孩之间的交流,就会有很多平等的问题。面对大人施加的不平等,小孩的应对也是非常直接甚至自然的。时间长了,这种影响便会逐渐发展成某些性格。

所以,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导学设计,应该让学生间或学生与导师更多的有这样的基于重要体验的交流。导师的角色,更像一个老玩家一样去引导新玩家们去探索。

导师可以引导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学习目的,去建立各种主题的知识。这可能有些像西方大学里的term paper 或者 term project,但是会更频繁很多,并且大小不一。

关于旧的教育范式

传统的基于板书式的上课作业和考试的教育,很自然的会把学生往知识点记忆的方向驱使,放佛学习就是记住这些知识点。

瑟谷的模式,即使在自主教育社区或者创新教育社区也是比较独特的。瑟谷基本上是没有课程的,早期有一些学生自己提出的比较短期的随时可能终止的课,近年来因为互联网的发达,连这种课几乎都没有了。但是看瑟谷毕业生的访谈与回忆,都有很强的反思自己和探索自己人生的能力,能够进行相当底层的关于生命的思考。我想这是现在有着诸多课程的很多自主学习社区可能都很难做到的。

我在Paracraft学习中心的导学实践中也发现,其实小孩天然的就是有感知和探索的能力的。比如我们建立了丰富的学习资源,有开放的学习文档,有各种优秀项目的推荐,有小项目列表,小项目列表里我们做了些大的难易级别的划分,从小白到中级到高级,和一些基本的类别,如搭建,动画或编程。小孩子他们自己会去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资源或者项目。他们在做项目的间隙,会自己去文档里去看跟自己项目相关的内容,比如对机关或电路感兴趣的就会去专门看这方面的内容。或者去找些相关的小项目来练手。碰到比较难的小项目会自己退一步选择简单一点的。有的会尝试能不能学习的更快一些,直接的去挑战一下很难的编程项目,把他人的相当复杂的编程作品拆开来,看里面的代码怎么写的,很专注的在那里研究几个小时。

所以我们注意到小孩都是天然的有这样的探索能力的。年纪越小的孩子越保有这种能力。但是上了几年学的孩子就会比较差。碰到问题,比如某种方块怎么使用,他们就习惯于问老师。如果老师不给直接的答案而是让他们去文档里找,有的孩子可能还会有些不高兴。但是年纪更小的孩子,大多知道用实验的方式自己去探索这个方块怎么使用。年纪小的孩子几乎不问老师,就是自己在那各种方法试。

还有大家普遍的认为小孩子缺少思维能力,我在Paracraft 学习中心的导学实践中发现,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小孩子都有很强的思维能力,只要我们给他们机会。

所以这样的探索感知能力是每个人天然都有的。到了11,12岁,抽象能力发展后,这些孩子的自我反思的能力探索人生的能力就会比较强,能够进行比较生命底层的思考。

但是传统的旧的教育制度,那种上课作业考试的方法,立刻就把学生驱向了背诵记忆的方向,偏离了他们本有的探索式学习的能力和创造自己知识的能力。所以,我们说应试教育的作恶,并不仅仅是考试的残酷和折磨,就是它这个模式本身,把人很快的带偏,把人本有的生命能力很快的剥离了,认为学习就是对他人的知识点的记忆,而不是创造自己的知识。

这样的教育造成的危害,可以说今天的诸多社会问题,其根源都在这个教育上。

我这篇文章就到这里。希望能够大家一起来探索这个话题。这样的教学/导学设计,应该说是可以在各个自主学习社区已经在开展的课程中进行的。过去给厦门五齐学校做远程教学的时候,使用过一种形式的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但应该有多种形式可以开展基于重要体验的教学/导学的,所以希望大家一起探讨。

本文献给王震一老师。感谢他一直以来跟我进行的关于导学和新教育范式的讨论。祝王老师新年快乐!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learn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九 × =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