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始于探索

最近因为参加公司的代码节活动有更多的机会去熟悉和学习Paracraft编程。在这个过程中我惊奇的发现,像在线下导引课上课的那些小孩子一样,我会去做些看似没有意义的事情,比如不断的破坏方块,发现草地下面是什么样的方块,而再往下会是空的,即所谓的世界其实是悬空的,或者尝试钻进打的比较长的地洞后看自己如何能够走出去。

在周末的线下导引课时,很多孩子会有类似的行为。例如把角色的速度设置的很高或很低,然后看角色动起来什么样子。或者搭建很高很高的楼从上面跳下来等等。在大多数大人看来似乎是没有意义的瞎玩而不是有效的学习。我发现很多家长会很及时的进行阻止。我虽然一直相信学习首先是种探索活动,很多时候也可能会感觉孩子们的这样的活动比较无聊,不是在进行有效的有意义的学习,可能是沉迷于低级别的“玩”。

然而当我不知道是否有意识的在模仿这些孩子们的行为时,我发现这些其实看似没有意义的“瞎玩”中,却正是让我去全面的了解Paracraft这个软件。没有预先的规划,就是跟着直觉的好奇,想看看在Paracraft世界里随意捣鼓会是什么样子。像那些孩子把角色的速度调到很高的时候(如1000),角色跑起来世界的震动可能告诉了他们一些什么。像我把世界打穿了以后让我得以从Paracraft软件设计者的角度去思考他这款软件是如何设计的。这些维度很难预先规划,更很难被所谓的课程所覆盖。但在孩子似的“瞎玩”中却可以接触到这许多的维度。

鸟山明创造了全球最受欢迎和商业收入最高的漫画《七龙珠》。鸟山明的成长历程中就有很强的这样“瞎玩”的元素,他对生活体验的丰富度,使得他可以创造出七龙珠这样充满生活趣味和幽默的漫画。关于鸟山明和七龙珠的创作,可以看这个知识包。蔡志忠也有类似的成长经历。

我想,这可能是未来的人类社会最迫切需要的能力吧,也是现有的人工智能研究最难实现的挑战。换句话说,具备这样素质的人是很难被人工智能取代的。话说回来,有150年历史的现代教育,其设计的目标本来就是培养大量的可以在流水线上和机器融为一体的熟练工人,也就是说培养“机器人”,现下的中国在这个方向上更是走到了极端。当人工智能能够实现更高的自动化的时候,这种教育制度下培养出来的人自然就会被真正的机器人取代掉。这就是所谓人工智能危机的本质。而这些孩子尚未丧失的看似“瞎玩”的探索式学习,正是抵御人工智能危机的最佳途径。

我一直说我很庆幸这一生选择了两件事,一个就是教育,让我得以更深入的了解我自己。在Paracraft课程里和这些孩子的接触,就让我对学习中的探索有了更深的认识。如果不是在讲授领域有丰富学习经验的老师,可能会很难认可学生们的探索性活动,会期望学生更多的按照自己的安排来学习。如果让我教小孩编程或者踢足球,从我个人的丰富学习经验上,我会很非常鼓励他们自己的探索性活动,比如自己拿着足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记得我在小区的草坪上练练颠球的时候有时会有小区里的小孩想跟我一起踢,但我发现上了10岁的小孩比较普遍的已经丧失了探索的快乐,他们很希望我告诉他们应该怎样传球,怎样的动作才是正确的,然后很努力要做“正确”,程式化非常明显。我在游戏方面经验很少,当我自己有了Paracraft的学习经历后,我方能充分认识到孩子们的那种探索性活动。可见教师自己的丰富学习经验的重要性。

人的成长过程,有时是习得了一些东西,有时是失去了一些东西。习得的是好的,还是失去的是好的,需要我们的仔细观察和分析思考。和孩子们的接触,做教育工作,就是提供了这样的宝贵的机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learn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