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et Education, Path of Life Awareness

30年来,互联网从早期的充满理想和梦想的少年,也长成了今天娱乐至死的堕落样子。互联网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唯独没能改变教育(和医疗)。互联网放大了普通人的声音又没有给予普通人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普通人也是能够决定一部分的。突然放大了的普通人的声音造成了今天全球普遍的失衡。美国的互联网时代选出来的总统一个比一个差。

大家只知道教材上的内容是知识,不知道自己每天在生活中建立起来的判断也是知识,当然就更不知道如何去建立自己的知识形成自己的判断,不知道学习是个不断大胆提出自己的假设模型,然后通过大量实践不同观点的讨论进行验证和调整的过程。学习就是创造自己的知识的过程。这种创造过程如科学实验一样,是一个严谨的过程,却又是我们每个人小时候以玩的方式在进行的过程。当然,玩,是成人们的视角。对孩子们来说,他们就是在严肃的探索世界。但是,教育,或者说现代化进程中形成的教育,让我们失去了这一切。以偏概全,盲信盲从,人云亦云,在互联网上泛滥成灾。网络形成连接,万事万物已经开始相连,但其中的主体仍然是分门别类的现代教育培养出来的无法自主连接的人。 面对这样的大众,曾满腔热情满怀理想自诩要启蒙大众的互联网也渐渐跪了。互联网必须改变教育,才能拯救自己!

生命似乎总会逐渐走向堕落,毕竟很少有人能理解如此复杂的生命,就像有几个人能理解佛教在讲什么一样。

有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赵州答:庭前柏树子!

这是讲两个生命中心的空间位置。

有僧问:如何是佛?
洞山答:麻三斤!

这是讲生命中心的属性。

这边的竹子高,那边的竹子低,这边的竹子粗,那边的竹子细,这边的竹子绿,那边的竹子黄。

这是讲同一生命中心的相似性重复。

禅师们讲空,都是富含生命中心的空,都是在讲生命空间!

现在软件编程在数字化生命,还在比较初级的阶段,还没能对生命形成更深更系统的理解。

我们喜欢去看大山,因为大山让我们亲近生命。好的画家能够抓取大山的生命,在画纸上呈现出来,将生命传递给前来观赏的人。大师的音乐,同样在传递他们的生命力量。

唯有生命自觉,方能抵抗生命无可避免的走向堕落和坍塌的进程。 这其中关键的就是生命重新回归到我们的学习和教育里。

我们人类,作为最高等的生命,是凭借知识的创造获得生命演化的优势的。学习就是知识创造的过程。但是现代教育完全剥夺了知识创造,把学习变成了对现有学科内容的背诵记忆。

学习,首先要抓住那些打动我们的东西。比如文学的学习,绘画的学习等等。学习各种东西,无不如此。包括你想要去学什么,也从打动你的东西里去找,它不一定是现有的某一个科目,大概率不会是的。

打动你的,就是我们说的重要体验。唯有摆脱课堂,回归自学,我们方能知道重要体验才是学习之源。生命被生命打动,生命与生命共鸣,才是学习的基础,才有从空到有的新的生命的出生,形成新的骨架,长出新的生命出来。

找到那些打动你的东西!你一生中打动你的那些东西!

这些打动你的东西,就是你形成判断的基础,创造属于你自己的知识的基础。将这些打动你的东西,进行有意义的连接,从小的生命中心组成大的生命中心,形成整体的理解,可以被运用被验证不断改进的理解,就是创造系统性的知识的过程。

互联网,我们需要的是互联的知识。受现代教育分门别类的学科知识划分的影响,现在互联网上的知识是普遍割裂的。只有重新建立基于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互相打动,基于这些打动的丰富知识创造,才可能形成广泛连接的到处流动的知识,让知识回归其本质。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更了解我们自己,了解生命,尤其是可以识别生命创造生命的生命。我们的数字化进程,将能够数字化出来能够识别生命创造生命的生命。这将开启人工智能时代!人类的生命自觉,也将进入新的时代!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learn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