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Goals of Programing Learning Camp based on Life Framework Theory

这里的目标只是作为导师的一些内容规划。但我们希望每个参与的学习者都花一些时间想一想自己的学习目标是什么,并在学习引擎上记录下来。 初级目标 初级目标是我们希望每个学习者都能够达到的。选择参加这个学习营的学习者,我们希望你们能至少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体验编程,了解编程怎么回事,以后想深入的时候随时可以继续深入。编程虽然需要掌握的东西挺多,需要付出时间,但你可以很从容,没有焦虑,在需要的时候付出时间学到自己需要的层次 学习生命中心,抽象建模,复杂系统,和自己的专业与工作联系起来,在生活和工作中能够运用 能够与自己工作或生活中需要打交道的程序员进行交流,甚至让他们感觉可能你比他们更懂编程。比领域专家更懂该领域,这本身就是优秀的程序员经常干的事情,因为我们经常需要对不同的领域进行数字化,必须对这些领域有本质的了解。你也将获得这种能力。 学会如何去探索事物本质的能力,如何拆解,如何整合,如何做实验搞清楚每一个独立的部分,等等。 学会知识学习中的抽象建模能力,包括善于抓取自己学习上的重要体验的能力,可以更高效的进行学习。养成反思的习惯,学会什么时候慢下来,什么时候快起来。快速实验,快速试错,勇于探索和尝试,快速迭代,需要反思的时候能够高效的进行反思。什么时候快什么时候慢,有时候欲速则不达,这是个艺术,需要自己去体会和把握。 能够写一些简单的代码,不再有代码恐惧症。 可以用抽象建模的方法设计并实现一些复杂度比较小的程序。 终极目标 挑战:半年时间内达到优秀的职业程序员素质,甚至达到优秀架构师素质。并对生命框架理论有较深入的掌握,能够比较广泛的运用。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开源学习介绍

“开源学习”(Open Source Learning)是远亮06年在纽约创立的组织。当时远亮还写了一封信给John Taylor Gatto,描绘Open Source Learning的意义和前景。关于开源学习的意义和理念,请阅读开源学习官网。 开源学习的主要目标是,简单地说,建设未来教育即自主教育所需要的软件基础设施。民间的自主教育实践已逾百年,但其普及并大众化,需要互联网的力量。像所有领域的数字化一样,这是一个对该领域进行数字建模的过程,首先需要获得对该领域的本质理解。然而,几乎所有的现代教育理论都是错误的或者误导的。所以,建立新的教育理论来指导软件实践,就成为必须的步骤。当然,仅仅指导软件设计与开发的话,我们并不需要将这个新的理论清晰地表述出来。但是在我们的软件实践中,我们发现,不光我们需要去做系统清晰的理论表述,还必须做多样化多层次的表述,否则公众对于教育错误的执念太深,并不是说单纯地开发出正确的软件就能够得到普遍运用的。而自主教育为大众所接受,恰恰也正需要这样一个新的教育理论。这些,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开源学习早期的成员主要是远亮和Steven Cummings。Steven是远亮在读研究生做互联网教育研究时候的同事。当时开源学习的主要项目是知识引擎的研发。后来陆续有一些志愿者的加入。 随着自主教育在国内的逐渐繁荣,自主教育软件的需求也逐渐为这些组织所感知并提上日程。开源学习致力于为自主教育组织开发其所需的自主教育软件,并以开源软件的方式进行开发,逐渐构筑出自主教育的软件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将由知识引擎驱动。 同时,开源学习,也根据自己的自主学习实践与自主教育实践,为有需求的自主教育组织提供自主教育服务。 自主教育会成为未来的主流教育。现代教育制度仅仅是人类机器化大生产的产物,远远不是人类教育的理想。而人类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我们实现人类教育理想的条件逐渐成熟。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代,开源学习愿意与诸位同仁共同努力,一起实现自主教育的愿景,达成人类教育的理想!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rogramming is to build

Paracraft的编程学习是从搭建开始的。很多人会纳闷,为什么学习编程要从搭建开始?我们的回答很简单,编程就是搭建! 编程其实就是用很多的指令搭建出一个很大的软件出来,就像在Paracraft里用方块搭建出一个大的建筑出来一样。大家看这段条块式编程的截图,就很形象的可以看出来许多的指令搭建出来一段程序。另一幅截图里则搭建出了两段代码,如同Paracraft世界里搭建了两个建筑一样。 图1:指令的搭建 图2:两个程序的搭建 熟悉Paracraft的小朋友都知道,如果有什么经常需要使用的建筑模块或者角色,可以使用方块进行建模,生成可以重复使用的BMAX模型。比如说建筑里的斗拱,或者屋顶的瓦片,可以用方块搭建出来可以复用的模型。房间里的桌椅也是一样,我们可以用方块搭建出来桌子或者椅子,然后重复的放置在不同的房间里。这跟编程里把重复使用的功能模块包装成指令或者函数是一样的,需要能够识别和提取通用的功能,并进行抽象建模生成可以重复使用的模块,这样的抽象建模能力正是编程里的核心能力。 图3:使用Paracraft制作的动物Bmax模型 图4:学生使用Paracraft方块搭建的坦克Bmax模型 指令的封装,也是一种模块化。其中有些指令是更底层的,被上层的指令反复调用。这就需要学生具有很强的抽象提取能力。而学生也可以去创造新的指令,可以是更底层的可以被很普遍的调用的通用指令,也可以是上层的更方便的做某些事情的指令。这些不正是搭建吗? 而这些底层的指令则代表了对那个层次的理解,或者说那个层次的抽象模型。就好像斗拱屋瓦等代表了对中国建筑的理解一样,或者说是中国建筑的抽象模型。你可以看到,从外在形式到内在实质,编程不就是搭建吗? 图5:使用Paracraft搭建的中国特色建筑 当孩子们需要去搭建一个相当大型的场景的时候,就需要学会如何拆解,如何抓住主要特征,如何迭代的分层的去完成,如何再组合不同的模块构成完整的作品,这些都是软件编程里的核心能力。 孩子们之所以热爱Paracraft,正是因为他们热爱搭建,通过搭建去创造复杂的生命。看看孩子们创造的各种过山车或者跑酷游戏,或者充满各种机关和故事的解密游戏,或者他们回忆校园生活的再现宏伟的校园建筑且饱含深情的动画电影,等等,无不是充满生命的作品。 图5:一个9岁孩子搭建的跑酷游戏 图6:一个9岁孩子搭建的跑酷游戏 而软件编程,正是创造生命。同物理世界的很多东西不同,没有哪个软件不是在创新。因为如果哪个软件不是在创新的话,我们可以直接复制之前的同样功能的软件即可。软件的复制/再生产的成本是0。所以软件一定是在创新的,不会重复的造轮子,程序员无时不刻不在创造新的生命,或者探索和思考可以创造什么样的生命,对他人有用的生命。所以创造完整的作品对于程序员来说,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Paracraft,正是以创造生命作品为核心,哪怕是年龄很小的孩子,也都有可以去创作的作品,并且在Paracraft里,孩子们可以创造完整的作品。随着技能的增长,他们可以逐渐创造更加复杂和有挑战性的作品。在创造复杂性和有挑战性作品方面,Paracraft可以说是没有上限的。 软件编程是通过搭建的方式去创造复杂的生命作品。 这就是我们对编程的理解。在软件行业里,我们发现优秀程序员应有的素质是普遍缺乏的,这些素质,简单的讲,其实就是搭建创造生命作品的能力,比如如何做抽象建模,如何拆解,如何抓住特征,如何分层,如何迭代,这些都需要很强的空间感知能力和与复杂空间交互的能力。这些素质的欠缺,正是我们传统的编程教育的狭隘片面造成的。传统的编程教育缺乏对软件编程的核心本质的理解。Paracraft编程教育,正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实现真正完整的编程教育。正如Alan Kay所说,认为软件编程就是逻辑是普通人对编程的严重误解。 所以,编程就是搭建!一切从搭建开始!

Posted in selflearning, Software, Software Educatio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Best Software Learning Platform

本文目前只有中文版。 在安格指导学生学习编程。学习编程的人不多。虽然表示对编程学习有兴趣的人比较多,但大多数人似乎都因为传统的对编程的刻板印象,以为学编程就是跟机器打交道,而大多数人是畏惧机器的,所以并没有进入真的编程学习阶段。 我一直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程,希望能够普及编程教育。编程其实不难,但是现在大家学编程,从一开始就给学生灌输很多和机器相关的概念,而大多数人对机器并不感兴趣,所以变成只有对机器感兴趣的人才会去学。另外,传统的观念,主要的强调编程里的算法或者所谓的逻辑推理,也把大多数人拒之门外。 发明最短路径算法的Dijkstra说:太糟糕了,我们给这门科学取了个这样的名字:“计算机科学”,这就好像把脑科学叫做“手术刀的科学”一样本末倒置。我们今天终于可以看到这个危害的结果。 图:发明最短路径算法的Dijkstra 真正学过理工科的同学都知道,计算机科学/软件编程绝不是门单纯的理工科。在我看来,它是人文学科和自然学科之间的桥梁,是人类世界与物理世界之间的桥梁。这是软件编程真正吸引人的所在。互联网之父Bill Joy就深情的描述过他第一次接触编程时那种看着思想转化成可以在机器上运行的代码并显示出结果的美妙感觉,这也正是他对软件编程一见钟情的原因。Python之父Guido则主张,软件编程是人类继写作(即书面表达)后发明的更深刻和优越的思想表达工具,是新形式的知识载体,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会编程,编程会成为未来评估文盲的标准。 图:互联网之父Bill Joy 那么普通人如何学习编程呢?我觉得最好一开始的编程不要和机器相关。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大多数人可以玩起来的“玩地”,而大多数人对机器是不感兴趣的。 那么大多数成人都感兴趣的是什么?在每个国家,社交网都是大众最普遍使用的软件,比如微信,微博,facebook, twitter。所以我觉得成年人学习编程的玩地应该是管理他们的社交人际关系,资讯和知识的获取。另外要让他们脱离机器来学习编程,那么就应该让他们在网页上进行编程,比如有网页版的在线编辑器,可以写一些简单的代码,初步体验编程。 比如,我可以在朋友圈或者微信群里发小的编程示例,大家在上面直接就可以开始尝试些编程。这是大家比较熟悉和方便的方式。 大家可以在网页上编程来管理自己的人际关系和获取的信息,可以把搭建好的程序分享出来给大家。平台会提供基础的编程指令,用以对人际关系或者资讯做基本的操作。大家可以用这些指令来编程。普通人都可以很方便的尝试编程,有很强兴趣和天分的可以搭出自己的微信或者facebook出来。比较困难的网络连接和高并发,平台或者编程语言本身会自带相当程度的解决方案,网络编程和高并发不会成为普通人搭建大规模应用的瓶颈。 其实web2.0时代也有些类似的让普通人可以“编程”的平台,如yahoo的pipe。 让大多数人能够编程从而更好的享受互联网带来的种种便利,也是大家当时共同的认识。但是当时很多的做法,只是让普通人对数据的简单操作,并且排斥了编程语言,不敢让大众学习编程语言。不使用编程语言的话,能做的事情很少,也很不方便。那个时代(大概05,06年),学习编程语言可能还是大众比较难接受的事情。但今天,大众心理上已经强烈的感受到学习编程的需求,只是大多数编程学习要求他们去学习大量的机器,并且一开始就要学机器,所以很多人虽然想学,但视为畏途,把很多对编程感兴趣的人挡在了门外。所以,今天,应该可以让大众们在社交和资讯获取领域找到他们可以学习编程的“玩地”。并且,使用编程语言来编程,他们是可以打造出微信,facebook这样的大的应用出来的。 这将是个非常好的互联网生态,非常丰富和健康。平台只提供编程基础设施,提供丰富的基本的组件。大家想要怎么管理自己的社交关系或资讯,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管理。不用像今天这样,受制于微信,facebook。拥有自己的信息,拥有自己的应用! 以上讲的主要还是管理个人的人际关系和资讯,也就是人和信息。其实再深一些,就是知识,也就是对“重要体验”的管理。让大家通过编程把重要体验玩起来,去扩展,分享和交互。这就是未来真正的知识平台。 到时,大家拥有的就是一个真正可编程的世界! 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习编程,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要成为职业的程序员。今天软件行业里大量的软件管理人员和产品设计人员等等,都没有什么编程经验,技术人员与产品人员之间的沟通有着巨大的鸿沟,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软件行业的健康发展。我们认为这是很不正常的,问题的根源就在于我们的编程教育把大多数人挡在了门外。而我们这里设想的,通过更好的面向大众的编程教育,不光可以让普通人都能够更好的获取互联网带来的力量,让互联网摆脱今天的巨头垄断的沉闷局面,也可以解决软件行业最大的问题,让软件行业走向健康发展的道路。 所以,总结一下,一个好的编程学习平台,应该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领域,和每个人的生活相关,大家喜欢去学,愿意去学,有基本的指令和组件,可以通过编程在里面进行各种创造。最好平台或者编程语言本身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网络连接和高并发的问题,让用户可以更专注在他们熟悉的领域。 儿童最好的编程学习平台 那么,我们再来看儿童编程学习,Paracraft正是满足了这些条件。 孩子们非常热爱搭建,喜欢创造,尤其是带有美术的创作。这些就是Paracraft的3D世界给孩子们提供的“玩地”。创作出来的作品可以分享,他人可以欣赏并重复使用。 而Paracraft所基于的NPL语言,本身就是模拟人类大脑高并发工作原理的编程语言,用户不需要了解太多的网络底层和高并发细节的知识,就可以创造高并发的网络应用,这也在很大程度上让孩子们不是必须先大量了解机器才能学习编程,普通的孩子就可以创造出大规模的网络应用。 我们的期望,同上述的成人世界的编程学习一样,未来孩子们可以创造出无数的“并行世界”(ParaWorld),教育者们也可以为孩子们设计出各种富有教育意义的世界,比如学习生物,数学,物理,古诗词的3D世界等等。 同样的,Paracraft未来也会是儿童最好的社区,是儿童的可编程世界!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Man and Machine

本文只有中文版。 编程教育是重建艺术与科技的桥梁的教育,因为软件编程就是艺术与科技的桥梁,是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的桥梁,是人类世界与物理世界的桥梁。 由机械化生产和机器大生产催化的现代化进程,也是人类逐渐变得机械化和机器化的进程,为机器化大生产服务的教育尤其如此。 当你只需要在某个行业做操作性的工作时,你是不需要学习的,你只需要存储一些记忆,比机器高级一些,能够记住该行业很多的术语和操作步骤,成为高级的机器就可以了。 我不是只指工厂里的工作,那个时代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如此。但是软件编程这样的需要对人类生活和物理世界的方方面面进行数字化的工作,需要不断的进行新的领域的学习或者做更底层的抽象的理解,是需要很强的学习能力的。 由软件催生出来的人类的数字化时代,创新成为重要的生产力来源,所以学习重新成为人类社会的重要需求。被现代化教育人为割裂以方便人们记忆的分门别类的学科重新需要互联互通。艺术与科技也绝不是鸿沟,更不应该让科技发展压制艺术与人文的发展,那是非常危险的进程。 通过生命空间的感知,我们让科技成为艺术和人文的一部分,已经停滞多年没有重大突破的科学也会重新迎来发展的春天。 人类逐渐机械化机器化,不光是我们的教育深受影响,我们的科研也深受其害。 这一方面是因为现代化进程中形成的现代教育扼杀人的学习能力和创造能力(用剥夺玩的方式,以所谓的“学习”的名义。名为学习,实为培训,培训高级机器人。),连爱因斯坦也说很庆幸自己没有被现代教育给扼杀掉。当然,爱因斯坦受教育时还在现代教育形成之初。到了今天已经相当成形的现代教育可能已经把所有的爱因斯坦扼杀光了。 另一方面是因为催生现代化的人类近代自然科学,在当时可谓是光芒四射,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人文科学开始普遍的采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尤其是非常生硬的要把所谓的人的主观完全排除出去,这样其实也就把人类的感知也排除掉了。 提出生命中心的克里斯多夫亚历山大指出笛卡尔的主客观分离是现代科学发展的基础,也造成了现代科学的缺陷。他提出生命中心,正是要重建主客观的正确关系,在新的科学里将它们重新统一起来。 作为建筑师的亚历山大对软件编程的发展影响极大,他对软件业的期待也非常大,认为程序员是真正能够实现他的思想的人。 其实现代科学的发端,来自于文艺复兴里对艺术和人文的全面的追求和探索,科学作为这个探索的有机组成也蓬勃发展起来。但人类的进程,资本逐利的力量,在现代化进程中,让艺术人文与科技逐渐割裂开来,对生命的感知被广泛的忽视,在各个不同的领域,我们都可以看到生命的感知是如何被忽略的。 比如大家普遍的把数学,物理,甚至编程这样的学科认为是需要很强“逻辑思维能力”的学科,所以很多人会很快的认为自己不擅长这些学科是因为自己的“逻辑思维”不强,自己更擅长艺术方面的学习。 我最近看一本满是逻辑思维题的书,翻下来发现所有的题其实都是建立在空间感知基础上的,空间感知解决了80%甚至90%以上程度,然后最后一点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那种线性的“逻辑思维”。这本书讲解的解题答案基本上是在讲最后那百分之十几的逻辑部分,而忽略了作为基础的空间感知的那部分,所以搞得好像这个逻辑思维很难。但是如果被忽略的空间感知和思维没有被忽略掉,书上所有的题目都很容易。所谓的逻辑思维,如果以空间感知为基础,其实是很简单的。 这种艺术与科技的分裂,正是现代科学的发展逐渐变得停滞多年缺少重大突破的一个重要原因。改变这个状况,就需要重新把对生命的感知带回来,重新建立艺术与科技之间的桥梁。软件作为数字化的生命,作为关于生命中心的科学,正是被亚历山大赋予厚望的原因。科学的进一步的飞跃,必须回到文艺复兴时期那样的艺术与科学的充分融合,我们需要我们这个时代的诸多的达芬奇。 当然,诞生于机器化大生产时代的计算机科学自身也深受其害。发明最短路径算法的Dijkstra说:太糟糕了,我们取了个这么糟糕的名字,“计算机科学”,这就好像把脑科学叫做“手术刀的科学”一样。 图:发明最短路径算法的Dijkstra 所以今天的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培养出来的大量的是不合格的程序员。在软件日益进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今天,对优秀的程序员的需求是个巨大的缺口。大学计算机专业培养的学生大多只能像普通工人一样完成些比较小的既定的任务,探索能力,设计能力,创造能力都很差。行业需要的大量产品设计,项目管理人员竟然不是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的,几乎没有写过一点代码,遑论对软件有好的理解。现代化教育的学科割裂在软件行业也制造了无数的灾难。 艺术与科技的分裂,也严重局限了我们的人工智能研究。今天的人工智能研究,绝大多数都停留在统计算法层面,远远谈不上智能。除了极少数的人,今天的人类世界太缺少能够在整体层面思考人工智能的人。我们百年来的现代教育给我们的今天带来了巨大的困境。 人工智能可以是人类掌握核力量后又一个可以摧毁我们星球文明的技术。三体里的设想,警告不要让外星文明知道我们地球文明,因为外星文明很可能比我们的技术要高出很多,可以轻易的消灭我们,就好像我们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我觉得这个设想是有问题的,因为如果外星文明真的拥有比我们发达许多的跨世代的技术时,这样的外星文明一定是已经解决了内心困境的文明,否则早就把自己玩死了。我们的地球文明如果没有解决自己心内的问题,仍然在人文艺术与科技割裂的道路上一路狂奔,我们还能延续多久,是个巨大的问号。虽然人类的进化优势依靠的是大脑的智能,但是如果智能没能发展成智慧,人类主宰地球的时间长度可能还不如四肢发达的爬行动物恐龙。 所以,在软件日益普及,人工智能成为风口,人工智能教育也成为编程教育的风口的今天,我们需要思考,我们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工智能?是让人类社会进一步机器化机械化的人工智能?还是把人类真正解放出来,让人类能够充分追求自身的生命自由实现生命价值的人工智能?我们的生命自由,生命价值到底是什么?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从空间智能角度看孩子们的世界

我们常说,对生命来说,第一位的就是玩,也就是享受自己周边的空间,与周围的空间交互,比如画画或者音乐,都是我们和周围空间的交互,是在空间里面玩。 学习,则是在空间中玩的过程中,掌握如何与空间交互和不断的探索新的空间的过程。 可以说我们从娘胎里开始就在探索世界了,我们用我们的耳朵倾听外面的各种声音。出生后,我们又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人脸,很快建立起了对不同的人脸和各种表情的快速识别能力。 本篇文章,我们主要从空间智能发展的角度,简单的讲一下儿童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为了便于阅读,这篇文章我们尽量把篇幅控制的比较短,避免学术化的写作风格。 物理世界的探索 我们对周边空间的探索总是逐层进行的,并且很自然的,我们知道当前对我们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需要学习什么。 在孩童阶段,我们对周边的很多事物都是第一次接触,这时候谈不上什么抽象的认识,我们也不需要抽象的认识,因为我们还没有认识很多的事物,需要用抽象能力去建立它们之间的联系。 不说别的,就是对我们身体的运用,我们都还比较陌生,有着极大的新鲜感呢。而如何更好的运用我们的身体,我们都知道是对我们至关重要的事情。 所以,孩子们喜欢奔跑,喜欢跳上跳下,喜欢挑战各种空间上的困难,因为这是我们探索我们自己身体的方法,包括爬一棵大树,或者和其他孩子打架。这一段时期,我们非常“沉迷”于探索我们的身体。 同时,我们也沉迷于了解观察自然界的各种物理现象。比如观察沙堆上的小“水渠”如何冲刷着两边的沙子。观察羽毛飘上天空的样子,或者纸片飘落时在空中翻转的轨迹。倾听水倒入壶中时声音的变化。对各种材料的质地,我们都很敏感。砍竹子时被拉到了手,对我们也是新鲜的,了解到了竹片的锋利。 丰富的新世界 各种植物动物,都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各种文化现象,春节,舞龙,饺子等等,都吸引着我们。 整体上来说,这个阶段最不缺乏的就是新鲜事物。我们对生命最大的感受也许就是丰富性。 空间里总是有新事物,这可能是这个阶段的快乐的一大来源。玩和学习其实是不分的。这点,成人阶段就会欠缺很多,一般来说,成人后如果没有一定的努力,不太容易接触到新鲜的事物,也就失去了源源不断的快乐来源。不少人成年后习惯了一成不变,反而更加失去了对世界的好奇心。但是,这个世界对我们怎么会缺少新事物呢?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也许,并不是成人后新事物没那么多不像小时候那么容易接触了,而是我们没有像小时候那样去积极探索了。 颜色音乐 我成人后曾经花时间把小时候看过的精彩的动画片又大致看了一遍。发现,这些动画片,对自己的孩童时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启蒙作用。 吸引我的好的动画片,我发现不外乎三个因素:颜色,音乐和故事。 儿童的年纪应该是对颜色和声音都很敏感的年纪,因为这些也是他们刚开始接触的空间。虽然他们谈不上对颜色或音乐任何理性的认识,但是他们对颜色或音乐的感受也许是更原始的本能的。好的动画片,对颜色和音乐有很好的运用的动画片,他们是能够感受到的,这些都是美感的启蒙。 所以,我们说每个孩子都是小小艺术家,并且在艺术的感受上更接近艺术家的原始本能。 这也是孩子们为什么非常喜欢Paracraft的3D搭建和动画制作的原因,我们观察到孩子们都很注重颜色的搭配。 故事 好的动画片的另外一个吸引孩子的元素就是故事,甚至可以是很长很复杂的故事。比如《大林小林》这个动画片,现在找不到片源了,但是我记得那个故事是非常长和复杂的。给我的感觉是,小孩并不排斥复杂的故事,有复杂情节的故事可能对他们更有吸引力。 我们人类的大脑面对复杂的世界时倾向于用故事去理解吸收,人类大脑比较喜欢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们从儿童时期开始,就喜欢听故事,喜欢创造故事。故事,甚至是我们想象和探索自己未来的方式。 颜色,音乐,故事,都是空间的构造。我们的大脑在欣赏这些空间的美的同时,也在接受空间营造的启蒙。这也就难怪为什么孩子这么喜欢动画片了,好的动画片能够把这三者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Paracraft可以说也是这样,Paracraft里有很多的优秀的动画作品,我们的学生都很喜欢欣赏这些作品,并且孩子们可以去创造自己的动画作品,Paracraft让动画的创作变得非常容易。这是属于孩子们的世界。 搭建 儿童们都很喜欢搭建,不管是用泥土,七巧板,积木还是Paracraft,为什么呢?孩子面对这个五彩缤纷色彩斑斓的世界,这是一个非常丰富的生命世界,有着许多的未知,他们感觉自己很渺小。搭建,给他们提供了用简单的方式可以和这个复杂的世界交互的方式。尤其是Paracraft,让孩子们发现他们可以搭建出非常宏大复杂的世界,让孩子们感觉彷佛一下子拥有了很强大的力量。 这些搭建的过程,不管是用泥土,七巧板,积木还是Paracraft,一方面是展示自己头脑中关于这个世界的空间模型,把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表现出来,另一方面也给了他们通过想象的故事以假想的方式参与这个世界的机会。这些搭建,给了他们一个动手建模,实验自己的想法,模拟自己未来的空间。 一方面,把自己感受到的生命空间,通过建模的方式表达出来;一方面,把自己放到故事中去,想象和模拟自己的未来,对自己的未来做各种“演练”。 同传统的泥土,七巧板,积木等一样,Paracraft给了孩子们一个搭建的空间,可以说是一个更加完美的搭建空间: Paracraft对颜色,声音/音乐的融合是其他传统搭建工具无法比拟的。Paracraft里有非常丰富的方块,比如代表各种木材的方块,也有专用的彩色方块。Paracraft可以添加各种声音或音乐,获得各种音效。 Paracraft可以搭建更加规模宏大的空间,比如搭建孩子们的学校。Paracraft可以制作出专业级别的复杂的作品。这给了孩子们无穷的力量,宏大的世界不再深不可测,都成了他们可以探索和挑战的空间。孩子们最喜欢的搭建,变成了他们持续成长的空间。搭建,在泥土,七巧板,积木里只能做简单探索浅尝即止的努力,在Paracraft里则真正成为了孩子们探索丰富生命世界的成长工具。 Paracraft里的动画制作把孩子们创作的故事变成了作品,充分发挥了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喜欢创作故事的特点。 Paracraft帮助孩子们建立对物理世界的理性认识。比如对空间3D坐标体系的认识与熟练操作,还有对距离,速度,加速度等的理解。例如在飞行的小鸟游戏里,孩子们需要通过重力加速度公式来计算小鸟在空中的位置。在赛车小游戏里更是很多的速度加速度的计算。Paracraft里还有对各种电路的模拟。 正是因为Paracraft是这样一个丰富的有深度的空间,其方块搭建的方式,让孩子们很容易入手,在他们尝试制作更复杂更有挑战性更好玩的作品时,他们逐渐的会接触到关于复杂空间的各种知识与技能,比如抽象建模能力,编程等等。在Paracraft这个数字化空间里,可以实现他们对周边丰富生命世界的深度探索。 可以说Paracraft里的建模是更丰富的,不光是可以搭建非常大型复杂的建筑和场景,还可以模拟物理空间,以及对模型间的交互进行模拟(编程)。这样丰富的建模能力,让孩子可以通过搭建去探索整个丰富的生命空间。 逐渐抽象 随着我们不断接触了许多的事物,到了小学,尤其是小学的高年级阶段,我们逐渐开始发展我们的抽象能力,去建立事物间的联系。我们会注意到不同事物间广泛的相似性,我们开始寻找这些底层的相似性。这些,帮助我们更好的把握这个复杂的世界。 从繁多的具体现象的体验感受中去形成抽象的认识,是人自然成长的过程,也是Paracraft世界里孩子们成长的方式。Paracraft的3D搭建,动画和游戏制作给了孩子们无限创造的空间,让他们去熟悉具体的感知世界,同时,在他们具备一定能力的时候,逐步引导他们去抓住具体现象后面的抽象的相似性,去做抽象的总结。这样形成更深的认识后,他们能够更好的把控他们在3D世界里的创造,并不断形成实际感受和抽象理性认识之间的紧密联系和良性互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Life Education

The beliefs, methodologies and practices of Self-Directed Education have been shared and discussed quite extensively, if not with the general public, at least within the SDE communities. Of course, a lot more work still need to be done to publiciz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cientific Study, selflearning,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Volunteers needed

中文版 Open Source Learning has applied to be the local group of ASDE. We need a couple of volunteers to help this effort. You can be at any city of China serving needs of people of your city. If you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近代大师出身

发这样的东西,一定是要做些说明的。可能没什么意义。只是个人突然感兴趣,想弄出来看看怎么样。人物是按照维基百科上的某一年份出生人物页面来人工提取的。因为基于维基,自然受限于维基本身。这点,客观的讲,维基的收录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应该还是比较齐全的,当然自然也会现代的人物收录的比较多包括很多只是有点新闻的人物。另外因为是根据本人的熟悉程度,故主观性比较强。根据个人的喜好,一般会优先把文学家艺术家学者放前面。因为个人爱好体育,所以也会包括著名的体育人士,何况体育也曾是中国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可能是唯一的大众流行文化。本不想加入政治人物,因为政治人物每个年代都会有,但是文学家艺术家不见得每个年代都会有。但是还是加入,主要还是给大家提供一个时代的参考吧。外国人只大概拣了最有名的,因为很多也认不出来。另外收录时一目十行的查看,所以遗漏的恐怕不少。图快,不够严谨,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做份更严谨的出来。我这个就权当是抛砖引玉。 每一年出生的人物一般第一行的是大陆的,第二行是香港的,下面一行是台湾的,再后面就是新加坡,日本,美国等。 另外,1962年以后的没有在维基上去按年份查该年份出生人物页面,因为人实在太多了。所以1962年以后的只是凭借记忆想到几个名人,然后查了他们的出生年份。不过感觉70以后能称作大师的人物实在太少。 另外附上这次在维基百科上做研究性阅读后收集整理出来后的知识包。 拣几个有趣的说说。说说光辉灿烂的几个年份吧。 1971 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光辉灿烂的一年 1969 1962 香港娱乐圈光辉灿烂的一年 1952 1941 1940 1912 1911 1910 1896 1895 卓别林和希特勒是同一年的。蔡元培和霍元甲是同一年的。还有好多有意思的同一年的,自己找找看。 以下是该表 ————————————————– 1977 郭玉闪 孙继海 1976 黄章(魅族) 柴静 许知远 刘国梁 李湘 夏雨 张效瑞 翁帆 梁咏琪 舒淇 王力宏 林心如 吴恩达 罗纳尔多 1975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elflearning,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Recent efforts

Here are our recent efforts, you are welcome to be part of this open process towards future learning, which we think should be self-learning for everyone! In a way, the current discussions there help summarize what we have learned i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