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my child playing or learning?

“我的孩子是在玩还是学习?”

我们经常会碰到家长问这样的问题。有问题是好事,因为有问题的时候可能就是我们发现新知识的机会。

我们在探索新知识的时候需要对其中的概念的定义有清晰的了解,就像我们的数学学习一样,首先要弄清楚概念。

这里涉及到两个概念,“玩”和“学习”。如果要我简单的回答这个问题,我会说:“你如果发现你的孩子在玩,那他一定在学习。你如果发现他在学习,那他一定在玩。这两件事情一定是同时在发生的。否则他就既不是在学习也不是在玩。”

我这里的“玩”和“学习”恐怕就和家长们脑海里的“玩”和“学习”不一样。其实这两个词的意思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很大的变化。

根据心理学家彼得格雷的著作“玩耍精神”里的内容,在人类的狩猎采集时期,玩和学习是不分离的,人类的孩子通过玩来学习各种狩猎和采集的技巧与知识。我们现代人都知道狩猎需要掌握非常多的技能。在狩猎之余,人们也有很充裕的时间玩乐或者从事艺术创作,这时期的艺术更反映人本原的东西。


图:彼得格雷的著作“玩耍精神”

但是到了农业社会,格雷说,因为农业的工作非常辛苦,需要人整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农业的工作更强调的是安分守己和勤劳,并不像狩猎那样面临许多挑战有许多技艺和知识要学习,于是玩被当作不好的耽误工作的事情,所以,在农业时代,“玩”被塑造成一个不好的概念。我们常说“玩世不恭”,“玩物丧志”。在农业社会,艺术创作也变成专有人士从事的工作。

到了工业社会,工业生产比起农业生产恐怕更加枯燥更加不需要任何创造性,同时又需要工人们掌握不少的工业的“知识”以操作机器。所以,现代教育发展起来用工业化大生产的方式批量给大众灌输知识,把大批的人口变成产业工人。所以工业社会里,“学习”变成了特别的对这些工业领域分门别类的学科的学习,并且以死记硬背,作业和考试为特征。以至于我们今天的人一谈到学习,想到的就是上课作业和考试。

我们这里很简单的讲了一下玩和学习这两个概念的变化,更详细具体的可以看格雷的书。应该看到,这两个词在社会文化层面的意思,因为各个时期人类历史的特点,有这样的历史的变迁。

但是在个体生命发展的层面,玩和学习的意思可以说亘古未变。我们甚至可以上溯到人类出现之前,甚至到爬行动物,鱼类,甚至最简单的单细胞生命,如果从生命的角度去看,玩和学习的意思一直都没有变。

好了,我这篇文章差不多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们的家长们,如果要真正了解玩和学习的意思,其实很简单的。我们都是具备探索和感知能力的生命,都可以创造自己的知识。你们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探索去思考什么是学习什么是玩。

我这里可以建议三个供你探索玩和学习关系的玩地。

一个是自己的童年。我们每个人在童年时期都有大量的玩,回到那个时候,回顾自己当时是怎么玩的?以及自己在各种场景下的学习效果。如果比较难回忆起来了,可以借助那个时代特有的东西比如歌曲电影等等帮助自己回到那个时期。

另一个玩地就是观察自己孩子的玩与学习。从出生开始观察。他们如何学习走路的,如何学习说话的,如何在关注和探索各种事物的。这也会帮助你回忆起自己的童年。这些生命之初的学习,还没有受到人类教育制度的影响,可以说是生物生命数亿年进化而来的本有的能力。相信你可以观察到非常丰富的玩和学习的现象。切忌用成人已有的关于玩和学习的概念来判断孩子。就是观察,不断的观察。

再一个玩地就是格雷教授这样的人的书,以及夏山瑟谷这些学校百年来的探索,他们的出版物,还有格雷创立的包含夏山瑟谷的自主教育联盟的各种出版物。

这会是很有趣的探索。教育是很好玩的事情,能够帮助你更好的了解你自己。期待你们学习后的分享。

一些家长可能会对本文很不满意,因为没有给直接的答案。让我想起了Paracraft学习中心的孩子们,一些比较大的上过几年学的孩子就是这样,方块不会使用就习惯直接问老师,老师没有直接给答案而是让他们去文档里找,他们就会有些不高兴。而年纪很小的孩子都是自己在实验方块怎么使用。因为应试教育的影响,成人们都已经习惯了获得标准答案,像我们这样引导大家自己去探索获得自己的答案,反而是大家陌生甚至排斥的。可是,这个探索,就是玩,是最自然的玩。我们的家长们是不是大多已经忘记了玩的感觉了呢?

现在创新教育里很多人倡导玩与学的结合或者游戏化教学。可惜他们概念里的玩和游戏,已经是异化了的玩和游戏。很多游戏产品经理坦言,他们设计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沉迷,所以他们的游戏设计里借鉴了很多比如赌场让人沉迷的设计方法,如炫目的四处跳跃的灯光或色彩,到处叮叮当当的声音等等。这些不是上面我们说的个体生命发展意义上的玩,而是某种消极逃避的玩,逃避的往往是被异化的“学习”。所以我们看这些玩与学的结合或者游戏化教学,发现实际上大多仍然是异化的学习,并没有摆脱工业社会里形成的学习观念,虽然挂了个玩或者游戏的招牌。

所以,创新教育里的诸多同仁们,在倡导玩和学习的结合时,也需要反思一下,自己大脑里的玩和学习的概念,是不是仍然没有完全摆脱农业社会或者工业社会的影响?是不是仍然在旧教育范式下的学习概念?即侧重的仍然是分门别类的知识点的掌握,而忽略了学生的感知能力和探索能力的培养,有没有给孩子在丰富环境里自我选择的机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learn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