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前的为人父母的智慧:在20世纪中期,给家长的文章鼓励孩子的独立性

来源:家长杂志/公共领域

一年多前,我回顾了一下马盖拉·卢瑟福卓越的著作《成人的监督是必须的》,在这篇文章中,她介绍了她对过去100年来为家长服务的杂志上的数百篇文章和建议专栏进行定性分析的结果。她展示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建议是如何改变的,从鼓励孩子的独立活动到我们今天所拥有的,对安全和指导的痴迷,持续的监控和监督,这些做法限制了孩子学习如何承担责任和独立做事的能力。

最近,托尼克里斯托弗(国家玩耍学院的执行董事)和我也尝试着去寻找一些早期给家长的建议文章,用的是最近大热的人工智能程序ChatGPT。你可以看到我的帖子,展示了我们最初对这种方法的热情,当我们了解到人工智能程序是在编造一些它认为我们想听到的东西,我们感到有些尴尬和失望。(我必须说,这是ChatGPT的类人特性之一。它会说谎来取悦提问者。)

然后托尼通过更常规的手段英勇地承担了搜索早期养育子女文章的任务。他发现了一些来自半个多世纪前精彩的例子。我真希望今天的家长们能经常听到这样的建议。这些建议其实也是非营利组织“让成长”(Let Grow)(Lenore Skenazy担任主席)一直尝试给到家长的建议,虽然在当今这个世界家长们更难接受这样的观点。

下面是托尼找到的四篇文章的引文。你可以在我的网站的“这个页面”上找到完整的原创文章。下面的小标题是文章的标题。

“大卫之旅”

Betty Mills ,于1959 年 7 月的《家长杂志和家庭指南》一文,开头是:

“我可以自己去商店。”,大卫肯定地宣布。大卫三岁半了。这家店在一个小镇上,穿过一条马路,沿着一条小路,拐个弯就到了。我们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很多年,刚刚搬到这里。“我可以自己去商店,如果你需要什么东西,我可以买。”大卫说。我们认为大卫是对的。于是,我们让他去了,口袋里揣着钱给家里买饼干。。。。。。大卫说了声“再见”,但他没有浪费时间挥手。

米尔斯接着用几段文字描述了她和丈夫焦急地等待大卫归来时的担忧和对话。然后:

我们看到了一个金发的脑袋,然后是整个大卫,坚定而若无其事地沿着小路走来,手里紧抓着一个包。我们满怀着欣慰和自豪从窗口闪开,不想让他因为我们的关心而感到羞耻。。。。。。大卫走了进来,“在这里,”他说着,把包拿出来。“零钱在底下,”他解释说。“这是巧克力片,因为我们都喜欢。”我给了大卫一个拥抱——两个拥抱。我们为我们的儿子感到骄傲,大卫知道这一点。他静下心来吃了一块与众不同的饼干,因为这是他自己弄来的。

“和孩子一起成长”

小标题:家长往往很难放手让他们的孩子变得越来越独立。但是,男孩和女孩需要自由成长。

William Murdoch ,在1950年5月的《家长杂志》中,开头是这样的:

我们刚送皮特去野营了一个月。他是我们最大的孩子,十二岁。他用为邻居跑腿和为他母亲和我做额外家务赚来的钱支付了两周的费用,我们支付了剩余两周的费用。

文章接着讨论通过自己挣钱和小心地存钱买他想要的东西,皮特从中学到了什么。接着是对这对夫妇的两个更小的孩子越来越独立的讨论,包括一个刚过婴儿期的孩子。以及不要自己所有想给的东西都给孩子,或者不要帮孩子做他们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要做到这些,父母需要怎样的纪律(自我约束)。结论是:

像其他父母一样,露丝和我很乐意把月亮送给我们的孩子——如果我们可以,并且他们想要的话。但孩子们不会要求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对我们的主要要求随着他们的成长而成长:他们想要独立,就像我们想要独立一样。在我们赋予他们生命之后,我们给他们最好的礼物就是放弃对他们生活行为的监督,因为他们完全可以在没有我们的情况下过好日子和享受生活。(粗体字是我写的。)

我认为每对父母都应该将最后一句话裱起来,挂在他们的卧室里,每天早上在开始一天的工作之前回顾一下。

“孩子们喜欢做的家务”

儿童心理治疗师塞尔玛·弗赖伯格在 1964 年 4 月的《家长杂志》和《更好的家庭》,写道:

一个三岁的孩子可以弄碎沙拉蔬菜,用包装好的混合物准备布丁。他可以用一把钝的餐刀切香蕉和草莓。他喜欢用打蛋器。。。。。。他可以切曲奇饼。在四五岁的时候,一个孩子会使用蛋糕配料,甚至可以量好一杯牛奶,把一个鸡蛋敲进碗里。。。。。。我自己的五岁孩子现在可以接手做炖肉的每一步了,但是把肉变成褐色由我来做,因为必须在高温下迅速完成。。。。。。她最后能够做到在厨房里是真的在帮忙,而不是假装式的帮忙。

弗赖伯格接着指出,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想参与家务劳动,如果得到允许,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会毫无怨言地继续参与。他们为自己的贡献感到自豪,并把它看作是一个奉献的(而不仅仅是索取)家庭成员的一部分。(见我关于这个想法的前一篇文章。)然后,她补充说:

孩子的家务劳动应该得到报酬吗?我个人不想把这项工作置于收费的基础上。如果分担工作是家庭生活的一部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为此付钱,或者给孩子一种他正在做一件非凡的事情的印象。

“我们的孩子只是玩”

副标题:年轻人需要自由的时间去梦想,去探索,去发现他们自己的技能和兴趣。

作者:Jean R . Komailo ,发表于1958 年 7 月的《家长杂志》和《家庭指南》。

甚至在1958年,在一些圈子里(当然不是我父母的圈子),一些父母显然已经在给他们孩子制定校外规划。在这篇文章中,Komailo敦促家长们抵制这种诱惑。以下是她的话:

在最近的一次晚宴上,我发现女士们在喋喋不休地谈论她们的孩子——这次是关于孩子和课程,孩子和夏令营,孩子和整个夏天。他们就单声调的音乐,舞蹈课的高昂费用,以及当流浪汉营地的公共汽车驶入视线时,萨米为什么跑错了方向等问题争论了好几个小时。

我的女主人说,“珍,你还没告诉我们你孩子的事!今年夏天他们会做什么?”

我说:“就玩吧!”

我猜,“只是玩玩”已经过时了。如果你爱你的后代,你不只是让他成长。你要给他、和他、为他做点什么,这些活动可以是法语课,也可以是手指画,也可以是从七月到八月的八周有组织的户外活动。

我显然像过时的女性衬裙一样不时髦,但事实是,除了冬季每周上学26又四分之一小时和夏天做一些家务活外,我的孩子们在时间和天赋方面都是不受束缚的。我一点也不担心。。。。。。我可以自豪地坐下来,简单地说,这两个年轻人在伟大的玩耍艺术中表现出如此多的希望。老实说,我相信所有的孩子从没有监督的玩耍中学到的,比从所有的课外活动中学到的要更多。

然后,在讨论了孩子们有时间时候的自由玩耍的方式,以及不太合适的玩具种类之后,她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我的一些朋友太极端了,过早地给他们的孩子们安排了过多的有组织的活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使生活变得太容易,从而扼杀了孩子们天生的好奇心和驱动力,而这些是每一个孩子去探索自己的知识时都会有的。有一个有趣的但有点吊诡的事件说明了这种现象。讲的是一个小男孩向窗外望去,发现另一个男孩正灵巧地爬上一棵树,小男孩非常佩服,他冲出去向表演者表示祝贺。。。。。。“嗨,”他大声说。“你很棒啊!你的爬树老师是谁?”

孩子一定要教才会玩吗?我的孩子不是!

可悲的是,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在最近几十年中遗忘了这种智慧。其结果是,我们看到今天的年轻人创纪录水平的焦虑, 沮丧和绝望感,而这些正是因为不知道如何独立做事,不知道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产生的。有关证据,请参见这篇文章,出版在《儿科杂志》上,或者这篇博客文章有概览。

原文链接: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freedom-to-learn/202305/parental-wisdom-from-decades-pas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five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