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ftware, Life, and Education

我们说软件的数字化,其实就是在数字化生命,是一个不断识别生命创造生命的过程。所有的我们能够识别的东西都可以数字化。所有的我们能够识别的东西都是生命

软件就是生命,软件不断的创造生命。不光最终的软件或者产品是生命,软件开发中的建模本身就是识别生命创造生命的过程,建好的抽象模型就是数字化的生命,这个生命是动态的,还会继续的变化,根据实践中获得的反馈不断的改进,甚至演化出更多的层次。

所以软件编程可以说是一个识别我们物理世界或人类社会中的生命并将这些生命数字化的过程。软件就是数字化的生命。 那么什么是人工智能呢?人工智能是能够识别生命创造生命的数字化生命。这就是我认为人工智能应该有的定义。如今的人工智能还只是计算,谈不上对生命的识别。所以,人工智能的发展,首先应该是对生命或者说对生命中心的识别。有了这个最基础的能力,其他复杂的能力如解决问题能力,思辨能力,复杂系统诊断能力,学习能力,甚至创造能力都能发展出来。

我常说人生/每天只有三件事可做:玩,学习,创造!这就是生命的过程。可以说生命只做这三件事情。 正是因为软件编程就是这样的一个生命过程,我们可以看到编程其实就是一个玩,学习和创造的过程。编程中的抽象建模,就是要找到一个领域里的基本的积木或者说组件,让人们可以去搭建出来各种复杂的建筑或者其他的复杂生命体,如各种网页或者各种电商平台等等。找到基本的单元(学习),让人们可以玩起来(玩),用来搭建各种复杂的东西(创造),这个过程就正是学习,玩,和创造的过程。

真正的玩,一定是同时包含学习和创造的我们小时候不管玩什么总是期待能学到新的东西,如果学不到了,我们就会换一个东西玩。我们在玩的过程中也总是在尝试去创造,能够让我们大量创造的东西我们会觉得太神奇太好玩了。编程正是这样一个不断的学习新东西,去创造好玩的大家都可以用来创造的东西。并且这是一个实践,交互,获得反馈,不断改进的循环迭代的过程。这就是生命的过程,和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是一样的,必然包含了玩,学习和创造!

所以,编程教育从来就不应该是只教编程的教育。程序员都需要大量的学习,学习许多不同的领域。并且编程里的学习,必须是非常高效的学习。编程教育就是要教大家如何学习,实际上是引导大家回归小时候每个人或者说每个生命都有的学习能力,也就是在玩中自然学习的能力,并通过编程对这样的学习形成抽象的系统的认识且能有意识的高效的运用。所以编程教育是重建人类教育的教育,编程教育必然是生命教育。下面这段我们还会继续阐述这点。

编程教育也是重建艺术与科技的桥梁的教育,因为软件编程就是艺术与科技的桥梁,是人文学科与自然学科的桥梁,是人类世界与物理世界的桥梁由机械化生产和机器大生产催化的现代化进程,也是人类逐渐变得机械化和机器化的进程,为机器化大生产服务的教育尤其如此。 当你只需要在某个行业做操作性的工作时,你是不需要学习的,你只需要存储一些记忆,比机器高级一些,能够记住该行业很多的术语和操作步骤,成为高级的机器就可以了。我不是只指工厂里的工作,那个时代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如此。但是软件编程这样的需要对人类生活和物理世界的方方面面进行数字化的工作,需要不断的进行新的领域的学习或者做更底层的抽象的理解,是需要很强的学习能力的。由软件催生出来的人类的数字化时代,创新成为重要的生产力来源,所以学习重新成为人类社会的重要需求
被现代化教育人为割裂以方便人们记忆的分门别类的学科重新需要互联互通。艺术与科技也绝不是鸿沟,更不应该让科技发展压制艺术与人文的发展,那是非常危险的进程。通过生命空间的感知,我们让科技成为艺术和人文的一部分,已经停滞多年没有重大突破的科学也会重新迎来发展的春天。

人类逐渐机械化机器化,不光是我们的教育深受影响,我们的科研也深受其害。这一方面是因为现代化进程中形成的现代教育扼杀人的学习能力和创造能力(用剥夺玩的方式,以所谓的“学习”的名义。名为学习,实为培训,培训高级机器人。),连爱因斯坦也说很庆幸自己没有被现代教育给扼杀掉。当然,爱因斯坦受教育时还在现代教育形成之初。到了今天已经相当成形的现代教育可能已经把所有的爱因斯坦扼杀光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催生现代化的人类近代自然科学,在当时可谓是光芒四射,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人文科学开始普遍的采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尤其是非常生硬的要把所谓的人的主观完全排除出去,这样其实也就把人类的感知也排除掉了。提出生命中心的克里斯多夫亚历山大指出笛卡尔的主客观分离是现代科学发展的基础,也造成了现代科学的缺陷。他提出生命中心,正是要重建主客观的正确关系,在新的科学里将它们重新统一起来。作为建筑师的亚历山大对软件编程的发展影响极大,他对软件业的期待也非常大,认为程序员是真正能够实现他的思想的人。其实现代科学的发端,来自于文艺复兴里对艺术和人文的全面的追求和探索,科学作为这个探索的有机组成也蓬勃发展起来。但人类的进程,资本逐利的力量,在现代化进程中,让艺术人文与科技逐渐割裂开来,对生命的感知被广泛的忽视,在各个不同的领域,我们都可以看到生命的感知是如何被忽略的。比如大家普遍的把数学,物理,甚至编程这样的学科认为是需要很强“逻辑思维能力”的学科,所以很多人会很快的认为自己不擅长这些学科是因为自己的“逻辑思维”不强,自己更擅长艺术方面的学习。我最近看一本满是逻辑思维题的书,翻下来发现所有的题其实都是建立在空间感知基础上的,空间感知解决了80%甚至90%以上程度,然后最后一点就是他们说的所谓的那种线性的“逻辑思维”。这本书讲解的解题答案基本上是最后那百分之十几的逻辑部分,搞得好像这个思维很难,但是如果被忽略的空间感知和思维被采用,所有的题目都很容易。这种艺术与科技的分裂,正是现代科学的发展逐渐变得停滞多年缺少重大突破的一个重要原因。改变这个状况,就需要重新把对生命的感知带回来,重新建立艺术与科技之间的桥梁。软件作为数字化的生命,作为关于生命中心的科学,正是被亚历山大赋予厚望的原因。科学的进一步的飞跃,必须回到文艺复兴时期那样的艺术与科学的充分融合,我们需要我们这个时代的诸多的达芬奇。

当然,诞生于机器化大生产时代的计算机科学自身也深受其害。发明最短路径算法的Dijkstra说:太糟糕了,我们取了个这么糟糕的名字,计算机科学,就好像把脑科学叫做刀子的科学一样。所以今天的大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培养出来的大量的是不合格的程序员。在软件日益进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的今天,对优秀的程序员的需求是个巨大的缺口。大学计算机专业培养的学生大多只能像普通工人一样完成些比较小的既定的任务,探索能力,设计能力,创造能力都很差。大量的行业需要的产品设计,项目管理人员竟然不是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的,几乎没有写过一点代码,遑论对软件有好的理解。现代化教育的学科割裂在软件行业也制造了无数的灾难。

所以,编程教育首先要改变的是自己。而改变的路,就是向更广大的普通人群普及编程的教育。编程教育本身应该是素质教育,在向普罗大众科普编程的过程中,我们才能改变它被命名为计算机科学以后带来的种种错误的公众形象,找到它真正的实质。首先,编程的学习可以很简单。
只要让人们能够玩起来。现在的编程学习是人为的被弄的太难了。其次,每个人都需要学习编程,但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成为职业的程序员,每天大量的写代码。软件行业有大量的职位,产品,设计,管理,学点编程都能帮助你1000倍的更好的做这些事情。

我们前面说软件就是生命,催生了以大量创造生命为特征的人类数字化时代,从而带来了改变现代教育的社会基础时代基础,现代化进程中形成的教室教材教师三位一体的现代教育到了不得不改变的时候。本身需要大量学习的编程,通过编程教育,也将开启重建人类教育的进程。从改变编程教育开始,人类百年来的自主教育积累下来的丰富经验,将会被数字化,形成更为本质和系统的理解,这些软件会成为未来教育的基础设施。这些才是我们需要的教育软件!在编程教育中,人们将接触到学习的实质,如何通过抽象建模去学习,并将学习获得的理解变成可以用于搭建的好玩的抽象模型,甚至编程本身就是学习本身,通过编程去学习各个领域的知识,学科的隔阂都会被打破。

对生命大量数字化的编程,也让我们对生命有了更本质的理解。这些理解,会帮助我们做好编程教育,在理论上和软件基础上,成为未来教育的基石,帮助教育回归生命本身!

对生命大量数字化的编程,逐渐让人类走进以丰富生命为目标的时代。现在我们还只是在数字化普通的生命,还未能数字化出来能够识别生命的生命能够创造生命的生命,那将真正开启人类的人工智能时代。今天我们做的编程教育,就是在为之做的大量的准备工作。让教育回归生命,构建关于生命的理论体系,都是基础的准备工作。当人工智能能够识别生命创造生命时,人类创造生命的进程会大大加速,我们可以去探索宇宙的一切奥妙。作为逆熵而生的生命,从一开始我们就开始了对抗宇宙熵增的进程。这场抗争,发展到高级生命的人类的今天,似乎仍然是无可避免的走向失败的宿命,宇宙最终还是会毁灭的。除非我们创造生命的能力,已经可以创造宇宙!谁说那又是不可能的呢?也许生命能够逃避最终归于混沌的宿命,成功的完成对抗宇宙的使命!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learning, Software Education.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ve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