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生命的根本体验

今天写这篇文章可能会得罪很多信基督的朋友。不过可以当作一个坦诚开放的交流,只是说我个人的认识,你们相信什么是你们的自由。其实我接触基督教的机会并不少,参加过多个读经班,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富有理想的基督徒们包括一些大拿对我的“传教”,但是从来没有半点信过,因为基督教的东西跟我根本的重要体验太相悖了。 我自小认为生命很宝贵,但是看圣经里的旧约(不少美国的虔诚的常去教堂的基督徒都没有完整读过圣经的),我很不满意这个上帝为何如此残暴,随随便便就杀了无数的人。基督徒说那是因为上帝爱我们,上帝杀人是因为要惩罚我们。我不相信上帝爱人类就要杀掉这么多人。我6岁时看到一个小朋友淹死,对我触动很大。用我6岁的大脑理性思考的结果,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人死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灵魂也没有来世。上帝把这些人都杀了,这些人又哪里还有改过的机会。而且作为无所不知的上帝需要通过这样残暴的手段来教育他的孩子,也与我从小形成的观念相悖。小时候我爸妈打我,会说打我是爱我。但我对此深表怀疑。据我的观察,我觉得他们打我是因为他们累了,或者在单位受了委屈,拿小孩出气。如果真的是爱,就应该有很强的耐心,努力去获得知识和能力,通过引导的方式来教育而不是打骂,尤其是每个小孩都一定有自己的优点喜欢的东西的,通过这些长处的不断发展一定可以去克服自己的弱点。所以那时候我认为家长如果爱孩子应该是这样去教育的。我高中很尊敬的语文老师也说,他不打小孩,小孩做错什么事情你不说话小孩就知道错了。后来成人了我自己的很多朋友说打小孩是有必要的,我就会观察他们,看他们是否是有耐心有知识有智慧的人,至少我认为他们在这些方面没有达到我认为应该达到的标准,所以我认为他们打孩子时应该还是出于发泄自己生活中的不如意。发泄不能打别人只能打自己孩子,就是因为他们比孩子大更有力气,因为是自己的孩子可以随便乱打,这是愚昧和赤裸裸的暴力,虽然我很理解人生不易,他们有自己很多的无奈,我们的文化也不认为这算什么事。但那时以我小孩的认知,非常不认可。 所以看到圣经里的无所不知的上帝需要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去屠杀自己的孩子时,我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些人死掉就再没有可能去改进了,这算什么教育呢?我认为圣经一定是人瞎编出来的。 大学时也看过罗素对基督教的质疑,深感认同。在美国参加了很多的读经班,其实我参加这些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了解西方文化。因为基督文化是了解西方文化绕不过去的一块,西方人2千年的思想都受到基督教的影响。我也在这个过程中交了很多基督教的朋友,美国人华人都有,不少还是很好的朋友。这些人可以说是追求精神世界的那类人,或者说没有丧失精神世界的那类人,从这个角度讲,我跟他们是同类,大家有很多可以交流的东西,不像和其他人说起来就是房子车子票子。但我也会提出我的疑问,以很友好的方式,做真心的交流。除了上面提到的我不相信一个无所不知的上帝会如此残暴的屠杀以外,以下是我现在记得的其他的一些质疑。 我曾经问过我的这些朋友们,虽然我们读圣经,但是我们碰到生活中的事情的时候,需不需要自己去思考,还是直接圣经里找答案?我的朋友说,需要的。我继续问,那么我们思考的依据是什么?是不是我们过去的经验?如果需要依靠我们的经验,那么相信上帝又有什么用?如果上帝说的这些圣经里的话是对的,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在我们的经验里学到,或者从其他的书里学到?如果我们去学习其他很多的知识,拥有很丰富的人生经验,是不是不看圣经也能获得圣经里说的这些东西?如果到那时,我们再来看看圣经,验证一下,是不是更有意义? 因为根据我在学习上的重要体验,所有的东西都是通的,知识是到处在流动的。我不相信你要学某样东西只能在某个地方学。尤其是根本的知识,一定是在生活中无处不在的。说一定要依靠某本书,没了这本书就不行,这样的话,跟我在学习上的重要体验是相悖的。 我就这样问他们。我接触的这些朋友,都是没办法回答的。我也没奢望改变他们,但总是可以有一些深处的交流。在我看来,如果你这个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那么我不学你而通过其他的学习也一定可以学到同样的东西。所以基督教在我看来是有着太多自相矛盾的体系,无法自洽。我们在生活中的学习,就是要让我们获得的所有的体验和认知能够达到一个尽量少矛盾的状态。基督教与我已有的体验和认知矛盾太大了。 其实我看圣经看到新约,觉得新约的内容还是可以的。我是从历史人物的角度去理解耶稣的,他把残暴的东西去掉了,叫人们去爱,从历史的角度,他做的事情是进步的,如果你认可进步这个词的话,当然这个词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思,但我觉得说承认爱是个进步应该问题不大,或者我们可以说是有意义的。我这里绕半天,不是为了咬文嚼字或者显摆,而是想让一些人知道,表达出来的文字和背后的体验还是有距离的,学习的时候要专注在背后的体验上而不是以为掌握文字就学会了。这个讲进去又需要专文陈述了,并非本文的主旨。 其实我也理解我的这些基督教朋友,他们很多人从理性的角度其实未必真的相信圣经这些东西的,只是生命很脆弱,有时候把自己交出去,有这么一个全知全能的上帝作为自己的依靠,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内心获得平静的方式。很多born again的基督教信徒,就是在这样脆弱的生命时刻,born again的。有时候我感觉到生命脆弱的时候,也想born again, 那样似乎是解脱,但是我所有的生命体验,告诉我不可以,那不是真正的解脱。所以,在美国读书的女生,会相较于男生,更加容易接受基督教。很多夫妻,女方信教了,男方还是不信教。你可以说是因为男生更理性,也可以认为是因为男生更自私,自我太重,很难把自己交出去。可是这个上帝,你把他当作一个外界的对象来崇拜的时候,你并不能获得内心真正的平静,因为你和这个世界仍然是对立的,那个自我并没有消失,这样方式的失去自我并没有失去自我,真正的失去自我是自我同时实现的失去自我。难懂吗?不要紧,这也不是这篇文章的主题。当你真正自我实现的时候,你看所有的人都是上帝,你看你自己也是上帝,每个人都闪着光,那才是真正的失去自我。这是我对生命的根本体验,所以这也是我难以接受基督教的说法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有些朋友总说西方的现代性和基督伦理有很大的关系。我一直不信。持这样观点的人并不能说出清晰的理由,我自己的了解和分析也不认同这样的结论。他们说的书我看了也不认同,感觉认知太浅,分析不够全面,缺少重要体验。我反而认为,西方的现代性是摆脱了宗教的中世纪束缚回归其古希腊的文明源泉才发展出来的,这些人没有看到过去的宗教狂热给人类带来的灾难。这方面我没有系统深入的研究,对欧洲的了解也很有限,只是那些说这种观点的人并拿不出让我觉得比我了解的更多的信息和更深入的分析。所以在我有更多的了解以前,我会暂时保持这样的观点。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以后总是可以通过更多的经验和了解去求证的。 一直想写这样的文章,谈谈我对基督教的认识。但这么多年来,写了无数的文章了,也一直没有写这个。可能是我认为他们信他们的,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现代的基督教都是讲爱和善的。而且我觉得这让不少人保持一个精神世界的追求,也不错。虽然基督教自身矛盾极大,但也可以起到个拐杖的作用,你拿着它,使你一直会重视你自己重要的人生体验,使你一直会去不断反思思考那些重要体验,在追求爱的大前提下,你能获得不少不错的认识,但这些认识其实和基督教的教义没有太大关系,是你作为人的自身的体验和良知。这个拐杖,你不需要它也是可以正常走路的。我们做教育,完全可以让人们接触比如更多的好的作品来扩大他们心中本有的和平的力量。人会物质化,我们需要去分析的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人的物质化。那个看清楚了,才能找到真的解药,而不是盲目的诉诸信仰。 今天写这个,只是想借这个话题讲讲人生根本的体验。人需要把自己所有的重要体验抓在自己的手心里,尤其是那些生命根本的重要体验。这样你才能形成自己的认识,或者说自己的哲学。他人所说所写,如果确实做到自我的真实表达,也不过代表了他人的体验和分析,你拿来只能帮助你去用来分析你自己的重要体验,去形成你对你自己重要体验的认识,或者意识到你缺少什么重要体验,需要去通过什么样的活动去补充。你有这样的方法,就能够很笃定,即使参加很多次的读经班也不为所动,经历多轮的传教仍然屹立不倒,你可以去学习他这个文化,了解他们的想法思路,但人生根本的重要体验,是生命根本的东西,如果你清楚这些东西,你甚至可以用这些重要体验去跟对方沟通,也许还能激起对方对自己人生重要体验的反思,能够说服对方也不一定。虽然文化各不相同,但是大家都是人类,体验生命的方式和能力是一样的,拥有共同的根本的生命体验。 在纽约时,有几个抑郁症比较严重的朋友,常找我帮他们疏导抑郁症,其中一个还称我是抑郁症患者最好的朋友。我帮助他们时,他们感到很有帮助的一条就是,我跟他们讲要牢牢抓住自己人生中最重要最根本的那些体验,比如与最好的朋友亲人间的感觉,童年的快乐,在大自然中的体验等等。多想想生命中的那些体验,珍惜那些体验,珍惜那些感情。 你人生的根本的体验重要的体验是什么?抓住它们,不要忘了它们,它们是你的好朋友,能够帮助你认识自己和认识这个世界,帮助你去随波逐流并截断万流。
Posted in 未归类 | Leave a comment

创新教育交流会杂感

民国老课本的工作坊很棒。首先邓先生说的民国即春秋很触动我。春秋战国是中国历史上我最喜欢的一个时期。那种金戈铁马的铿锵之气,民族青年期的朝气,门客的故事等等,都让人向往。齐国的重商,自由市场,与百家争鸣,也是开创我们民族的重要源泉。民国的大师们我也很喜欢。但是说民国即春秋我以前倒是没有意识到。我以前还只是想过拿民国的大师和苏轼李白之类的比较。也一直感觉民国的大师们,不光说那些2,30年代成长起来的物理数学家们达到了国际一流的水平,那些人文社会科学方面的大师们也是到了可以和全世界最优秀的大师们比肩的程度。 看邓先生展示的这些民国课本,都是民国大师们的作品。虽然是为孩子们写的,但一样可以通过这样的小作品看到大师们的精神世界,大师们的情怀。每个课文,一个简单的插画,寥寥数笔,却非常传神充满了意境。一段简单的文字,却充满了风趣与灵气。 教育领域一个大家经常会碰到的问题,就是该不该让孩子去看成人的作品还是孩子只能看专门给孩子写的书或者教育内容。相关的问题是应不应该专门为孩子创作作品,还是孩子就看成人的经典作品就可以了?记得瑟谷学校的做法,是不限制孩子看大人的书的,只是把孩子们的书放在书架上比较低的位置,让他们容易够到而已。 我个人以为,对于孩子们来说: 最好的是大师们专门为孩子们创作的作品; 其次是大师们的经典作品,虽然不是专门为孩子们创作的,但是孩子看这样的作品即使不能完全看懂或者看不懂多少,也能够从其中吸收到一些美的元素,感受到一些大师们生命的力量,这就是最初的启蒙。这可能有点像佛祖说法,说佛经可能很多人看不懂的,但就是每天读读都会对自己有好处,慢慢的能够吸收到一些,领悟到一些。 其他可能非大师创作,但是很多富有情趣和才艺的普通人也可以创作出好的作品出来,也是不错的。怕的是庸人们以“教育”的目的创作的无趣无味的庸俗的作品,传递的只能是他们自己无趣无味庸俗的世界观。另外也有很多人自己的生活是追求一些趣味的,但是在给孩子们创作课程的时候就变得很无趣,在他们的概念里教育如果不是一板正经进行的不带上大量的刻苦练习仿佛就不是教育一样,仿佛一定要像苦药丸一样吞下去的才是知识。类似这类的作品是最糟糕的。 所以,好的作品,应该是学习或教育中非常核心的元素。并且欣赏好的作品,对于个人来说,多大年纪开始看都不嫌晚。这个作品,也包括了好的有深度的新闻作品,促进人思考的书等等。不要满足于肤浅表面的作品。西方的小说和电影往往关注人性,对人性的剖析和把握非常好,是非常好的适合人文学习的作品。曾经远程教过进城务工青年群体,发现他们平时也看书,但看的大多是言情小说类的书。估计是工厂的工作太过辛苦,看这些书的目的更多的是完全的放松。但我想如果养成好的习惯,看一看能够促进自己思考的书,作为一种调剂也是可以尝试的,毕竟这个人群是非常渴望改变自己的命运的。不需要任何人教,自己多去看好的作品,慢慢就可以培养出好的鉴赏能力,甄别能力。我在初上大学时,发现自己对社会对我们的文化一无所知,于是开始疯狂的学习,看大量的书大量的报纸杂志,慢慢自己就能够发现我们文化里真正有养料的地方或人在哪,知道哪些是好的报纸,从这些好的作品里学习汲取全面的思维方式。看的作品多,就会比较,就知道什么样的作品是好的,不需要人教。 我在这以前看过民国的老课本,非常喜欢。但这次可能看得更加仔细,慢慢的看,我突然能够回忆起我小学时就是特别喜欢看课本里的插图,会专门一幅一幅的看那些插图,以及看那些比较好玩的故事。虽然小孩的世界小,但可以说年龄越小的时候,吸收的东西就越是根本的东西。说到这里,我想简单谈一下我对人成长各个阶段的成长需求。 年龄越小的孩子,对越“原始”(一下找不到更合适的词)的东西会更感兴趣,或者说这是对他们来说最“新鲜”的或者能够“感受”到的。比如颜色,声音,形状等等。 另外小孩看动画片,玩make-believe角色扮演游戏,其实也是潜意识里对他们未来的世界做准备。 动画片可以很大程度上满足小孩对这些方面的需求,而不需要关注太多他们那个时期无法关注的东西,所以大人们看的电影电视很难吸引他们,太复杂了,要关注的东西太多了。动画片就简单多了。小说太复杂了,但是make-believe games就简单多了,自己扮演角色,想象自己是警察,是医生等等,其实都是通过自己的方式来预演自己的未来。这些应该是生物本能的东西。 年纪大一些后,进入初中年龄阶段后(12岁以后吧),动画片那种对世界的了解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这时能够满足他们对成人世界了解的东西是什么?小说,报纸,社科书籍,社会实践,打零工,远游等等。当然对于艺术方面可以继续去追求,尤其是已经感受到强烈兴趣的,去积累更多的经验,扩宽自己的视野。但对所有人来说,了解人类社会这样的人文方面的学习都是人生幸福不可或缺的。 不过现代教育可能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学生处在初中年龄阶段后,不能有大量的时间进行他们本应该去完成的成长,而必须在学校这个封闭的环境里无止境的“学习”。本来在那个年龄阶段已经自然萌生出来的问题,因为不能去及时的追逐,慢慢的就深埋了起来,并且因为长时间不用关心这些问题似乎也能够“正常”的生活,就习惯了这样的状态,失去了不断学习去把握社会的能力,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就只能到流水线上去谋生。这本来也是现代教育设计的目的。 以前写过人生的三个发展阶段的文章,可以更多的了解这方面的内容。 另外几个场讲打游戏和桌游的,都主要是学生在分享,讲的都非常好。尤其学生说对现在的学生来讲,游戏或者手机就是他们的社交方式,如果不玩游戏或手机他们都无法与周边的小孩交流。我想如果现实是这样的情况,你只能引导不能堵的。其实不把眼睛看坏,把身体搞坏,玩玩也不是大不了的事。而且玩真正好的作品,从中能学到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所以我觉得还是回到好的作品上来,尤其是大师的作品,或者是身边同学的作品。 我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接触游戏,这些游戏会吸引我。但吸引我的主要还是各种游戏新奇的想法和设计,其中的色彩和音乐。我对反复打一个游戏训练熟练度没有太大的兴趣,虽然能有一定的成就感,但是感觉太消耗时间。我小时候在郊区长大,在自然界玩得多,自然界给我的丰富性和兴奋感比这些游戏要强的多,而且我们那时要走比较远的路去另外一个单位的游戏机房打游戏,也不方便。所以游戏一直就是有新游戏就尝试一下体验一下的状况。大学里差不多所有同学都在打游戏,我也还是每种游戏玩一两遍就不玩了,偶尔看看他们打。我喜欢的是游戏里好的设计,但舍不得花太多时间在里面,现实社会好玩的多了。 我小时也看武侠。看武侠比打游戏开始的要晚几年,差不多中学才开始。大师的作品,如金庸古龙的,确实能够吸收到很多层面的东西。有话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小说。所谓的文化,我想金庸的小说对于华人文化里关于英雄或者更抽象的美的概念都有极大的影响。但是更多的其他杂七杂八良莠不齐的武侠小说其实没有多少精神养料的,更多的是那种勾你瘾的东西。而我在初中阶段,似乎也逐渐的不像小学时候虽然上学但还能够基本保持自然的生长。这样中考结束后突然有三个月的时间就不知道做什么了。毕竟早先自然产生的种种兴趣都因为学校学习不能去探索,脑袋里产生的种种需要解答的问题,时间长了也就淡忘了,以至于突然碰到寒暑假有几个月空闲时间时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早已经不是孩童时期,可以继续去玩童年的那些东西了,兴趣本身也不在那了。这时候武侠小说就填充了进来。暑假三个月时间我都躲在被窝里看武侠小说,把眼睛看成高度近视,把身体看垮,上高中后就隔周一病,身高也再也没有长过。高中成绩的大起大落,都和中学阶段的生长的不能自然持续的完成有很大关系,消极抵抗情绪在暗暗的增长。直到大学里,才得到自由时间疯狂的弥补上这一阶段的成长。关于这段经历,可以详看熊孩子困境 听了一会儿OEC自然教育的演讲,感觉挺不错,其中的内容挺丰富。对于孩童来讲,本来就是接触了解自然的年纪,而自然本身的丰富性,又能够给予孩童其他任何东西(包括那些电子产品)都无法给予的丰富世界。这种丰富性,多样性,是对心灵的重要的滋养。而自然教育又融合了多方面的学习在其中,可以理解成一种兴趣导入的方式,通过孩子们对自然的兴趣,把他们导向很多领域的知识。 但我感觉这样的教育可能会很贵。在交流会的几天时间里,也碰到一些高知的家长来参加,很多家长自己也在做一些教育项目。我对这些家长和机构了解不多,大胆谈一下我粗浅的认识或猜测。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感觉这些家长有些像美国的虎妈(我这里用这个词完全没有贬义),为自己孩子的成长真的非常有勇气去做很多事情,包括自己去学习很多很挑战的东西,对教育也有很好的理解,在做很多有益的事情。在美国可能只有个别的亚裔的虎妈,在中国则是有一大群虎妈,可能还有虎爸。我感觉这群虎妈虎爸们形成了创新教育里一个特殊的群体。可能说特殊还说小了,应该是一个很大并且很有影响力的群体。但是我总感觉他们做的事情,都是非常昂贵的事情,仿佛教育就是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这是一个充满竞争力的群体。 但我理解的教育是不需要那么高的成本的。John Taylor Gatto说教育的成本是很低的。以我的设想,利用现有的社会条件,包括书店和互联网,采用我演讲里说的“生活中的学习”的方式,我觉得就是贫困山区的小孩也能获得很好的教育。以我的评判标准,恐怕不会比这些高知家庭努力的教育机构的教育差。这些高知家庭的教育实践,家长们投入很大,花费很大,侧重于一些大家可能比较看得到的东西而忽视了不少大家看不到的地方,可能在最基本的地方反而损失不少。 如上面讲的,强制性学校里的孩子,在中学年龄阶段不能去完成本应该自然完成的成长。这些高知家庭的教育努力,如果仍然带有比较强的强制性成分的话,也有这样的弊端。很多时候人不能被塞的太满了,必须给他空间,留白,让生命有充足的时间去感悟感知。给他时间让他发发呆,是不可或缺的。人也需要一定的孤独的时间,不是什么时候都被驱赶着跟大家一起学习。没有孤独的时间,很难发展出自我的意识。而生命中心的观点,就是每个人都要成为强的独立的生命中心,这就需要时间和空间去感知自我。 所以我希望普通人不要被这些高知家庭的教育努力弄得更加焦虑。教育的成本是很低的。 学生演讲和沙龙环节可能是交流会最精彩的部分了。感动了我很多次。这里说一下安格的学生在回答自己想象的理想的学校是怎么样的时候,说自己理想的学校是帮助自己去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个说得太棒了。他让我想起来我小时候也是这样认为的。那个时候,我认为好的教育,不是一定要去教什么东西,而是孩子想要去做什么的时候尽量不要让小孩因为外部的条件无法做到。这个话说得有点绕。意思是帮助小孩去做到他想做的,但是如果你不帮助他也能做到的话就不要帮助,即使他自己会吃点苦头,多花点时间。但是只要他真的感兴趣,愿意投入时间,愿意吃苦,那就让他自己去做到。如果他可能因为外部的困难而放弃,就帮着一点,让他能够做到。要让他亲自去感受到成就感,感受到做这件事的快乐。 学生演讲里对先锋和安格学校的学生的发言印象很深刻。我口说我心的演讲,把自己的人生经历,自己的感受徐徐道来。对词语的选择,对节奏的把握都很好。没有一般学生演讲里那些一般大人们可能很看重的虚假的技巧,但用词很准,听着有点欣赏王小波或者马克吐温的用语的感觉。这些我猜可能不是专门的课堂培养出来的,估计是丰富的生活,充足的“玩”里自然出来的。 听了一小会儿讲批判性思维的工作坊。我并没有太仔细听,我只是边听边思考如果用生命中心的观点,如何去理解批判性思维。他说的从众等思维应该说有一定的动物的生存本能在那里的。我们知道很多动物,如鸟,会跟着周围的鸟移动,形成整体的运动的效果。人的从众,可能有这样的原因。但毕竟人的进化优势是基于大脑新皮层的。而大脑新皮层的最主要的功用就是知识建模。而知识建模是逐层进行的,所以你经常需要知道你现在在哪,你已经知道了多少,还有哪些不知道的。这些在我看来就是批判性思维的本质,是跟知识建模有关系的。你需要在复杂生命系统里去感知各个生命中心,一层层的建立起自己对整体的理解。面对复杂系统,能够保持一种怀疑和不断探索的态度,我想这就是批判性思维的本质。所以一般自学经验丰富的人,相对的批判性思维的能力也比较强。 后来补看了“大学之道”纪录片。这个纪录片主要是关于自我发现的。教育其实就是关于自我发现和自我表达或自我实现的。但是一般强制性学校毕业的学生,上到大学了,其实对于自己的兴趣和人生方向是一点都没有头绪的。所以看得纪录片里的学生在大学里花好几年的时间还是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方向,感觉很正常。对比我所了解的瑟谷的毕业生,他们中的多数,在他们从瑟谷毕业时(一般18岁),都已经比较清晰的知道了自己的兴趣爱好,自己要做什么。毕竟他们在瑟谷学校有充分的时间来探索这个。瑟谷教育的根本,就是要让学生在学校里通过自主学习的方式去发现自我。那些高知家庭的教育努力,我不知道能不能让他们的孩子在18岁的时候就已经相当清楚自己想做什么了。
Posted in 演讲 | Leave a comment

熊孩子困境

近来因为一些工作关系,需要以比较传统的上课的方式面对一大群小孩。以前我教过大群的人,不过不是小孩。也教过小孩,但不是一大群,尤其不是这样的上课的方式。同事们普遍感觉很累,其中最伤神的是不断要面对小孩不听招呼甚至捣蛋的情况。我自己也碰到一些这样的情况。 其中一个小孩,讲解项目的时候不断的讲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另外一个小孩本来很认真的也被他带跑了。我起先没有太在意,觉得小孩爱玩调皮算是天性。但看这个小孩持续性的捣蛋,我脑海里浮现出我们小学时老师的做法,心想要不要也把这个小孩拎起来让他站到墙角去。想了一下把他专门叫开,问他怎么回事。他说被之前的老师安排了这个他不想做的项目我问了他想做什么,跟他说可以去做他自己想做的项目。看这小孩原先憋着的闹腾的劲一下散了,他可能也没想到我会同意他不做这个项目。之后这孩子算是正常了许多。 我记得美国的John Taylor Gatto讲过一个故事。John Taylor Gatto是纽约州和纽约市多年的优秀教师,直到有一天他写信给华尔街报说自己辞职了,在信里说辞职的原因是不能忍受自己再继续残害孩子们了。他辞职后专心于研究现代教育的起源与发展历史,写了很多的书,并在全国巡回演讲。我听他在一个演讲里说,他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因为崇拜她的父亲是个教师,也申请了去学校教书。没有教几天就受不了了,她说很难想象她父亲如何能够在学校里教了30年。Gatto说他一开始也是面对学生很难忍受,直至有一天,他对学生喊出了“You animals!”。事后他痛心反思自己怎么对孩子喊出那样的话,反思学生们为什么这么多的反抗情绪。于是他开始尝试在学校体制内做些改变,比如送他的学生去社会上做社会实验或者做学徒,尽量的把学习的自由还给学生。也因此获得了几年的优秀教师奖。直至有一天他认为虽然自己在体制内做了这么多努力,但仍然还是在很大程度上不得不扮演着一个残害学生身心的角色。他无法忍受继续扮演这样的角色,于是终于辞职。 我记得我们小学时也曾经把一位新来的女老师给气哭了。我们是研究所子校的小孩,总体说来还是没有那么闹的。 那么面对一群熊孩子,似乎强调纪律和采取高压手段,是唯一的选择了吗?有的老师是善于大棒和胡萝卜并用的。大多数人都会认可这样的方式吧。 但是我了解并参观过的几所瑟谷学校不是这样的,学生也不少,虽然各自有各自的活动,有的也是一群人在共同做些活动,比如做饭,打球等,想要安静读书的人可以在安静的阅读室里读书,喜欢跟大家讨论交流的可以去专门的讨论室交流,搞乐队的在他们自己的隔音的音乐室里搞摇滚,没有高压,没有大棒和萝卜,但一切又是充满活力和有序的在进行。有闹矛盾的时候,则通过法律委员会来解决,而学生又可以参与学校大会,参与学校所有大事的讨论,并拥有和成人一样的一人一票的投票权,包括解聘“老师”(瑟谷里不叫老师,叫职员)。国内的依照瑟谷模式建立的悦谷学校我去过几次,也是同样的情况。这些熊孩子怎么没有那么“熊”呢? 人对事物的认识总是有着不同的层面。这个时候,我似乎更能理解瑟谷模式莫大的意义。在传统学校制度那里,包括国内的各种培训班,小孩被强迫着做各种事情,总多少憋着点劲在这里那里要反抗一下要闹一下。有很多在传统学校里上了几年学,一直在捣乱,后来去了瑟谷或者悦谷,很快那股要捣蛋的劲就散了。 其实我们可以反思一下自己在学校里读书的经历。从我个人的经历,我刚上学的第一天,就发现学校和幼儿园很不一样,规矩和约束很多,我差不多7岁才上学,我自知如果早一年上学我很可能控制不了自己去受那么许多的约束,心里还是非常怀恋幼儿园时自由的状态。虽然从上学第一天起就很不喜欢学校的形态,但自己会觉得如果不好好读书可能自己长大后的人生就只能去搬砖了(没想到自己好好读书最后的结果也是搬砖),所以会暗自叫自己必须忍受。加上因为自己哥哥在学校成绩也很好,所以会觉得自己成绩也该不错。而且我们这些研究所的子弟,多少对上课所教的东西有一些感性认识的,加上上课的老师也都是同一个研究所的职工,那时的学校也相当轻松,一年级时上午两三节课,下午经常没课,所以身上的积累的要反抗的负面情绪没有那么大。后面直到高中毕业都是作业下午就能全部做完了,不用像今天的小孩搞到深夜作业还没做完。当然,美国的学校也基本没什么作业,但很多学生还是有很严重的负面情绪。 只是到了6年级时,新来的英语老师,教英语的方式跟我们之前的英语老师完全不一样。我们之前的英语老师教英语都是让我们说,经常会在课堂上让我们用英语回答问题,我们说英语都说习惯了。新来的英语老师从来不让我们说英语,全是教语法,练语法。我的反抗情绪很大,感觉其他小朋友也是类似的情绪。大家都不学了。这位英语老师了解到我是班上的成绩好的学生,单独找我谈话,问为什么我成绩这么好的都不学。还问是不是其他捣蛋的小孩不准我学,要打我。我心里觉得好笑,我打架算厉害的了,而且我们这些子校的小孩有的调皮点,但哪里会有威胁其他小孩不准学习的事情。大了以后奇怪当时自己为什么不说是老师上课方式的问题。可能是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小孩心里有想法但是表达不出来,成人又对小孩的世界不了解了,无法进行有效沟通。所以现代教育的范式把很多小孩按年龄划分成班级,按部就班的依照标准的教学大纲进行上课教学和考试的方式是有根本的问题的。 对照于瑟谷夏山以及其他很多自主学习教育学校或者社区,打破了班级概念,打破了所谓的教学大纲,在这些环境里学习活动随处都在发生,没有负面情绪的对抗,大家自觉参与一个学习社区的共建与维护,充满生气却又井然有序。Scratch的创始人说希望学校能够变得更像幼儿园,而不是幼儿园变得更像学校并成立了终身幼儿园这个组织来推广这个理念,Scratch就是这个组织产生的项目。当然,像瑟谷夏山以及其他很多的自主学习教育学校或者社区则是更进一步了,有着更加清晰的理念和体系。这种模式的意义在于,如果不是采用这种模式,我发现自己很难解决一大群小孩接受教育的问题。只要有班级这样的东西,对抗情绪就会存在。这些自主学习教育的社区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经验证明了班级不是必要的,课堂和考试也不是必要的,没有这些,一样有学习和教育。姑且不说是不是学生学得更好,至少我们可以认可班级课堂与考试不是学习必须的。 其实就我自己来说,并不是只有小学6年级时才有过一次那样的反抗的情况,应该说后面到初中和高中,这种情绪是愈来愈重的。初中毕业后我躲被窝里看了3个月的武侠小说,眼睛看的高度近视,身体也跨了,上了高中就每隔一周生一次病,高中时成绩大起大落。这些背后的原因,就是学校学习越来越让我觉得无聊无趣。在小学的时候,我们还是有大量的时间去玩的,一大群小孩每天下午做完作业后就可以玩到天黑。差不都每半年的样子大家都会在玩同样的一个东西,然后一起换到其他的东西,从乒乓球,游泳,溜旱冰到骑自行车等,可以满足那个年龄阶段的学习需求,如对自然的了解,对自己身体和对物理世界的了解。但是到了初中年龄阶段后,人正常的兴趣发展是开始对成人社会感兴趣了,想去了解尝试成人的社会。这时候本应该增加这方面的学习的,比如多看小说看报纸,或者看各种各样的书来了解这个社会了解我们所处的文化,多做社会实践甚至做学徒打零工等。但是学校学习使得我们没有这样的时间和空间去做这些事情。于是就变得日益无聊,反抗情绪日增。 我是到了大学,才在从小学一年级入学后这么多年第一次真正拥有了自由的学习时间。我在大学里疯狂的补自己在中学年龄阶段欠下的学习,看很多的书,到社会上去实践,打临工等等。我大学里的学习和成长应该说大部分是发生在课堂外的。从刚入大学的时候,发现自己对社会一无所知,对我们的文化一无所知,到毕业的时候有很强的自信去参与社会,自己总算通过自学的方式补上了这些人生非常重要的学习。大学几年,是非常疯狂的学习状态。 回顾我自己的在学校学习的历程,可能对我个人来说,学校教育和我的兴趣学习需求的重合度会比其他人要高些,包括布置的作业。我只是会感到很多东西学的太细了考的太细了,很多作业没有意义,浪费我很多时间,另外就是还有很多我想去学的东西不敢去学。在那个年龄未必能清晰的认识到什么是自己想学的,但是很多萌发的兴趣无法去满足,尤其是到了初中以后,在学校学科学习里则愈发感到无趣无聊,不像小学的时候还能从课外的很多活动中满足自己的学习需求。这是我个人的情况,对于其他孩子,恐怕学校教育和他们的兴趣学习需求之间的重合度会低很多,要让他们去忍受学校里那样的“学习”就更难。 而传统学校的评估体系也是片面的,强调某一方面的能力,具备其他方面能力的小孩就被认为不行,其实很多小孩如果不是在学校里也能很出色,以后比如去经商也很厉害,但是在学校里就被认为是不行。我有些小学的同学,在学校里时读书不好,调皮捣蛋,但是长大走上社会后很爱懂脑筋,有很多自己的思考和对社会的认识,也能做出自己的成绩出来。印度做出墙洞实验的苏伽特教授,又提出“云端学校”的概念,说一群小孩在一起各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有一群老奶奶,不断对这些小孩说“你做的真棒!”,“你太出色了!”,就可以是最好的学校了。 而小时候和很多小朋友的交流,他们自己也搞不清楚,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比如自己是不是就不擅长读书,还是学校里这种学习方式评估方式的问题。多是在困惑中带着消极抵抗的情绪。有些小朋友的苦闷挣扎,我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可以说有强制的地方,就必然会带来各种形式的反抗情绪,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在瑟谷等学校待过几天,就是旁观这些孩子,有时候跟他们做些交流,起码我可以说是没有一般学校里的小孩这么多负面情绪的。有调皮的,爱玩爱闹也是小孩的天性,但并不是大家普遍以为的没有这种学校班级式的纪律管束就会失控一样。我第一次听说瑟谷学校是John Taylor Gatto来我读研究生的那个小镇做演讲,在演讲中他花了大量的时间讲瑟谷学校的模式。我想这位有着30多年教龄的纽约州和纽约市的优秀教师,在亲手做了大量的努力和实践来返还学生学习的自由后,仍然因为发现自己在学校体制内还是不得不做大量伤害学生身心的事情而宣布辞职,当他发现瑟谷学校这种模式时,他心中的激动与认可应该是怎样的! 考察现代教育的起源,阅读现代教育之父夸美纽斯,赫尔巴特等的思想,可以知道现代教育最早发端于文艺复兴后,与科学的兴起和工业化早期社会的背景有一定关系,包含了对黑暗中世纪的教育的反思,有时代的进步意义。实际上,他们的想法可以说大部分是好的(比如强调动手,反对文字或理论先行强调所学和生活实际的连接,反对仅仅书本学习;强调反思和自我总结,强调理解,反对死记硬背;等等),并且是与现代教育相悖的(如果这两位现代教育之父来到我们现代看到现代教育是怎么情况,估计他们自己也会非常反对)。但是如前所述,其思想本身有一定工业化的影响,其对生命本质的认识也比较浅,在机器化大生产时代他们的思想又被大资本家大工业家利用并带偏,演变成了现代的教材教师教室三位一体的强制教育体系。 如果不熟悉西方的历史,以我国的历史来看,在旧社会不上学就没书看,并且必须很小就打工挣钱,当然谈不上学习,可以说是被剥夺了学习。从这个角度来讲,现代教育体制让大家都要上学,是进步的。但是如今的社会已经到处有书有互联网,只要保证小孩有同样那么多年的自由学习时间而不用去赚钱(可以把赚钱作为一种社会实践,打不同的工,不是单纯的赚钱谋生),谁说一定要有教材教师教室才能学习? 虽然多年来都在做教育方面的研究和实践,但过去一直内心排斥传统上课方式的教育,回避不参与这样的教育,也因而更多的专注在成人的教育上,所以比较少接触大群小孩的情况。这个事情,我还需积累更多的经验与思考。但起码让我更加认识到瑟谷夏山这种自主学习模式的重要意义,并且更有信心,这种模式一定会是未来教育的主流模式。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如何使用学习小组来学习?

这里先简单介绍一下,当初次浏览某学习小组时,有什么比较好的方式快速的了解这个小组的知识。这里以自主学习小组为例。

首先可以按重要性排序来看看小组里的便条,因为便条一般代表个人的感悟或反思,重要体验的意义最重。
https://3exps.org/groups/39/snippetbook/notes/?&sort=vote

然后可以按重要性看看该小组里的知识包。
https://3exps.org/groups/39/framebook/notes/?&sort=vote

再就是看看该小组的小组标签。

Posted in 未归类 | Leave a comment

Knowledge Engine based on Significant Experiences

 Basic Elements

  • Significant Experiences
    Significant Experiences(SEs) are regarded by us as the basic units of knowledge, like cells in biological creatures. Significant Experiences are like Ray Kurzweil’s “Qualia”(Consciousness Experiences). SEs have self-vote of importance and usefulness vote by others, which are like the weights in biological neural networks.
  • Frames
    The basic relation btw knowledge is “containing”. Frame is the embodiment of such “containing” relation, it constructs life centers at the higher level and is capable to engage in large parallel computation and pattern recognition.
  • Tags
    Tag establish connections btw knowledge (like synapses rewiring)
  • TagTrees
    Tag Tree is to extract out abstract knowledge structure or patterns (we think it is better to use Life Centers instead of patterns) through SEs.
  • WorkingSets
    For a period of time, you can focus on working in a certain WorkingSet, which is a set of tags in KE.
  • Caches
    When working with a lot of SEs, cache helps to store some SE ids temporarily.
  • Folders
    Dynamic folders that retrieve SEs by pre-configured search terms.

 Structured Knowledge on top of SEs

  • Learning Areas
    Learning Area is a large domain of learning, such as Software Programming. It automatically collects your SEs and structured knowledge in an area for knowledge display and discovery.
  • Learning Groups
    Learning Groups are groups of learners who are interested in the same topic of learning. Some users in the group can have some teaching roles.
  • Learning Salons
    Learning activities organized based on knowledge structures from learning groups.
  • Learning Plans
    Regular plans (weekly and monthly) and reviews, together with scheduled reminders, forming good learning habits.
  • Workflows
    Workflows to work with lists of SEs to accomplish learning and thinking processes. Workflows can be shared to spread good learning methods.

 Core functions and beliefs

  • Quick capture of SEs in various contexts
    Quickly note down SEs at the moment without interrupting current work in hands. Various contexts can be automatically appended to the SEs.
  • Quick and flexible display of SEs and knowledge
    Knowledge at your fingertips.
  • Cultivation of self-reflection skills
    Self-reflection makes consciousness grow, from drops of SEs to understanding of the whole.
  • Learning or thinking accomplished through simple editing
    Learning or thinking can be done in layers and steps, so it can be transformed into many short steps of simple editing operations, making it a highly efficient process with minimum thinking. One task a time, zoom in.
  • Workflows helps you learn and think efficiently
    Learning and thinking workflows can be configured and shared.
  • Learning Plans cultivate good learning habits
    Weekly plans, monthly plans, yearly plans. Reviews and stats.
  • Visualization of knowledge and brain
    No Thinking!
  • Smooth transitioning btw learning and teaching. Teach effectively
    Rendering of one’s knowledge and instructing in a finer grain.
  • Generating knowledge of conventional forms smoothly
    wiki, pdf, ppt/slide, blog, book, and so on
  • Powering and transforming various types of knowledge related activities
    Knowledge is flowing in all kinds of activities, and all have “Learning Embedded”.
  • Knowledge needs to be applied, and knowledge is everywhere
    Knowledge formed from KE can be shared to various social networking sites with one click, with url to reference back and interact.

 Ideas behind and Design Concerns/Challenges

  • Engine in the knowledge era
    As the engine in the industrial age powers automobiles, ships, airplanes, and razors, the engine in the knowledge era powers learning, teaching, blog writing, paper publication, book writing, project management and so on.
  • Instill wisdom into the machine from the human crowd
    By taking drops of wisdom from billions of human beings, the machine can have intelligence, like PageRank provides search service by absorbing the wisdom of the crowd.
  • Fragmented Learning
    Fragmented Learning is the truth of real life learning. Learning should never be separated from life and from play. KE makes it easier for everyone to learn while play.
  • Self-Directed Learning or Selflearning
    There is no learning other than Self-Directed Learning or Selflearning.
  • Understanding of Consciousness
    Our understanding of consciousness,how this understanding applies to the design of KE,and similarity with Ray Kurzweil’s PRTM. Briefly,consciousness is hierarchical lists on top of SEs.
  • About tags
    The flexibility of tags and how to manage it. Tag Tree represents abstract knowledge structure, and it can be applied to the KE itself, thus fulfilling a self-reference system.

 Current knowledge produced (in progress)

  • Application of abstract knowledge
    Abstract patterns (life centers) can be extracted from SEs, and these patterns can again be used in various learning areas. Such as Life Framework applied to Learningapplied to Educationapplied to Consciousnessapplied to Soccer. Abstract knowledge can even be applied to the KE itself. For example, you can configure the system root knowledge. Such root knowledge can be applied to your newly generated learning area. KE itself has a lot of internal structure built based on its self-produced knowledge. KE is a self-reference system
Posted in 文档 | Leave a comment

The Elements of a Selflearning Platform

Learning can happen in real life. Learning can also happen in a specially designed learning environment.

No matter whether it is Real Life Learning or artificial learning environment, as for learning, it is essentially about what activities to do and what experiences to generate and how to work with those experiences. Activities (including projects as in project-based learning) and experiences are the life centers in such learning environments (see Life Framework). Regarding activities, it is about interests and playing. Accumulating and reflecting on experiences generated during the playing is what learning is. (People should be able to learn while playing.) Teaching is to provide the map of experiences and immediate feedback to learner-generated experiences. If no teacher, experienced learners can provide part of that function.

Furthermore, being able to choose and navigate freely in those life centers according to one’s own feels are what constitute self-learning. Educators’ responsibility is to provide rich choices and to build up strong life centers that will enable rich interaction and thus free navigation. In other words, Educators’ responsibility is to build up a better playground.

Below we outline basic elements we think can be of a learning environment to make it a Selflearning Platform according to Selflearning Framework.

  • Interest
  • Learning should be driven by intrinsic needs and goals, especially it should be driven by one’s own interests. As learning in real life usually follows this principle naturally, learning in a specially designed environment may not be the case. A Selflearning Platform should be based on learners’ intrinsic needs/goals instead of external ones and learning should be driven by learners’ own interests.

  • First, play with it and know a lot of facts or phenomena
  • Learning in real life naturally starts with first knowing a lot of facts and phenomena of the subject as those are what form one’s interest in the subject. In a specially designed learning environment, learners should be exposed to a large number of facts and phenomena before starting systemic and theoretic learning on it, e.g. learners should first play with the subject sufficiently.

  • Build up personal experiences, repeating the experiences of the master
  • Learning is to accumulate Significant Experiences in various depth and aspects within the space of the field and to reflect on them in order to achieve a coherent understanding of the whole. Masters of the field usually have gone through this process in their years of practice and learning. In a learning environment, the masters can provide their maps of experiences in the field, which learners can view and choose to build up their own relevant experiences. It is also possible for the masters to design the activities/projects for the learners to work on in order to gain relevant experiences. Masters can even provide feedback to specific experiences generated by the learner.

  • Review and reflect on experiences, share and discuss
  • Significant Experiences gained in the activities need to be reviewed and reflected on periodically so a coherent understanding of the whole can be achieved. Social sharing of those experiences or knowledge built with them can be supported and discussions can be formed.

  • Make a change to improve things or improve the environment
  • Being able to make changes to things or environments and improve them is a peacebuilding process in one’s mind. It gives one confidence and calmness. Deep inside everyone lives a craftsman or artist. Furthermore, good learning environments should allow learners to change the learning environment or the learning process itself (or every learner has one’s own learning process). It should also be possible for the learners to contribute the learning material for the subject.

  • Quick and immediate feedback
  • Learning needs quick and immediate feedback. Good environments should be able to provide quick and rich feedback.

  • Share, the social aspect
  • Although learning needs individual work and focus, social learning stimulates one’s interests and provides feedback.

  • Rich activities
  • A good playground for learning should have rich activities for the learners to choose from so it is always easy for learners to find appropriate activities to work on to keep a continuously flat learning curve. Activities are not limited to projects. For example, student-led course-teaching can be a kind of activities. Judiciary committee meeting or school meeting of Sudbury Valley School is also a kind of activities.

Other than those artificial learning environments, real life is naturally a Selflearning Platform. Elements above can be digitized with software and internet to make Real Life Learning a strong Selflearning Platform.

We envision the future learning will be a mix of Real Life Learning and many artificial learning environments.

The environment can be online or having a physical locality, or mixed. It can be a complete and comprehensive environment such as Sudbury Model schools or Summerhill schools, or it can be an environment for learning one specific skill such as software programming or biology.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费曼学习法和知识领域建模

关于费曼学习法,似乎并没有“官方”的或者“权威”的表述。下面翻译了网上找到的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定义,用我们自己的话,融入我们对学习的理解:

  1. 选择一个想要去学习和理解的领域。首先在一个笔记本上写下你对这个领域已知的所有的东西,可以尝试你是否当下就能够达到对这个领域的一个理解模型(如果所知实在有限,不能立即达到一定深度的理解模型也没有关系)。并且每当你关于这个领域学到了新的东西的时候,就添加到那个笔记本上去;
  2. 尝试去教别人这个领域,尤其是教低龄的小孩子。努力用简单的话语去阐释这个领域;
  3. 返工。当你发现你不能够顺畅的阐释这个领域的时候,你应该能够意识到你知识结构里的缺漏,回到你笔记本上的那个模型去继续学习(通过书籍,互联网,做项目等等各种方式);
  4. 回顾和精简。回顾你对这个领域的整体的理解,做进一步的简化,并能够和更多的事实现象和体验连接起来,可以轻松的举例说明你的模型,可以很容易的识别新的现象和问题。不断重复上述过程,不断发现缺漏,弥补缺漏,做整体的回顾和整理,教他人,完善你的理解模型。

文末附费曼学习的英文原文。

我们可以理解费曼学习法是一种系统化思维的学习方法。系统化思维,就是对事物的观察和理解抱有整体观,不孤立片面的看事物,会去主动寻找不同事物间的联系。这篇文章里,费曼发现的问题,如物理研究生并没有在学物理,学希腊文的学生并没有在学希腊文,就是缺乏系统化思维,孤立片面的看待事物。而系统化思维恐怕是学习中的核心能力,是很多人所缺乏的。很多人缺少清晰表达事情的能力,或者不知道把自己会做的事情教给其他人,都是缺乏系统思维的能力。而善于表达的人一般系统化思维能力比较强,并且善于把自己学到的知识传递给他人。如果你对系统化思维还不太理解,可以尝试一个小练习,比如列举你现在所知道的所有的关于生物的知识,或者列举所有的你知道的关于宇宙的知识。

费曼不光指出了问题,还提供了锻炼系统思维的学习方法,即费曼学习法,其核心即建立某领域的理解模型。有了这个核心,学习就是一个非常灵活自由的事情,不需要一定是按部就班的进行,你可以一上来就尝试建模,试图对该领域建立一定深度的整体理解,发现有不足的地方,再有针对性的去学习。并且以建模为中心,你可以在很散的日常活动中碎片化的去学习,只要你很清楚你是在哪几个领域建模,你当前的领域模型是怎么样的,你可以不断的把在这些领域积累的新的知识(即我们说的重要体验)放到这个领域去,并通过经常的回顾去尝试再次建模达到新的整体的理解,这样可以做到“形散神不散”的从碎片到系统再从系统到碎片的不断迭代的学习过程。

很多人由于家庭的影响,从小养成的思维习惯会非常缺乏系统化思维,而在学校里的学习也并不能培养他们的系统化思维能力。即使是具备一定的系统化思维习惯和能力的人,也可以通过更清晰的认识系统化思维有效的提高自己的学习效率。而把这个建模的过程进行数字化,恐怕是人们在数字化学习时代真正需要的学习软件,帮助人更好的驾驭互联网时代的学习。

知识引擎可以用于实现费曼学习法。知识领域即是在某领域建立理解模型。老师通过知识领域展现自己的领域模型,学生通过知识领域展示自己所学,老师可以对学生的知识领域即领域模型进行评估。知识引擎实现从碎片到系统,再从系统到碎片的自由自主的学习。并且学习者从学到教可以平滑过渡,学生可以无缝接入对课程的建设,打破老师和学生之间的藩篱。并且通过领域建模,实现知识发现,大大的丰富新知识的创造和分享,每个人可以去“研究”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发掘那个领域的知识,有如美国当下不少大学里流行的”Design your own major”专业,让知识的发现和研究无所不在。

另外知识引擎可以提供多个大的和小的工作流推荐给学习者选用。比如整个费曼学习法可以考虑做成一个大的工作流,其中包含了很多小的工作流。这个想法还在构思中。用户是否容易接受,是否好用,是否有效等等都还需要探索一下。

Feynman Technique:

  • Pick a topic you want to understand and start studying it. Write down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the topic on a notebook page, and add to that page every time you learn something new about it.
  • Pretend to teach your topic to others, especially to youngesters who are not familar with the topic . Make sure you’re able to explain the topic in simple terms.
  • Go back to the books when you get stuck. The gaps in your knowledge should be obvious. Revisit problem areas until you can explain the topic fully.
  • Simplify and use analogies. Repeat the process while simplifying your language and connecting facts with analogies to help strengthen your understanding.
Posted in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生命框架理论

English Version

生命框架理论(Life Framework)来自于我对克里斯多夫亚历山大的理论系统的理解和我自己多年的禅修经验。通过生命中心和整体生命度的概念,我们可以把生命框架理论用于理解各种复制系统的生命现象,比如组织管理,社会,学习,教育,或者体育运动如足球,甚至我们自身。

初始只是一片漆黑和安静。然后开始有了运动。当它越动越快,便逐渐分离出许多小块。我们叫这些小块生命中心,因为它们是分离出来的生命。生命中心又组成生命中心,不断的组合和交互。在这个生命系统中,绝对和相对并呈,绝对是绝对的静止, 是永恒。相对是相对动态的发展过程,这个过程也是生命的活动。生命的运动很快,但是初始的完整,静止与和平一直都在那里。这样我们就有了生命的现象。在生命现象里,平等呈现为多元,完美呈现为有限,绝对呈现为相对。同样的,短暂是永恒呈现自己并可以同时拥有生命的唯一方式。或者我们可以说,天堂在人间,这里生命呈现不同的形式。所以即使我们彼此分离成生命中心,我们并未隔离。

是生命中心与生命中心的交互。一个运动的系统依靠玩来维持其各生命中心为一个整体。随着生命进化,感知意识也不断发展,可以感知到玩的快乐。我们同样也可以感知到绝对,即完整,静止,平等,永恒,以及和平。生命,作为一个动态的过程,是关于玩的。但是通过玩,我们可以去体验我们的原初,即那个初始的绝对。如果我们把玩看做是“加”,那么那个原初(完整,静止,平等,永恒)就可以看做是“减”,在不同的文化里我们都给了其一个相同的名字:“爱”。我们人类能够去感知加减之间的互动或玩,并经常被其产生的“美”所震撼。这个“美”,正是玩(加)和爱(减)的孩子。我们可以说生命中心是美的,因为生命中心正是“加”“减”的孩子。通过去感知,认识到它们是驱动生命和平发展的力量,并有意识的把它们作为我们生活的驱动力,我们就可以超越我们从生物进化而来的生物性的驱动力(即生存和繁殖)。我们也可以把人类历史的进程理解成这些和平的力量(即每个人心中对玩,爱和美的追求)逐渐成为历史前进的主要驱动力的进程,并把人类历史看做是一个建造更好的玩地的历史。

所以一个人的人生是去感知和探索生命中心。在我们的术语里,生命中心和空间同义。所以你也可以说一个人的人生是去感知和探索空间。通过对空间的感知和探索,我们可以发展对玩,爱和美的感受和认识,我们认为这个就是被称作“艺术”的所指。所以,人生就是去从事艺术。如果我们可以持这样的人生观,那么我们整个人生的所有活动都变成一个整体,我们所有的体验都可以聚集。不管你感兴趣的是软件编程,产品设计,还是踢足球,它们都是玩生命中心的艺术,也即空间的艺术。

所以在这个加和减的互动中,我们需要发展自我观(ownership)整体观,认识到它们反映了加减的动态运动,并时刻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我们同样需要明白自己什么时候知,什么时候不知,学习是如何从不知到知的过程,也即从一个加减合一的平台到另一个加减合一的平台。从生命中心的视角,我们也很容易理解个人的学习跟组织的学习其实是一样的。

如果我们认为人类需要目标,我们可以把增加整体的生命度当做我们的目标。生命度可以用来评估哪个系统更有生命。比如,也许Python语言比Java的生命度更高?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只是整体的一小部分是不完整的很有限的,所以我们渴望再次完整。于是学习和不学,选择分开和连接不想感知,专注等等都获得了其意义。关于这些,可以看“生命框架理论如何用于学习”知识框。

这个生命框架理论是用知识引擎从我的重要体验里提取出来的。其实这个提取的过程也是用知识引擎整理重要体验,在初始主要是我多年来在学习教育,和足球这几个领域的体验被用来提取生命框架理论,后面意识,禅,编程等方面的体验也被使用来进一步丰富生命框架理论。这个提取过程简单的讲是各种系列的编辑操作,是非常灵活的过程,因为这个过程也是基于知识引擎设计里的生命中心,是同这些生命中心的不断交互。而抽取出来的抽象的生命框架理论又被运用来解释各个学习领域里的体验。希望这些具体的运用,可以帮助你理解这个抽象的生命框架理论,更可以体会到如何从重要体验去提取抽象的知识的过程。所以请结合各领域的具体体验来阅读。

另外,阅读中有什么不明白不理解的,可以在每个重要体验(Significant Experience–SE)下评论。我能够收到通知,会及时回复你的评论,这样关于那条重要体验,就形成了一些讨论,也会方便以后阅读的人。重要体验因为其碎片化,粒度低,没有一定的上下文,阅读会比较困难。但是通过其不断的被运用(知识就是应该被运用的),包括写成文章(如本文)或者用于知乎微博等地方,就是去不断提供相关的上下文。这种关于重要体验的交互讨论,也是我们期望的知识引擎可以用来有效的“教”的一部分。如果这么抽象的生命框架理论可以通过知识引擎来有效的“教”的话,也证明了知识引擎的功效。

关于生命框架理论,以下提供一些背景知识。如果你不熟悉克里斯多夫亚历山大(Christopher Alexander–CA),作为程序员应该都熟悉设计模式。设计模式就是直接受CA的模式语言的启发。就是对象化编程也可以说是受模式语言的影响。但是CA曾在一个演讲里回答提问者问题(如何看待他对软件行业的影响)时说到他认为软件业人士并没有很好的理解他提出的概念

我认为随着CA的书“The Nature of Order”的发表,标志着他不再用“模式”而开始使用“生命中心”这个概念。原因,也许我可以用这个体验里记录的李小龙的话来说明。这也是我对人们常说的“为什么Java总提设计模式,而Python不提?”这个问题的理解

如果你熟悉佛教所教,尤其是“空”,你就明白生命框架理论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但是现代人比较难接受空的概念,所以生命中心的概念可以被用来讲同一件事。你也可以这样认为,由空推出加减,再由加减推出生命中心。

生命框架理论仍在发展中。从知识是整体的理解的角度,现在分享是过早了。但是从知识是动态的角度,现在分享是可以的。这样大家也可以看到这些理解是逐渐获得的,每个人都可以去慢慢的获得这些理解。

本文所含知识包:

Posted in 科学研究, selflearning | Leave a comment

灯亮的时候

English Version


重要体验是知识的基本单元,也在学习过程中起着核心的作用。不过如何围绕重要体验进行学习,对于缺少经验的人可能会在一开始有些难以把握。下面讲一个简单的可以开始的方法,希望可以帮助大家来尝试用重要体验进行学习。(当然这些在知识引擎产品化的时候,是可以作为产品的一个feature的做到产品里去的。但本平台作为通用平台,不做这方面的考虑,只以本文做个引导。)

一开始使用3exps这个自学平台,可以选定自己最近这个阶段感兴趣的一两个领域(在开始阶段不要选择太多的领域,最多不超过三个)开始记录(用这几个领域作为标签)。注意最好选取自己最感兴趣的领域,即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也很关注,非常渴望不断提高自己对这个领域的理解或者技能的掌握。选定领域以后,每当你在这个领域有了新的理解或领悟,或者形象的说你脑袋里的“灯亮的时候”,你就快速的把那个理解或者领悟记录下来(在3exps里叫做便条),并打上那个领域的标签。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你记录的多了,可以对这个领域做个整体的回顾。在一开始,我们先这样进行。这个“灯亮的时候”,我们叫重要体验。自学首先要学会如何抓取重要体验。在目前阶段,集中在自己很感兴趣的两三个领域去积累重要的体验,应该你会很快的体会到如何把握重要体验。等重要体验积累多了,我们再介绍如何在重要体验的基础上通过对重要体验的整理进一步自学的方法。

因为界面最简化设计,上手使用无障碍,所以如果只是看不动手的话,很多功能是发现不了的。如果用户到处点点,或者通过mouseover,就可以发现更多的功能。随着使用的深入,自然的去发现更深的用法

Posted in selflearning, 使用示例 | Leave a comment

自主学习框架

English Version

这里是”开源学习”提出的“自主学习框架”的版本。

当前主流的教育框架只有150多年的历史,其特点是基于课堂,通过标准的教材和教学大纲,对授课者自身的知识能力要求很低,以考试成绩为主要评估手段的教育模式。本质上是模仿机械化大生产方式的教育,以服务机械化大生产为目标。这种教育框架已经严重的落后于当代的创造型知识经济的需求,造成了全世界范围的严重的社会危机。这个时代需要新的教育框架,以下是“开源学习”提出的自主学习框架。

简单的总纲:人人都是自学者,学而优则教,教学相长,每个人教自己总结的知识;什么都可以学,什么都可以教;玩第一位,学习第二位,学不和玩脱离,不和生活脱离,不和社区脱离;内容免费,指导收费;知识是基于重要体验达到整体理解,玩中获得丰富体验,基于体验进行反思,从碎片到整体,再由整体到碎片的系统化思维即学习。

下面分述:

  1. 首先是学习,然后才是教育。要弄明白教育,首先要弄明白学习;
  2. 玩是第一位的活动,学习是第二位的。没有玩,也就没有学习。学习永远不应该成为主要的活动,除非是生命教育,因为每个人的一生可以说都是在进行生命教育;
  3. 从上一条自然推出,学习不应该脱离于玩,生活,和社区。是可以在玩中学的;
  4. 终极的学习是对生命的学习,即生命教育;
  5. 个体应该可以积极的参与对环境的改善,包括个体的学习环境。我们必须意识到能够去和平的改变个体的环境对于个体的学习包括生命教育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学习是为了变得更好,对周边环境的改善从学习的第一天开始就应该成为学习的一部分;
  6. 所有的学习都是自学;
  7. 在自学中,不言而喻的,学习的动力应该来自于内在的需求和兴趣,而不是来自外在的比如压力或者评估;
  8. 人是可以边玩边学的,只要人对玩中产生的丰富的体验进行反思。学习是要去建立对某个领域的系统的知识,而知识是建立在重要体验基础上的,以期达到对某个领域更好的整体的理解;
  9. 故而对任何领域的学习都是学习,只要个体可以反思自己的体验,建立起对该领域的整体的理解并能够运用。学习不应该是强制性的;
  10.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老师。对于有知识的人,“教”的门槛应该降低,他们应该不用脱产就可以在业余时间轻松的教。每个人都应该教自己总结的有自己的理解的知识;
  11. 所有的教学内容应该是免费的。老师可以通过对其他学习者的指导服务收取费用;
  12. “教”应该建立在体验的基础上。老师和学习者是平等的,只是大家有着不同的体验而已。人人都是自学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老师,只要他在某个领域积累了足够丰富的体验并整理出良好结构的知识体系。通过教来进一步促进自己的学习;
  13. 没有考试。每个组织都要学会不依赖考试成绩来评估候选人。互联网时代的当代社会应该可以提供丰富的评估工具。每个人都应该有个人的站点来展示自己过去的作品,自己的学习体验和总结整理出的知识体系;
  14. 不光是个体,每个组织都需要承担一部分的教育功能,成为自己领域的一个学习中心,很好的展示自己领域的系统知识,并通过实习学徒或公开实验室等丰富的手段向公众传递自己领域的知识,如医院传递健康医疗知识,律师所传递法律知识,新闻机构传递新闻知识等等;
  15. 从以上,不言而喻的,学习/教育不是只是孩童或青少年的事情,所有的人都是学习者,也都可以成为老师。

最后,重申“开源学习”的宗旨:我们都是自学者。让自学变得更容易一些!

Posted in selflearning, 演讲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