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f-Directed Education Mentoring Poem Explanation

本篇是对自主教育导学口诀的阐释。

不光是传统意义上的教育,更是把教育当作一种心理疾病医治的方法。这里我们说的心理疾病带有很广泛的意义,可以说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的有某方面的心理疾病,比如某种偏执,只是程度的不同而已。

以我们对教育的理解,其实小孩子天生的都是具备很好的学习能力的,只是由于环境包括上课学习的方式让他们逐渐失去了本有的学习能力,所以我们理解的教育,就是要恢复孩子们的这种与生俱来的学习能力。这其实也是一个心理恢复健康的过程。

这种教育的意义,不光是对小孩有意义,对成人也是有意义的。成人因为失去了这种与生俱来的学习能力,因为对学习的种种误解,比如认为学习就是头悬梁锥刺股的苦读,从而失去了生活中的学习,失去了学习的快乐,而学习和玩是一体的,所以也就失去了玩,以我们对生命的理解,也就失去了生命。

生命的本质,就是玩,学习和创作的三位一体。所以,教育的意义,在我们这里,就是生命重建。心理疾病是西方的概念,我们更倾向于使用生命重建这个词。教育帮助人们去感知生命,认识生命,每日的所思所言所行都和自己的生命一体。

教育,在我们这里,有着这样的非常广泛的意义。

生命重建,不光是帮助普通人的心理变得更加健康有力,针对现代医学认为比较严重的心理疾病,生命重建也是有效的医疗手段,这点我们还在实践中。

这里的关键,就在重建学习。

学习是与玩一体的。学习的重建,就是要基于对方最感兴趣的领域,帮助他们去掌握探索式的学习。探索,本身是一种“玩”。

所以,要在他们最感兴趣的领域,引导他们逐渐了解到他们是可以自己去探索式的学习的。这里的关键,是让他们逐步建立起探索的信心。

因为长期的学校或机构的上课学习方式,让他们失去了探索的信心。所以,这个信心的重建,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因为,这是他们有着强烈兴趣的领域,只要探索的难度不是很大,他们都愿意克服困难去探索。当他们通过自己的探索获得知识时,他们会认为是自己学到的,从而恢复一些自学的信心。

逐步的,引导的人给对方展示更多的可以探索的学习资源,在对方探索的信心逐渐增强的情况下,进一步提高对方的探索能力。并紧密结合对方现有的重要体验,适时的让他们自己去总结出相关的知识框架。这里的方法,跟上面的对探索能力的引导是一样的。因为长期的上课学习的方式,对方已经比较缺少主动的从诸多重要体验里归纳总结知识的习惯了,引导的人只要稍微的站在对方前面一点点,点出大概的知识框架,剩余的由对方的主动性去自我总结,这样恢复他们对自我总结知识或者创造知识的自信。

如此的,让他们发现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自己是可以利用这个世界上的各种资源去通过探索的方式自己学习的。不管自己喜欢什么,都可以不断扩大,兴趣会不断增长,这样,人生立刻变成有活水之源的生命。能够学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可以不断扩大自己的兴趣,能够去探索各种知识,就是生命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以感受到生命的力量。而学习过程中的重要体验,就是打动他们生命的东西,逐渐的,他们会知道这种重要体验,是他们的生命之本。而他们不断重复体验的,玩,学习和创造一体的探索式学习,更是对生命的根本体验。

当他们对自己探索自己总结的知识有了深刻的体验以后,在其他的领域,他们逐渐会意识到他们还没有通过自己探索和自己总结的方式去建立自己的知识。自己现在在那些领域的所谓的知识,并不成为知识。这样,他们不会再盲目的重复他人的话语而无法摆脱,意识不再一直处于混乱的状态,意识不会一直飘在半空中,在各种情绪中飘来飘去,被各种情绪驱使着,片刻得不到心灵的平静。因为对真正的知识有了体验,就能够穿透这些情绪。因为对生命有了很深的体验,情绪变得太过肤浅,离真正的快乐太远。

这样,通过对探索式学习的重建,生命有了根。

所以,在导学里面,我们一再强调的是,一定要给对方一定的可以自己探索的玩地,去建立自己的知识。

有了这样的切实的深刻的体验,生命的生长就有了坚实的基础。批评的意义不大。很多人认为看到对方的缺点一定要指出来,认为这对对方的成长非常重要。其实,如果对方没有在玩地里自己探索自己总结的生命体验,批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对方无从感知,无法和真实的体验去做对比。如果对方有了在玩地里自己探索自己总结的生命体验,批评的意义也不大,因为随着对方的不断生长,所有的缺点都会自己意识到自己弥补掉,缺点也不成为缺点,只是成长的过程而已。

这里,玩地的概念是广义的。

狭义的玩地,指的是实体的人们可以在其中探索的玩地。比如,积木是个好的玩地,Paracraft也是个很好的玩地。网络资源如知乎和豆瓣也是可以探索的玩地。这种玩地,是需要我们持续的不断建设和完善的。教育者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要建设这样的各领域的玩地。

广义的玩地,可以是导师在导学过程中动态的给学习者勾勒出来的可以探索的一片地,这个玩地可以很小,比如探索一下微信的菜单,探索一下手机上地图如何使用,等等。不要小看这种很小的探索,对于已经非常习惯老师上课的学习方式的人,去尝试这样的很小的探索,对其建立自学的信心,也是很重要的。这种玩地,也可以是抽象的,比如导学时简单的知识模型给对方,也可以是个玩地。

所以,作为导学的人,需要在导学的过程中,随时的能够给对方这样的玩地。

另外,在导学里对知识模型的运用也很重要。在之前的文章里,我们讲了不少关于知识是重要体验和基于重要体验的抽象模型的话题。这里,只简单说一下,知识模型就是个框架,不用很完善,但是快速的先建立起一个框架出来,是高效学习的方式,知识彷佛有了一个可以生长的骨架。

关于重要体验和知识模型,以及口诀中的不少方法,都是基于生命中心的属性,可以通过生命中心的属性的理解来掌握。关于生命中心,在之前的文章里也有诸多文章可以阅读。大家只要熟练掌握了生命中心的属性,在实践中感受着生命中心,各种方法都是很容易掌握的,都是可以自己摸索出来的。

对于自己也不熟悉的领域的学习,有丰富学习经验的导师是有信心跟学习者一起学习的,导师展示自己的学习探索过程,对学习者有更大的启发意义。所有的领域的学习,都是抱着玩的态度。玩,才能有自由的探索,不循规蹈矩。能抓住真正的快乐,才能把各种资源利用起来,才能抓住当前主要的,会比较,会反思分析,知道如何迭代,不断提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selflearn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x + 5 =